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短篇小说合集 > 正文 正文 归宿

正文 正文 归宿

    一夜无眠天已晴,李大爷和张阿婆最近总是整宿整宿的失眠,昨天也是一样。

    李大爷今年六十有二,每天都起的很早。由于昨夜失眠的原因,所以他今天比平日里起的还要早一些。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拿着他的木剑,穿上练功夫,带着小鸟去公园里活动。而是静静的坐在大厅的沙发里。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公园里活动筋骨了。他的头发都已经完全花白,单凤眼下方的眼袋已是一片漆黑。他的面色不像之前那么洁白有血色,而是有些发黄发黑。他的眼睛总是张不开,半闭着的样子。让人觉得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他已经入睡。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眼睛紧闭。他的手上握着一把尖锐的菜刀,他的耳朵正在专注的寻找一种声音。这个声音极难捕捉,因为它离李大爷有着十步左右的距离。大厅里,正前方的电视柜上,原本放置的一个32英寸的大电视机已经不见,在柜子的一边放置着两桶白色刷墙涂料。广播正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轻声的,咿咿呀呀的说着今日的实时新闻,并时不时的插播一段广告。但以李大爷目前坐的位置来看,这个地方是完全听不到广播里所说的内容的。

    李大爷最近因为失眠,而出现了一些幻听的症状。他总是不断的听到脚步声在他耳边响起,由轻变重,由远至近,就好像有个人踩着他所听到的拍子真的来到他身边一样。尤其是在周边十分安静的情况下,这种声音出现的频率比在吵杂的情况下来的还要频繁。

    楼道内,这时忽然传出了脚步声。李大爷捕捉到了这声响,猛地张开了眼睛。他飞快的起身,一个箭步走到了房门边,将耳朵靠在了门上,侧着脸仔细的聆听。他手上的那把菜刀此时握的更紧了。

    脚步近了,直至走到李大爷靠着的房门前才停了下来。门后,李大爷的眉毛已经皱起,纠葛在了一起,他的呼吸开始加重,脸色变的更黑黄,更阴沉。他手上握着刀的手开始不停着出着手汗,他的双腿开始微微的发抖,已经有点站不住。

    “咚,咚咚,咚。”门外此时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李大爷的脸色一下子好了些许,纠葛在一起的眉毛也分开了。他很难得的笑了一下,将菜刀往身后一扔,然后将满是手汗的手在衣服上抹了一抹,随即打开大门。门外站着的正是买早点归来的张阿婆。

    张阿婆比李大爷小两岁,同样也是一脸黑黄,脸色十分的差。刚染过的黑发退了些颜色,同时最近冒出了许多白发使得她的头发有着黑白灰三种颜色。她两手各拎着一个雾气腾腾的塑料袋,眉头紧皱。门一开,她就急迫的走了进去。

    李大爷殷勤地接过袋子,看到老伴的脸上愁云惨淡,不禁的心里一颤,一阵盘算最终还是开口问了句。

    菜刀已经被老太太路过时捡起,现在已经放在茶几上。老太太此刻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她听到老伴的问题后,叹了口气看着呆立在门口的老伴,开口回答了。原来昨日要债的见二老不开门,在房门口喷彩漆的同时,又在楼下,小区大门口都喷了彩漆。老太太去买早饭的一路上,都被人指指点点,背后议论。她说着说着,泪水就止不住的就留了下来。

    老爷子一听老太婆开口的语调就觉得不对,立刻走了过去将早饭放在茶几上。他一只手虚搭在老太的肩膀上,不停的上下拍动,以示安慰,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握住了老太放在大腿上的手。他的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哎,都造的什么孽啊。

    不知从何时开始,要债的就找上了门。起初还十分客气,只叫二老抓紧联系他们的儿子,有几笔以这套房子作为贷款的款项就要到期,需立刻偿还。但在二老联系儿子无果后,慢慢的就转变了态度。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二老家从白天待到黑夜,在这期间除了言语的侮辱之外,更有些人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样。床随便躺;冰箱里的东西随便拿出来吃;上完厕所不冲水;瓜子壳也直接吐在地上。到了晚上二老困了,累了,还不需二老休息。不停的让二老联系儿子,并不断的跟二老说,要不暂时的拿家里的家具变卖了,抵一部分的债务。

