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一章 顽劣少年

正文 第一章 顽劣少年

    “叮铃铃——”,洛河高中整个校园被突然而又正常的铃声打破了宁静,一涌而出的学生流,叽叽喳喳,又是一条下午放学的时间了。

    一个西装革领、大腹便便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来到学校保卫室门口旁边的停车场 ,他一眼望出,一栋陈旧不堪一看就是已经使用了多年的教学楼,四层高,人形楼梯盘桓直到四楼,斑驳的墙皮告诉人们岁月不饶人呀。而停车场的正对面则是一栋刚刚拔地而起的新楼房——这男子知道,这是用校长托了人争取回来的世界银行的贷款建的,共有八层,每一层有四个班,每个班级的外面都均匀地分布一些名言警句。

    而那座刚刚拔地而起的实验楼,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拖了两三年都还没有完工。

    这个男子是一名历史系的老师,姓徐,在洛河高中已经有三年了,这回是他的习惯,回家之前一定要到学校对门的停车场指点一下江上:“哇啊,不得了呀,自从这个钱理辉钱校长来当洛河高中的校长,这儿的豪车也慢慢多了起来了呀,那边的奔驰宝马不说,这儿居然还有宾利、玛莎拉蒂……真是羡煞旁人呀,不过嘛,干成这件事之后,这些都不是事呀!”

    就在这个姓徐的还在做白日梦的时候,那辆玛莎拉蒂的背面突然跳出来三个蒙面人,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望这姓徐的脑袋上套上了黑桃子,另外两个人一边用手捂住这姓徐的嘴巴,一边一左一右地将其夹起来往洛河中学背后的小山上本区,而与此同,警卫室里的保安嬉笑怒骂,嚷个不停,竟然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停车场里的突发事件。

    “各位好汉,要钱的话尽管提要求,千万不要要小的命呀?”姓徐的惊慌失措之后,慢慢冷静了下来。

    “我靠,小爷还没找你晦气,你倒是主动自己跑了出来呀?”三个黑影中的一个略显瘦弱,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他们的头的小个子说道,“我们真要是提要求,你满足的了吗?你一个教历史的,能有什么钱?”

    “你可不要瞧不起我哦,如果在这个月之前我还不算什么的话,可是过了这个月之后,百八十万对我来说只是小case。”这个姓徐的这时候一方面为者携带人对自己的了解而疑惑不解,一方面心里又稍微安心了一些——只要是图财的,自己满足他就必然能保住这条小命了,更何况,现在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只要一被自己逮着机会溜了,自然既能保住小命又不会破财

    “啪——啪——啪——”没等这姓徐的把自己的计划彷徨好,接连就被打了三个耳光子。

    “妈的,你一个小小的高中历史老师,哪来那么多钱的?而且我可告诉你,就算你再有钱,谁也阻挡不了你今天注定要遭到一顿爆走了——哥几个,动手,不需要要他的命,但一定要狠狠地把他揍痛了。”瘦子指挥道。

    “啊哟——啊哟——啊哟——”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在洛河中学的后山响起,三个蒙着面的少年一个用大耳光子不断地扇那姓徐的,一个不断地往姓徐的屁股上踹,另一个则双手双脚都按着他,不让他有任何躲避、反抗的机会。

    半个小时之后,被打的累了,打人的也累了,所以有一段时间双方都停下来休息:大汗淋漓的大汗淋漓,喘个不停的喘个不停。

    “各——位——小——爷,能不能让——让我————我姓徐的死个明白,我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得罪了——了几位爷,害的几位这么伤筋动骨地教训小的呀?”别看这姓徐的是个历史老师,可是他身上一点文人的“威武不能屈”的气质都没有,被打的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竟如此地奴颜屈膝。

    而这三个暴揍这姓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姓徐的所教的洛河中学的学生,领头的叫非云烟,在洛河中学那也算得上是叫的出万儿的风云人物呀,他不仅是学校学生会的主席、朝霞文学社的执笔主编,而且学习成绩全镇第一,号称半只脚已经迈入了哈佛、耶鲁的高材生。

