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修真小说 > 血灵王座 > 正文 338章:隐风暗流一

正文 338章:隐风暗流一

    夜色漠漠,冬霜凄凄。荒辽草地上,杀机刺破暗云。

    东方衣云的体质没几个人真正知道,但知道的人无不惊羡,无须任何修炼,成年以后也能比肩绝世高手,一出生来就是刀枪不入。小衣云瞬间出现在庄鸿图斧下,叶冰红吓得魂飞魄散,而庄鸿图求之不得地使出全力。

    东方衣云双眼紧闭等待斧头落下,虽然不会受伤,但疼痛就没办法了,不出意料一声惨叫响起,东方衣云不解地睁开眼睛庄鸿图已经死不瞑目地倒地。

    “大哥哥”

    “宗主”

    “都没事吧?”

    司权大松一口气,还好自己来的及时,揉了揉东方衣云的小脑袋将上好疗伤药递给叶冰红:毕竟这是自己女人的女人,不能吝啬了!

    “谢宗主”

    叶冰红有些拘束,不说其他的,只是司权的长相都能让她紧张。

    “大哥哥,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走了?”

    “这次怪我没保护好你,不过你清寒姐姐的人已经来接你了,马上就到这。”

    “哼,我知道你是嫌弃人家,人家以后少吃一点还不行吗?”

    “说什么呢,能吃是福。我最喜欢、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这次上天清宗我有秘密任务交给你,你帮照看一个人,不过不能让你清寒姐姐知道,完成任务后我把隐风城最大的餐馆送你。”

    “真的?”

    东方衣云两眼发亮:最大的餐馆啊!以后岂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我要城北的那家天涯客栈。”

    “没问题,附耳过来,这个任务绝对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

    司权的郑重态度让东方衣云心头一沉:不会任务太难完不成吧?

    就在司权哄骗小女孩的时候,刘既远府上路续有人拜访。夜深人静的,神不知鬼不觉,都聚在暗室之中,上座之人妖冶妩媚,却不难认出他是一名男子。

    “很好,今夜各位大人光临此处,鸠某受宠若惊,为了以表谢意,接下来便献上我为诸位准备的一份礼物。”

    鸠令媒见来人差不多,当即起身道。

    “鸠护法客气了,鸠护法不辞辛苦为我等尽心尽力,是我等应该感激你才对。”

    坐在第一排的刘既远抬头奉承,而不远处的一名半老头子也点头赞同。

    “刘老板说的不错,在下祖辈在此经营,他赤水宗欺人太甚,夺我财产、断我财路、占我祖地。若是没有鸠护法这样的人出来为我等主持公道,我尹某人百年之后将愧对列祖列宗啊!”

    尹伊的话是在座所有人的心声,虽然知道鸠令媒不会平白无故相助,但除了这根救命稻草,天地也不应他们。

    “诸位放心,我身为武林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实属本分。现在只等虞护法消息一到,我们立刻动手,明天太阳升起之前定能赶走赤水强盗。”

    “鸠师兄,我想大家可以出手了。”

    鸠令媒话音刚落,两名女子暗处走来,正是虞适可两人。

    “师妹可亲眼看见他们中计了?”

    “几名妖妇一起逛街,其中一名买走了撒有腐血粉食品。”

    “好,赤水宗已经内乱,我们歃血为誓,即可合力赶走赤水匪人。”

    众人纷纷起身,歃血倒是夸张了,不过是同干一杯酒。

    “诸位耐心等待我发出信号,信号冲天之际,就是动手之时。”

    “成功”

    一众中老年人热血沸腾,精神奋发地赶往自己预定位置,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众人悄然离开,鸠令媒跟虞适可也一同出了刘府。

    “赤水宗高手不少,没亲眼看到他们乱起来我还是不放心,师妹等我消息,我去去就来。”

    鸠令媒隐约有些不安,吩咐完便消失在暗夜中。虞适可觉得对方实在多此一举,独自先赶往信号发射处。为了让所有起事之人看到,她选中了城中最高的飞鹤塔。只是才走几步心神不宁起来,她已经是极气初期高手,直觉感到有人跟踪自己,然而怎么也没发现异常。若是感觉真实的话,对方功力绝对深不可测。

    鸠令媒从暗处潜行,无人知道,赤水庄园他已经潜进几次,只是防卫森严没能深入,但打听消息也足够了。鸠令媒轻车熟路地往后园而去,很快看到围墙影子,只是新种的一道冬青而已,若不是有人巡逻,阿猫阿狗也能进入。