    每次离开时,总是要带走一些看的上眼的家具,家电或者饰品之类的。二老不是没有想过报警,有次李大爷趁着上大号关门的机会,偷偷将手机带了进去联系了警察,可没想到警察来后就只看了看他们手上的借条和有关二老所住房屋的抵押的文件,对着那群要债中的负责人员说要债可以,但不能动手,更不能长期逗留在人家家里。然后便在一群无赖的点头哈腰中和对方一起下了楼离开了。可惜也就十几分钟的短暂离去,之后那群无赖又回来了。他们竟然配了把房门钥匙,直接开锁进来,一脚将之前报警的李大爷踢了个狗吃屎,若不是看在二老年时已高的份上一顿暴打肯定是逃不掉的。之后他们想出了办法,即使是上大号,二老也不需锁门,而且一定要敞开着。

    大厅里的彩电变卖了,卧室里的红木家具变卖了,双开门的冰箱变卖了,就连老太婆的一些金银首饰也被变卖了。二老先前虽然做家具生意赚了点钱,但面对如此巨大的窟窿,而且儿子抵押的既然是他们用来养老送终的房子,一方面怨恨儿子如此不负责任,一方面埋怨自己当时管的太多,就不应该支持儿子创业,更不应该同意儿子将这套房子抵押出去。现在倒好,就连最后的归宿都要被人收走,你说这二老怎么不会失眠整宿。

    李大爷只从上回被要债的小伙踢了一脚,致使脑袋磕在地上后就犯了幻听的毛病。他一听到脚步声,就想起那群像鬣狗一样让人恶心,贪婪,残忍的催讨人员。他们就像是盘旋在天空中的秃鹫一样,等待着二老绝望到放弃抵抗,搬出此地,让他们将这套房子拿去做抵押。他们才不会考虑你们今后住在哪里,之后还有多少债务未还。他们只是一群没受过教育,不谙事故,没出过远门,不道德,不文明,外加愚蠢的人。

    这件事情在小区里最终还是传开了,从刚开始只有这层楼的住户知道,慢慢的变成这幢楼,然后演变成了另一幢。流言一散播起来的速度是如此的让人膛目结舌,最后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但大多数人都持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只是口头上强烈的谴责了不负责的儿子,口头上表达了对二老的同情之外,没有给予任何的,哪怕一点点的帮助。他们就这样冷漠的看着二老在泥潭里越陷越深,却将自己干净的双手插在腰间。

    他们今天还会来的吧?李大爷一边安慰着老太婆,一边想着。这一天天的,他们还能如此忍多久,他不知道。他觉得眼前已是一片漆黑。他想起前几日晚上老太太在寒冷的黑夜里突然说出口的话语,要不我们自杀吧?当时他立刻回绝了老太太,但照如今这个局势来看,这或许是唯一的,摆脱他们纠缠的方法。

    要不我们自杀吧?李大爷缓慢而严肃的开口了。

    一阵沉默,尴尬而让人窒息。老太太的哭泣声突然停止了,她的身体也不在激烈的颤动着,而是突然像块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良久,他听到老太太轻声,而又坚定的说了句。好。

    早上的天空竟然没有一点点太阳,乌云密布的。他们手牵着手,步履蹒跚地低着头从小区里疾步而行,赶往对面的高档小区。那里的楼又高又漂亮,作为终结之地实在是最好的场所。

    他们在小区的超市里买了一瓶小瓶装的二锅头,在服务员的注视下逃似的离开了那里。他们过了马路,早上的车子不多,所以没有人会摁喇叭滴他们,催促他们加快速度。他们走进了高档小区,抬头找寻着最高的哪一栋楼。

    花了大约有十来分钟,他们在一桩楼前站定,但他们没有钥匙只能站在门口等人开门。天空此时开始下起了小雨,大片的乌云笼罩在大楼的上方,不时地既然有轻微的炸雷声在远处响起。

    门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李大爷很快速的将门把手握住,用力一拉将门打开了。

    这幢楼总共26层,他们选择了最高的一层摁下了按键。张阿婆从李大爷手里拿过了二锅头,迅速的拧开往嘴里猛灌了一口,李大爷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静静的抽着,然后接过张阿婆递过来的二锅头,看了片刻,同样灌了一口。

    26楼很快到了。他们走出电梯,走向窗边。烟抽完了,李大爷抬起头看向天空,他觉得那灰暗的,布满乌云的天空好似是在召唤着他们。他转过头,发现老太婆也正望着他,她的眼里已全是泪水。他最后看了眼老太婆,将她脸上的泪水用手抹去些许,低声而柔情的问着。

    怕吗?
  http://www.beqiku.com/book/20764/9310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