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 正文 第一章 三年后

正文 第一章 三年后

    三年后。

    市政大楼的项目忙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结束,累的人够呛。覃央这个总监可谓是风雨无阻,日夜兼程,这项目结束可是得空歇歇了。平日里她只带些小的项目,可是二组的人也不是吃白饭的,各个案子做的风生水起,不用她上心。

    覃央最近可是闲得慌了,恒永二期的案子有老板帮忙盯着,她自然也是乐得逍遥。平日里也不用去公司,干脆休假没事就在翰林新苑陪陪何天骐。

    “哦,小朋友”,她捏了捏那孩子的头说道,“你这样直接问女生的年纪很不礼貌哦。”

    覃央板着脸还真想吓吓这小鬼呢!

    “跟你讲哦,我可什么都知道。周之行那家伙就是老牛吃嫩草,哼!”何天骐握着肉乎乎小爪子愤愤的说。覃央无奈,挠了挠他那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哎呀!你这小鬼啊,这小脑袋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唉。”

    “装的是覃老师你啊!”何天骐一本正经的说道,“哪像周之行那家伙,整天就知道工作。”

    哎,真是个鬼机灵诶!

    要是知道天骐在背后这么说他,不知道他会气成什么样了呢!

    “来,天骐让老师看看你的画。”

    “呢,这是我的作品,不错吧。”天骐扬着小脸,一副我很棒求表扬的样子倒是和周之行那骚包样如出一辙,不愧是周教授的子孙啊。

    图形线条勾勒简洁却不失锋芒,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能做出这样的作品真的不错,覃央并不吝啬表扬,非常好。

    “喏,这里。“天骐指着自己的小脸儿。

    么,覃央故意带着口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这家伙很满足的点了点头,“yeah!”

    何天骐你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啊!天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覃央汗颜,这,,,这是和他哥较劲啊。

    都是泪啊!

    “今天的任务到这就可以了,咱们一起吃饭去。”覃央收拾着东西。

    这边刚要出门,周之行的电话就进来了。

    “嗯,刚结束这边,马上去吃饭了。”

    “过去接你们?”

    “行吧。”

    他们这几年过得也是相安无事,覃央依旧爱整日的工作,只不过她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依靠人了。往常她总是想着整日整日地赖着何隽,仿佛是他的影子一般,身边少了他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现如今在周之行的身边,他从来不喜人粘着,而她也从不处处跟着他。虽说两人工作在一处,却是常常不在一起上下班。覃央经常会为了赶项目加班到九点多十点多,直接让周之行回去,过晚了就在离工作室不远的公寓休息,给他去一通电话,或是短信,让他安心。

    周之行到的时候,覃央和天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天气渐冷,西南风吹的人头疼。覃央将风衣的领子紧了紧,一把将天骐的帽子挥他在头上,免得感冒,"这鬼天气!像是要变天的样子。“

    周之行穿了一件深灰色的中长款风衣,覃央很喜欢他穿灰色系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气质儒雅。他还带着眼镜,先前应该是在处理公司的事情。

    天骐蹦到他哥面前,兴奋到:“哎哥,哥你今天很帅哦。”

    “哦,难道我昨天不帅吗?”周之行就爱人家赞美他,典型的自恋狂。

    “哥哥每天都和我一样帅!”他回头看向覃央,“对吧,覃老师。”

    还真不吃亏,这家伙呢。覃央捧着天骐的脸,摇了摇,“对,你最帅了。”

    周之行也被这小鬼逗笑了,这孩子果真和他那姑姑是一样的作风。

    何天骐是周之行小姑姑周澜的孩子,去年才从美国回来定居。周澜是周教授最小的女儿,他们夫妻俩最近两年一直忙于工作,去年年底索性将孩子带回国,放在周教授身边带着,省的他们忙起来工作顾不上孩子。

    隆盛二十一楼,再见穆郁青。

    让覃央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三年后一个深秋的傍晚,她又一次的见到了穆郁青。隆盛大厦四十八层,前面是隆盛百货休闲娱乐场所,后面是公寓写字楼,非巧不巧的这样都能碰见她,还真不是一般的缘分。

    覃央心里着实是惊讶了一下,她并不知道穆郁青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寻思缘由的时候,面前伸过来一只手,“好久不见,阿央。”

    “是好久没见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覃央问道。

    “我也是前不久才回来的”穆郁青撩了撩头发,“一直在忙工作而已,都没来得及约老朋友出来聚聚。”

    “嗯,今天天气还不错哈。”覃央见着周之行和天骐过来说道:“这是我的朋友们,正好今天得空出来吃饭,要不一起?”