    巡逻之人的规律鸠令媒了如指掌,一队刚走他乘机迅速跃进,走不

    远知道前方有人巡逻,又跳进一旁小院这是为赤水宗长老准备的,只是现在还没住人。

    “司徒妹妹真神了,居然知道有人会来。”

    鸠令媒闻言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地转身,两名绝代风华的女子从屋檐下出现。他的第一反应是嫉妒赤水宗主,然后毫不思索地逃跑。

    “想逃,晚了。”

    司徒影冷笑着,随手一挥一道金光闪现,其中危险气息,连同一阵营的纳兰颜见了都心惊肉跳,还没反应过来,不远处一声惨叫响起,鸠令媒双腿已经分离躯体。

    “司徒妹妹好厉害,恐怕官人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你说的不错,有神器,在两个他都不是我的对手。”

    司徒影洋洋得意笑道,突然不知想起什么,脸色一红转头掩饰羞意。痛苦挣扎的鸠令媒见妖女看来心沉谷底,落到对方手上,生不如死都算好的了。

    “妖女,你不是喜欢无媒苟合吗?甩了你姘头跟我如何?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找死”

    司徒影大怒,虽然她一向我行我素,厚颜无耻地以妖女名声为荣,但听了对方污言秽语哪能容忍?只是,剑没落下又停住,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意。

    “你是想激怒我好给你一个痛快?”

    鸠令媒脸色一变,果然是天下见少见的奇女子,这样都不中计。

    “不错,你成功了。”

    司徒影语气一凝,合道中期的内力全部涌入剑赤荒之中,鸠令媒还失望之际便化作漫天血雨。

    “司徒妹妹别听他胡说,现在谁不知道你是官人的妻子,天柔姐妹都以你马首是瞻呢,这种流言蜚语不用在意的。”

    纳兰颜略微嫉妒地说道,司徒影稍微感动,她跟司权确实是无媒而合,暗暗打算,以后怎么也要让对方给自己补上两次婚礼,不然总觉得矮了冰山一个层次。

    真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人家早举行过两次婚礼会是如何表情?

    “除了我司郎,我才不在乎其他人怎么说,只是看他不顺眼一时没忍住杀了,这下只能靠我们自己调查了。”

    “没事,官人那边应该会有消息的。”

    纳兰颜展颜一笑,见到司徒影情绪如常她居然也感到高兴。之前司权回来后便跟她们商定了此计策,虽然她们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司权一切尽在把握的样子,让她们无比心安。

    与此同时,隐风城北。虞适可顶着寒风前进,深冬时节,只是微微夜风也同样刺骨凛人,但气候的变化对于一流高手来说形同虚设,只需要轻轻运转功力便可防寒避暑。当然,也有司权这样放弃抵抗而品味季节变化的,此时更是兴致大发地深夜尾随女子。

    整个隐风城内,最高的飞鹤楼位于偏南部的位置,虞适可小心翼翼地赶至,见左右无人一跃跳上。二十四层的飞鹤楼实在不够她攀爬,转眼间到达顶层,信号烟花变戏法似地出现她手中。

    “深夜难眠,姑娘可是来陪我看月亮的?”

    “你是谁?”

    虞适可当下警惕,没想到塔顶居然有人。

    “昨夜我梦到会在此处遇到意中人,所以早早来等候,难道姑娘也梦到了?”

    看样子似乎是无所事事的大家公子,虞适可心里鄙夷,但表面不动声色。

    “公子好兴致,在下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虞适可举上信筒,正准备拉下,忽然眼前一花,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不想死的就快还给我”

    虞适可大怒,说话间拔出长剑。

    “一个信花而已,想要的花话我买一车给你,不过现在陪我聊聊天如何?”

    冷月之下,司权露出一个自认为温和的微笑,在他想来,女人没有抵抗得住的。

    “找死”

    虞适可不再废话,现在隐风城各大权贵都在等待信号出手,若是错过了时机,这么久的心血将功亏一篑。

    “剑法不错,可惜速度太慢。”

    一剑落空,虞适可大惊,如果不是碰巧,那对方功力绝不比自己弱,难道对方年纪轻轻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个老妖怪?

    “去死吧”

    虞适可不敢相信地又是一剑划出,然而还没落下,身体已经动弹不得。

    “如此良辰美景,你说我们天做被、地做床结一番露水情缘可好?”

    虞适可脸色煞白:是了,深更半夜的闲逛,不是采花贼是什么?