    绑好了那姓徐的,又用交卷封住了他的嘴,非云烟跟两个同伙走到一边慢慢商量起来。

    “这姓徐的教学本事很一般,但是骂人的能力倒是很强,一个堂堂的人民教授整天嘴里跑火车、喷大粪,而且特别喜欢打人耳光子,一打起来就算令狐冲的独孤九剑都跟不上他的速度,这样的人,就算我们不想揍他,其他想揍他的人多着呢,干嘛要让他当个明白鬼?”三人中那个子最高的那位不屑一顾,一边说着,一边又扇了那姓徐的一个耳光子,举起的脚在他的命根上试了一试,但最后还是高高举起轻轻地放下。只不过这一下子实在把那姓徐的吓的够呛,竟然晕了过去。

    “让他做糊涂鬼那是不需要考虑的,可是我要搞明白他为什么老是跟我过不过,老是找理由打我,上次仅仅是因为我上课没做笔记,他就左右开弓,打了我几十个耳光子,还罚我在讲台上占了一节课。哥们我是非家三代单传,爸妈那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十几年当中从来没动过我。而且我非某人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受如此的奇耻大辱。所以呢,今天他要是不告诉我原因,老子拼着自毁前程也要废了他。”非云烟身子一哆嗦,两位同伴就知道这次是骑虎难下了,但既然已经干到这种地步了,再怂了就不像话了。三人一转身,一起又朝那姓徐的奔去。

    “几位小爷饶命呀,你们要发泄打我我无话可说,可是能不能——能不能——不要闹出人命呀,三位小爷看着都是前程似锦的人,可不要因为我脏了你们的手呀?”姓徐的刚喘口气,见这三人商量之后竟然变得更果决起来,一时魂飞魄散,惊吓的失禁,一泡尿洒在了裤子里。

    “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我们就不会再为难你了?”非云烟见这姓徐的如此孬种也不气也不恼,只是更加地鄙视他而已。

    “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姓徐的见他如此好说话反而心里更没底了:这小子做事这么干净利落,心计一定很深,看来这一回不能再像教历史那样了,非得拿出些真东西才能换回我这条老命。哎,我也是倒霉,运气才刚刚好转就遇到了这样的灾星……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骂人,而且一条到晚骂人家脑袋里装了屎尿?”非云烟觉得还是不要那么单刀直入得那么直接的好,先慢慢来,循序渐进,所以呢,一开始问的问题没那么尖锐,也就没有那么难回答了。

    “想不到我这点个人的坏毛病居然能进的了各位小爷的眼,我要是跟各位说:这只是我个人的坏习惯,各位一定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你们,但是有些话你们就算不信我也要说。”姓徐的见这三人慢慢都放开了手,一时身体酸痒难耐,就用手扶着旁边的一棵树,蹭了蹭几下,接着说道,“你们别看我现在在洛河中学教学育人,其实我这个人一点都不爱读书,我小时候的愿望是想成为一名军人的人,可是每次去应征,他们都说我这人身体素质不行,搞不好又累又脏的话,让我还是继续读书深造——可是哪一个不爱读书的人能读得好书了,所以我连续考了四次三本都没考上,最后只好读了师范类的大专。后来,找工作又遇上麻烦了,家里不知道托了多少门路、花了多少钱才让我在洛河中学找到了一份工作,薪水却只能让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娘气的骂我:你怎么混得连个掏大粪的都不如。从此以后,我一看到那些摇头换脑的尤其是读死书还读得特别有成就的那些所谓的尖子生就有气,脱口就能大骂,而且必跟屎尿有关系。”

    三人听完又是好笑又有点同情他——其实他们不也是一样,如果有的选择,谁愿意一天到晚埋头书堆,其实他们更愿意做的事情是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

    “那你为什么喜欢打人家耳光呢,你为什么要跟非——非云烟过不去?”非云烟见循序渐进的法子已经初步见效了,于是乘着那姓徐的还没有完全走出意醉沉迷,一边解开那姓徐的手脚上部分绳索,“人家成绩那么好,你就算不对他好一点,也没有必要天天有事没事都要扇人家十几个耳光吧?他怎么得罪你了?”

