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逆草 > 正文 第149章 练功要有感动

正文 第149章 练功要有感动

    韩易望着一望无际的田野,十几天前这里还是长满了庄稼,尤其是六七月份的时候,绿油油的一片,像是碧波大海一样壮阔。

    这才几月,就似沧海桑田。

    韩易收了桩功,围着祠堂看了眼,祠堂皆是用青石砌成,坐北朝南,东西长七八米,南北宽三四米有余,高有三米,比他家的房子还要略大。室内由一根八角石柱分为两间,面阔三米多,进深两米多。

    屋顶是单檐悬山式,由石板接成,石板上雕有屋脊、瓦垄、连檐等构件的形象。

    祠室内的三面皆有浅线刻画像,三角石梁上也刻有画像。画像图案为朝会、拜谒、出游、狩猎、百戏等石刻的常见题材。横贯西、北、东三面内壁上部的出游图,场面宏大,人物、车马众多。其他画像有伏羲、女娲、西王母、周公辅成王、孔子见老子等神话、故事题材。

    韩易转了一圈,就知道他三十万花的不冤,就慢慢溜达着下了山回家。

    到了家吃了饭,韩易就跟爷爷探讨着暗劲。

    爷爷吃完饭抽着烟,“由明劲到暗劲,这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要有一个过程,就像庄稼成熟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一个阶段。急不得,也不能拔苗助长。而且明劲到了暗劲,功夫会发生一个质量的变化,有练拳的人,一辈子都到不了暗劲。明劲是筋骨皮外三合,暗劲是气力神内三合,心意是暗劲的力量源头,所以暗劲是你意志的淬炼,练功夫说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其实就是为了暗劲做着准备。”

    一边说话,一边抽着烟,还思考着如何用简单的容易理解的方式教导着韩易,“说白了,就是练意和明心!”

    韩易点点头,他是知道内三合的道理的,也是明白暗劲是怎么回事,知道需要用心意勃发,但具体怎么练意志和明心意,韩易还是没有摸到头脑。

    “其实我教你六部剑的练法,就是练意志的,你现在想一下就应该明白了,”爷爷指点着韩易。

    韩易一愣,就想着泥巴小人,翡翠小人,现在他的二十四势剑势已经随手即来,即便不用灵风剑,也能运用自若,完全可以用五行拳来演绎剑势,算是有了小融合。而六部剑这时候也练到了一定境界,翡翠小人化作一星剑光,但总感觉差一些什么。

    见韩易还是懵懂,爷爷就说道:“我就给你讲讲我跟着主席总理老总他们过草地的事情吧······”

    爷爷沉思了一下就说道:“我军先是翻越了五座四千米以上的雪山,然后又跟部队汇合,汇合之后继续翻山,一共翻越雪山二十多次,等到了草地,长五百多里,宽也有三百多里,说是草地,其实都是泥地沼泽,沼泽生长的植被主要是藏嵩草、乌拉苔草、海韭菜等,形成草甸。草甸之下是积水淤泥,泥泞不堪,浅处没膝,深处没顶。远远望去,似一片灰绿色海洋,不见山丘,不见树木,鸟兽绝迹,人烟荒芜,没有村寨,没有道路,东西南北茫茫无限。人和骡马在草地上行走,须脚踏草丛根部,沿草甸前进。若不慎陷入泥潭,无人相救,会愈陷愈深,乃至被灭顶吞没。爷爷那时候练了拳,身上功夫跟你现在一样,也是明劲巅峰节节贯穿。”

    爷爷喘口气,抽了烟继续回想说着:“但是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陷进去,我们营里有一个老兵,养了一条狼狗,通人性,专门搞侦查的,过草地的时候这老兵陷了进去,这狼狗跳进泥子里把这老兵给硬拱出来的,老兵得救了,狼狗出不来了。我们营长知道这事情后,专门把这狗追认成了烈士,还有着墓碑。”

    “后来,过了草地又过雪山,等到胜利会师的时候,主席作诗‘三军过后尽开颜’,流传全军,我当时一听,泥腿子,还不太明白意思,但心里模模糊糊的有点感觉,再看战士们喜笑颜开,身子骨也就像是比洗热水澡还舒服,身子体内嗖的一声,热气、凉气打在一起,上伸下缩,太阳穴就鼓了。”

    “我这就明白了,练拳要有感动,从天地万物中也会受感动,有感动就有功夫,一感动,拳架子里面的东西就不一样了。”

    “这个不一样就是你的心意受到了感染,自然而然,练拳的时候筋骨松、皮毛攻,阴阳与之相称,身体内则是心意急,打人急在手上,人心一急,全身就会出汗,这个力量很强,心意将这个力量汇聚集合,喷劲如针,暗劲就成了。”

    “暗劲成了,再配合着运用到实战中去,你就是拳术大师傅了!”爷爷讲完了,韩易则是沉浸了爷爷讲述的道理之中。

    暗劲,至柔之力,以阴阳相称来说的话,我明劲巅峰自然就能够从极刚劲中生出柔劲来,但现在缺的就是方法了,缺一个过渡的过程,看来还是要慢慢体悟啊,这个东西急不得·····

    韩易有了悟性,也就不再盯着暗劲不放,而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拳术到了这个程度进步缓慢,但韩易还是静下心来,保持着平静的心态。

    “而且翡翠小人只是凝聚精神意志而已,并不坚硬,也不坚定,还需要别的方法锻炼才行,”到了这时候韩易对于外三合、内三合都有了很明确的界定,也有着很深的领悟。

    “爷爷的军队有着钢铁的意志,所以才能够穿越过死亡的生死线,越雪山,过草地,横扫天下,又是因为有了感动才能够将一身功夫练到现在这个境界,那么,我的感动又在那里哪?”

    韩易有着自语,外面天色阴黑起来,看来是要下雨了。

    是第一场秋雨。

    韩易看着外面的天色,这么一会就狂风怒号,黑云低垂,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他的电话响起来,是一个许久都不听见到的名字,六子的电话。

    “喂,六哥?”韩易语气带着疑惑。

    “哈哈,小易兄弟啊,最近怎么样身体养好了吗?”六子豪迈的大声,从电话那头传递过来。

    “早就好了,六哥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事?”韩易懒得跟他扯心眼,直接问他。

    “这个······”还是沉吟一下,才说道:“谢老板又要和人赌矿,不知道小易兄弟还愿不愿意出手,当然了钱还是照旧,我可以做主,在多加三万,给兄弟你凑够十万,怎么样?”

    “六哥啊,不是钱不钱的事情,我年纪这小就跟人家打生打死?这事情就算了,你还是找别人吧!”韩易说完了就挂了电话,冷笑一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十万块钱就想叫我出手,太小瞧我了!”
  http://www.beqiku.com/book/2000/741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