    “等等,如果你帮我把信号放出去,

    今晚我好好服侍你也未尝不可。”

    司权一怔,看来对方很饥渴嘛,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没问题,不过替人办事之前我都要先收订金,先欣赏一下你美妙的身体再说。”

    司权邪笑着,在虞适可怒火燃烧的注视下慢慢伸出双手调戏女人这种事太有意思了!

    “呸,淫妇,竟敢勾引我男人。”

    虞适可正恼羞愤怒间,一股杀机身后袭来。司权神色一变挥出玉箫打散,要让对方死了就真要乱事了。

    “影影,你怎么来了?”

    司权迅速拉过现身的红发女子,心里一阵发毛,这妖女要是吃起醋来,谋杀亲夫恐怕也毫不手软。虞适可眼角瞥了一眼,顿时更怒,家里有这样的妻子还出来偷腥,真是罪不可赦。

    “哼,若是不来,这淫妇岂不是要得逞了?”

    司徒影温存了一下挣脱司权怀抱,开始打量起眼前女子:很好,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没什么威胁!

    “我速度快,所以天柔让我来了,这是你要的东西。”

    原来虞适可跟鸠令媒的行动天柔早已察觉,只是赤水宗在隐风城还没站稳脚不敢轻举妄动,但反抗势力主要人物,以及虞适可两人的底细,天柔早调查清楚。而这虞适可,七年前跟支离派掌门之子信望游成婚,如今还有了一个三岁女儿,但丈夫移情别恋又娶了别的女人,对她的无情无义令人发指,若不是用女儿威胁,她早脱离而去。

    “这是滋心丸,想必信夫人不陌生吧?”

    虞适可心里一跳,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听语气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来历,而滋心丸她再熟悉不过:女儿患有先天心脏萎变疾病,需要服用滋心丸数年才能医治,但滋心丸比黄金还贵,脱离支离派她担负不了多久,只好委屈求全为支离派卖命。

    “滋心丸是天清宗专卖的药品,很不巧,天清宗掌门正是在下内子。”

    “白狼司权,原来是你!”

    司权神色僵住,他这个绰号现在可是响彻江湖。他心里很是郁闷,嘲讽他吃女人的软饭就算了,但这白狼叫法,还不如小白脸来得通俗易懂。

    “废话我们暂且不说,现在我跟你谈一笔交易,你帮我稳住那些准备造反的人,滋心丸要多少有多少。不然,恐怕你们有钱也买不到了。”

    虞适可双目紧盯司权,她还不确定司权所说,但断药的事倒是极有可能。

    “喂,机不可失哦!实话告诉你吧,虽然天清宗明面上不会插手赤水宗之事,但暗中援助是绝对的。你是要陪你那薄情寡意的男人和可怜的女儿一起同支离派消失灭亡,还是弃暗投明让你女人健康成长,可要仔细想清楚了?”

    虞适可古怪地看了面前郎情妾意的两人,暗暗心惊:这男人果然有手段,娶了芳名天下的冷仙子不说,连喜怒无常的妖女都对他死心塌地。

    “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你要保证我能顺利离开支离派。”

    “这个好说”

    “你要是怕支离派迫害的话来我城主府,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份轻松职务,让你们母女生活安定。”

    虞适可眼前一亮,这个提议倒是不错,现在她只剩下女儿,如果能安稳的过日子再好不过。

    “谢谢司少爷司夫人看得起,在下保证完成任务。”

    司权不出所料地一笑,随手一挥寂灭指解开对方穴道,更是让对方叹为观止。司徒影有些闷闷不乐,感觉司夫人这称呼太没特色了,用去称呼那冰山还差不多。

    “以后你叫我城主或者影夫人吧,现在你去将闹事的人安抚住,事后直接去城主楼找我,你女儿的事包在我男人身上。”

    虞适可又是千恩万谢地行礼才离开,司权好笑地看了司徒影一眼,发现对方越来越适应自己角色了。

    “淫贼,色迷迷的看着人家想干嘛?”

    “想”

    司权影瞬间反应过来,没好气地白一眼,刹那间的风情直击司权心魂。

    “天都快亮了,想的话还不抓紧?”

    美人有请,司权哪还能忍住,不回宗主府直接投宿最近客栈。可惜客栈早打烊,只好翻楼而进。很快地,春语流屋,羞月藏云。

    虞适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让造反之事暂且就罢,众人心里忿忿不平颇有言辞,但秉着低调原则不敢闹腾,免得落下出师未捷身先死下场,也有人愤然离去的,他们准备自己单干。

    这晚的黑夜很快过去,只是下一个黑夜到来之时,还有什么借口躲避危机?


  http://www.beqiku.com/book/37325/16243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