    “你是——你是非云烟?”那姓徐的往后面退缩了几下,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地反问道,可是他心一想:猜错了倒是罢了,要是不幸猜对了,他们就算有意要放我一条活路也会被我给堵死的,这个绝对不能问。”那姓徐的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可是像他这种人脑子天生好用,灵活,“你居然认识非云烟呀?也难怪,人家是个实打实的天才,学习成绩那么好,有那么多人欣赏,早就闻名校内外了,你们知道他也不意外呀?”

    看着他表情如此精彩地变化,又见他明明猜到自己是谁了可又拼命地为自己掩饰的慌张,非云烟不经心里想啊:你口口声称赞我如何了得,其实没有一句话是真的,你他妈的心里要不是把老子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个遍才怪。不过嘛,老子祖上不积德、缺德得很,你干脆连我那份一起操得了。

    虽然大家伙心里都是跟明镜似的,可是每个人都不愿显露出来,虚与委蛇地纠缠一番之后又回到了主题。

    “非云烟这孩子,我老实说我不喜欢他——天下所有的好事都被他占尽了,你叫别人怎么活呀,但是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故意要为难他。”姓徐的见这些人八成不是非云烟自己就是他派来的人,一时忐忑不安得更厉害。

    “哪你为什么每天都扇他十几个耳光?”非云烟知道如果自己继续问下去的话,一来会很明显地暴露自己的身份,二来会让这姓徐的历史老师胆破心惊地什么都说不出来的,就向三人中唯一一个一句话都还没讲过的同伴发问。

    “不是我要跟他过不去,不是我想天天打他的,真的,天地良心,真的,我发誓——”那姓徐的又被打了几下耳光子,吓得话都快说不完整了,“真的——真的不是——真的不是我——要跟他过去,是有人指使我每天有事没事抽他几个耳刮子的。”

    “不是你,那是谁?谁要你跟非云烟过去,不是打他就是骂他?”同伴继续问道。

    “这个我不能说,就算被你们打死我不能说——被你们打死,起码我的家人不会有事,可是要是我说了,我家不只是要一穷二白、甚至连性命都不保,你们打死我吧,我一死一切都会一了百了。”

    接下来,无论非云烟这三人如何揍、羞辱那姓徐的,他只顾着痛叫,却再也不发出一句话来。

    “老大,怎么办,这胆小如鼠的家伙现在居然变得这么有气节,要不要对他下死手,直接弄死他得了。”另一个同伴提议道。

    “不用,我们这次只是要找他晦气,要是弄死他能够知道谁在背后捣鬼老子早弄死他了,只不过他这么拼命掩饰显然不是忠心,而是害怕,所以此事必是有背景特别强大的人涉及的。”非云烟拦住了两个要对这姓徐的下死手的同伴,又见到这姓徐的怕成这模样,心里渐渐地清晰了起来:“莫非是……”

    “姓徐的,本来呢,你要是现在肯说出来,你起码能多活到人家报复你的时候,你不说,现在就弄死你,但是我们不愿意伤你的性命,所以你要是聪明的话此事你也烂在心底,对手都不要说,你要是去报警或者继续变本加厉的欺负非云烟的话,你那背后的那些人能对你做的事,我们随时也能干的出来,不信,你可以试试。”说着,非云烟解开了束缚那姓徐的的绳子,大脚朝他肥嘟嘟的腰间一踹,“还不快有多远滚多远?”