    她望着对面那张精致的脸,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还是不了,你们先吧,我等个人一会儿还要谈个案子,下回再说。”

    穆郁青向餐厅门口看了眼,有些心不在焉。覃央也没有真想和她同席而坐,没有再勉强。

    和穆郁青碰面之后,覃央的兴致不高,胃口乏乏。她一直在想着穆郁青的事情,想着想着就想到了何隽。不知不觉愁绪上眉头。

    “覃老师,覃老师,再不吃饭都凉啦!”见她还呆滞着,何天骐拉了拉她的衣袖,覃央这才回过神来,“哎,都怪你,中午非得拉着我玩游戏,这会儿就困了,我刚神游去了。”

    周之行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和天骐,却不做声。他总是这样,从不过问她的私事,在外面也从不过分亲昵,甚至让人觉得有点生分。然而他们两个却又是极有默契的。常常问题想一处去,点子也出一处去,可谓是心有灵犀。

    “哎呀,对不起嘛!”何天骐这会儿倒是很害怕周之行那个莫名其妙的眼神,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惹着这位大哥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见覃央没应他,何天骐使出杀手锏,嘟着嘴说,“我一会请你吃冰淇淋哦,好不好啊?女孩子生气会变不好看的呢!”

    “鬼。”周之行也忍不住要夸他了,他这小兄弟,真服了。

    资本主义国家长大的孩子还真的是会撩。

    傍晚时候天变得阴沉沉的。大风过后的云似乎像是扑向大地一般,闷闷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大雨将至。路上的人来来往往,有的归家,有的远行。跨过眼前这条护城河,就是尚城公寓了。

    “很累?”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周之行问道。

    “没有,就是天太闷了,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来。”覃央摇晃着周之行的胳膊,说道:“一会我们绕过前面弯口就回去吧。”

    她是真的累了,真希望现在就可以下一场雨将周身都给冲刷一遍,消消这不正常的暑气。

    “嗯,一会回去你先休息,晚一点我回公司一趟。”周之行望着她漫不经心的说,“王敏安要去广东。”

    覃央疑问了,“好端端的,他去广东有什么事情吗,公事儿?”

    周之行顿了顿说:“不是公司的事情。谢云在广东。”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谢云在广东,她不是前几年去法国了吗?怎么现在又在广东了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她、、、”覃央激动的拽着他的衣襟,像一个兴奋的孩子,她又是惊讶又是惊喜的,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来,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周之行不得不打断眼前这激动的女人,“你先别激动,行不行?反正她现在人在中国,至于具体的细节嘛,我也不大清楚,敏安那边急匆匆的去了广东也没时间问。等他忙完了再说吧,他有分寸。”

    “嗯。”

    他捉住覃央的手,“再说了,他们的事情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你也不要太操心了,等他们回来就什么都知道了”

    覃央端详着他的手,甚是仔细的样子,“哎,也不知道我师傅她怎么的。”

    这孩子还真的是愁容满面了。周之行给了她一记挠头杀,“瞧把你愁的,不就是人没在法国却在国内了吗?说不定她有什么事情才在广东的呢?你这几天还是好好歇着吧,王敏安这一走,你得回公司跟进恒永那项目了。”

    “谨遵君命。”她一本正经的说着,还像模像样的作了个揖。周之行被她逗得真是无可奈何的笑了,还好着这已经到了家门口,“哎,你真是,”他摇了摇头,“你休息吧,我还要回公司一趟。后天王敏安有个合同谈,我得回去看看。”

    覃央笑了,眯着眼望着他说:“哦,你这是要提前做功课呀,担心谈不妥啊?”

    “您也太小瞧我了吧,这位夫人,嗯?”周之行松了松领带,笑道。

    “这位先生呐,真冤枉我可没有小瞧你呀!”覃央依旧笑眯眯的,见他松了领带,很认真的说到:“要帮你解领带吗?”

    覃央见周之行没有应声,就偏过身体去要解下他的领带。手刚伸到他的胸前就被他擒住了手腕,“就不劳烦夫人了。夫人先行去休息吧。”他呷笑。

    “可我不想一个人休息嘛。”覃央当真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偌大的房子里,整个人都失落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再一个人待着她都要压抑的疯了。

    此时的周之行有些欣喜,有些担忧。吃饭的时候他就觉得她不是单纯的困,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强势地窥探她世界的习惯。

    喜的是她依赖自己,忧的是她封闭自己。
  http://www.beqiku.com/book/10663/49470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