    只见那姓徐的呆了一会儿,看看这三蒙面人的手和脚一眼,确认他们不会在背后下黑手之后转身迈出步子正要走,犹豫了一下,回过头说道:“你叫那非云烟多注意一点,他之前干过得罪人的事,现在人家毫发无损不说,还要回过头来打击报复你了,叫他以后低调点,王八缩起头来的姿势的确不好看,但是好在可以活的长久呀!”说完这句话,他就亦步亦趋而又一瘸一跛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这话什么意思,你听懂了吗?”见那姓徐的已经走远,三人已经没有再蒙着脸面的必要,就各自解下了脸上的面具,原来是三个还没有脱离稚气的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就在此时,就在他们没有注意的时候,不远的丛林里一个男子轻轻地哼了一声拿着手机拍着…

    “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云烟你呢?接过话茬子的另一名同伴说道。”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在捣鬼了。”非云烟说道,“战龙、鹏辉,你们记着,如果有一天今天晚上的事被发现了,你们就把一切都往我身上推就行,就说你们欠了我的钱,如果不干就会被我逼着还钱,无奈之下一念之差就干了,知道吗?”

    “那怎么行,虽然注意是你提出的,可是要揍这狗日的是我们大家一起策划的,那姓徐的狗日子整天趾高气扬,不把我们这些念不好书的学生当人看,要打就打,想骂就骂,今天晚上狠揍他这么天大的功劳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独享呢?况且,我们早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能那么不讲义气呢?”两个同伴都是义气当先,说什么也不肯干这种不讲义气的事。

    “你们知道什么呀,先不说那个狗日的姓徐的可能早就察觉出来这件事是我干的了,而你们还没有暴露,我们当然要止损——只让暴露的人暴露,没有暴露谁也不要提。再说了,就算我已经暴露最后被他们抓住了,以我今日金时在洛河中学的想象力,我看最后也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你们就不一样了,你们在洛河中学根本没有存在感,别说你真打了那姓徐的,就算你们根本连他根毛都没碰过,随便加上几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你们扫地出门那也是分分钟的事。”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非云烟心里却是跟明镜一样清楚的:如果你们不撇清跟我的关系,甚至倒打一耙,搞不好将来你们反而会因为我遭殃的。我干的那件得罪人的事,是犯了大忌的,我现在好后悔,我怎么就没有在把证据搞的更充分一点之后再去举报呢?现在人家不但好端端的无事,还能借刀杀人,天天拐弯抹角的来害我。看看刚才姓徐的反应,这个老家伙后台估计不孝,就算不能再一个省里、一个市里只手遮天,在一个县里、一个学校里要风得风要雨的还是绰绰有余的吧!哎,我为什么那么沉不住气呀,难道只是为了让她看的起我么?对于我来说,他们要是报复打击我的话,恐怕我在洛河中学影响力越大他们就会弄得我越惨吧?

    “那姓徐的老东西要是出卖咱们,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死他。”那个叫战龙的小伙子说道,“退一万步讲,就算那老西不知好歹、不知进退又不怕我们将来真弄死他而把我们出卖了,学校又能把我们怎么样?罚款——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开除——老子们早就不想念书了;报警让警察抓我们——等老子出来你看老子不把那学校还有那姓徐的老东西弄得鸡犬不宁的?”

    “对,对,就这么办,弄死他们!”那个叫鹏辉的少年挥着膀子附和道,“十八年后,老子们又是一条好汉。”三个少年,各怀心事,或惴惴不安,或兴奋,或面无表情的在洛河镇的小镇擦路口分手,然后向各自的家走去——月夜朦胧,鹧鸪鸟的叫声此起彼伏,到处都夹杂着蝈蝈的叫声,他们仿佛是嫌这一天还不够热闹似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登上这个只有自然之子的舞台上尽情卖弄,然后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飞到东来飞到西得绽放芳华——谁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是“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呢还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或者“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呢?

    那一夜,虽然有冤的报了冤、有仇的报了仇,可是今年刚好十七岁的非云烟却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睡。他在床上静静地躺着两个小时了,可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再也静不下来了,一会儿在床上打几个滚,以后起来做几十个俯卧撑或者仰卧起坐,总之,能把自己弄得有多累就把自己弄得有多累——可是效果确是相反的,越运动自己越清醒,而从隔壁爸妈房间传来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又使自己更加心烦气躁。

    “不管了,去洗个澡再说!”非云烟能想到的最好尽快入眠的办法只剩下洗澡了。

    “淅沥沥——”的滴水声接踵而来,非云烟只想好好地冲个澡,放在浴室里的沐浴露呀、洗发精呀他一样都没拿,他只是就那样在水流下接受洗礼:看来一定是因为那件事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在那个女孩面前夸下的海口了。

    这个女孩也是洛河中学的,叫毕雨燕,是洛河中学的校花,比飞云烟高两级,学习成绩在她所在的年级中也是第一名,而她的家庭背景,大家伙都只知道她是从北京搬回来的。本来非云烟是不认识她的,只是有一次作文比赛中没有取得好成绩之后被班主任训斥他到骄傲导致他成绩下滑,难过的他都掉了眼泪,无意中被毕雨燕看到了。

    “怎么了,一个大男生的居然躲在这儿掉眼泪”听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有点惊喜而又立刻被控制住的女生的声音。

    “管你——”屁事这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得出口,从在桌子上扒着的状态抬起头来的非云烟一看到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急忙又趴了下去,已经顾不得自己鼻涕口水全混在一起了的尴尬样子了——非云烟此时此刻只想找一条缝隙钻进去,因为不想让自己悸动的人儿看到自己此刻如此狼狈不堪、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天下所有怀春少年的心事。

    “噗嗤——”毕雨燕一边笑着一边朝那个滑稽不堪的少年走来,拾起那张已经不知多少次被揉拧了多少次的作文试卷,鲜红的“60”分字眼特别明显,也特别的刺眼,“原来我们的非大主编在为自己作文自惭形秽呀?来让姐给你把脉把脉!”接下来非云烟、毕雨燕都沉默了,只不过一个在深思,而另一个却在心里默念:雨燕姐,千万不要因为我作文写不好而瞧不起我呀,千万不要。

    等毕雨燕看完了非云烟的作文之后,抬起头来,发现刚才那个颓废的少年已经不见了,看着她的却是一个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渴望的非云烟了,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想听真话呢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啦,以师姐你的才华,纵然被你批评的体无完肤那对我来说也是获益匪浅呀?”非云烟的这句话绝对是百分百的真心话——不要说是的确是自己才力不够,就算她把自己最得意的一切才华都批评的一塌糊涂也是好的,只要是毕雨燕说的——

    毕雨燕一愣,接着脸红了一下,这才漏出少女的害羞姿态:“我——我哪有那么好,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们还是看看你的作文吧!”

    非云烟非常舍不得地收拾起自己悸动的心,很快就又一本正经地起来:“为什么我的作文就只能得60分呢?”

    “嗯,你写的这篇文章嘛,中规中矩,华丽的词汇运用了不少、各种表达手段也层出不断,只是有一个问题:就说明文的题材来说,你这些堆砌的华丽辞藻丢失了其科学性;就以论文来说,你这只是在罗列别人的观点,完全没有突出你自己要表达什么;而就抒情文来说:你这篇文章没有投入感情……”毕雨燕所说的每一句话,非云烟都听进去了,不只是因为那是他心爱的姑娘所说的话,更是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非云烟的缺点上。在日后的岁月里,非云烟痛下功夫,终于让自己的文学才华名副其实,再也没有人说他的文学才能只不过是因为他死读书读得好别人就人云亦云地赋予他名不副实的才能了。

    那天以后,毕雨燕跟非烟云就经常的来往了,可是毕竟因为年级差别、学业的侧重点不同,现实中的交往远远没有书信来的频繁。

    洗过澡之后的非云烟,又爬上了床,继续尝试着能不能在鸡鸣狗吠之前还能睡上一觉,虽然暂时控制住了地毕雨燕刻骨铭心的思念,而最近发生的事情又一次萦绕在自己的脑海中,久久不能离去。他干脆又爬了起来,偷溜到父母的房间,蹑手蹑脚地走到父亲的衣服旁,从里面摸出了一包已经拆了封口的香烟,再顺手拿起父亲大衣口袋底的打火机回到自己的房间。

    学着父亲的样子,非云烟用双唇轻悬香烟,老手似的打着打火机,点燃了自己叼着的香烟,猛地抽了一口。“我靠,好难闻,呛死我了。” 香烟呛得非云烟一把将其抓住直接就扔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567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