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三章 开除离校

正文 第三章 开除离校

    山路蜿蜒盘曲,山色却俞深入俞迷人,当非云烟满头大汗地爬到洛河山876米的顶峰已经筋疲力尽了。平时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他,越是喘气越是冷静了下来,不禁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只见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沿着那天盘旋的乡间小道蔓延开来,有红如火的月季、映山红,有甜如美人的春鹃——人工种植的那一排排不知名树,说不算参天,但能给人一种安全感。那横竖交错的树林深处大概还有什么看不到的美吧,如若不然,怎么会有一群接着一群的不知名的、知名的鸟儿在那儿安营扎寨,开枝散叶了……

    “大概这世间只有此时的我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吧!”自从跟校长迟建撕破脸皮之后,非云烟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就在刚才他想要预定清明节去北京的机票、火车票甚至只是汽车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所有证件都被冻结了,所有跟外界沟通的联系方式都已经被人掐断或者监视了,“不知道雨燕姐要是知道我现在的这个情况后,会不会向我要见她那样急的火急火燎呢?”

    “她一定会的!”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顿时就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谁?是谁在脱裤子放屁——多管闲事?”被吓了一跳的非云烟语无伦次,心想:我居然这么粗心大意,这么安静的地方,有人走近我都没有发现,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要取我的小命的话,那我不是要死翘翘得了。

    “哈哈——真是搞笑,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那个暂时还没有出现在非云烟的视线里的声音又是传来,“放心吧,有我在这儿,天王老子也伤害不了你。”

    “你说脱裤子放屁是多此一举,那多管闲事前面是什么?”非云烟脑子急速转动,快到自己都难以想象。

    “自然是狗拿耗子了——”那声音短暂地嬉笑了一声之后就戛然而止了,“好呀,拐弯抹角地骂我呀,待会儿有你的苦头吃。”

    “切,我非云烟吃的苦头难道还不多吗,还差你给的吗?对了,你是什么人,不像是洛河中学的学生。”终于,当非云烟从自己顾影自怜得心慌意冷中走出来的时候,终于又恢复了他平时应有的沉稳,很快锁定目标了。

    远远一看,原来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身穿初春皮夹,里面套着一身格子调的连衣裙,脚上则是深红色的飞耐运动鞋,慢慢地朝非云烟走去。可是等到距离不过百米的时候才发现,她最耐看的还是她那张任谁乍看都有上前捏上一把冲动的脸——圆圆的脸蛋、长长的鼻子,淡淡的柳叶眉、浅浅的双叶皮,嫩嫩的脸蛋、巧巧的嘴唇。

    “我靠,老天爷竟然如此巧夺天工,居然能造出这样的美人物,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非云烟一向觉得自己在女人面前能把握得住,你看他如此风流人物在美女如云的洛河中学也只一个毕雨燕的念想,其他的女人非云烟不仅不放在心上,而且还是有多远躲着多远,“她要是我老婆的话,我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我真是你老婆哦!”那个姑娘仿佛会读心术似的,非云烟刚生出的念头她就一清二楚了。

    “真的?你真是我老婆?不会吧!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你呀?”非云烟又惊又喜,刚要雀跃起来,很快却又自惭形秽起来:我非云烟虽然在洛河中学算个人物,可那都是人造的假象,有才华没才华,要财力也不过刚温饱,她这样的美女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臭小子呢?

    “不要自惭形秽嘛,你虽然人缘不是很好,但到底还不算人神共愤;你虽然调皮捣蛋脏乱杂,可是那也是脑袋瓜子灵活的表现;你虽然长得有点丑,可是离天下第一丑还远得很哦!”那姑娘一边不停地摇着脑袋,一边朝非云烟坐的地方挤了下来,“快,好老公,给你未来的漂亮媳妇挪个位子,不然她可要跟别的男人跑了哦!”

    非云烟无奈了:难道我非某人真的是的上天垂青,天上接连掉了两会馅饼,一个毕雨燕,一个这莫名其妙的姑娘。看来那老东西迟建说的恐怕是真的了。雨燕姐根本就不是喜欢我,她就是个骗子,老子他妈的无缘故无故被个娘们耍了——

    “那你可错了,你心里的那个毕雨燕可是真心喜欢你的,而且,我跟你保证,她将来一定也是你媳妇。”那个奇怪的姑娘一边剥着从口袋拿出来的棒棒糖,递给非云烟之后,一边向非云烟身边挤,弄得非云烟不断地后撤,“而且,就你这样不解风情的脑袋、被动的性格,假如没有异性主动找你,你恐怕非得孤独终老、断子绝孙不可了,老天是可怜你,才叫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来找你。”

    “你既然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好的建议,让我尽快地摆脱困境呀?”非云烟见她真有当别人肚子里蛔虫的能耐,不由地郑重起来,不再躲着了,而是正面迎上去,希望能从她的眼里、口里看到一丝丝的希望,“难不成我真的能取两个老婆吗?”

    “你现在心理活动太激烈了,我只能告诉你,对于你的人生,我们只会在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助你一把,其他的事,还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得自己走完。至于你心里那点小暧昧嘛,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一定会是你老婆,那个毕雨燕也一定会是你老婆,但是你是不可能有那种二女共侍一夫的好运气的。今天就到这儿,其实我是来找你索要欠债的哦,看你现在这么狼狈于心不忍了,下次你一定要还我哦!”

    “姑娘,芳名几何呀?”非云烟要斯文起来一点都不用装。

    “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呀?”

    “因为你对我不够真诚!”那姑娘抱着吃定这小子的想法了。

    “该进的礼数我都敬了呀,我不觉得我很唐突或者荒唐呀!”非云烟百思不得其解。

    “问题,就是出在你礼数太多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个越是讲求礼数的人你越是疏远,你平时要是想认识个朋友会这么问吗?”那姑娘胸有成竹地说到。

    “那好,那就请姑娘留下个万儿再走吧?”面对古灵精怪的姑娘,不只是非云烟,天下所有的好汉都没折。

    “记住了,本姑娘大名叫姚芊柔,走了啊——”

    “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你,等——啊哟!”非云烟脑袋一痛,醒了过来,原来自己刚刚在一块两人长一人宽的巨石睡着了,一不小心摔了下来,就被惊醒了,“原来只是一个梦呀,看来我非某人也——哎”。

    就在这个时候,非云烟的手机响了,接着红彤彤的夕阳余辉一看,原来是老妈。非云烟一想:老头这时候恐怕已经知道我跟那个迟建闹翻了,迟建那老东西自然已经把我已经知道他通过行贿的手段为自己的儿子某了一个所谓的学生会主席的职位了,怕我恼他不肯跟他回家了,只好让老妈来了!哎,我这对父母呀,只会闲操萝卜淡操心,把正统的学校教育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他们怎么就不明白了,现在的正统学校根本就不教真东西了,只会一天到晚地给你洗脑,再这么闹腾下去,哥们早晚要学那孙悟空反了他!

    “妈——我这就过来啦!”非云烟不慌不忙地走下了山头。没有人烟之后的洛河山沉浸到夜色中,被一层层雾气所笼罩的洛河山,不知是太腼腆,以至于不想让人一下子就看透了它所有的美呢,还是也跟人间的某些蝇营狗苟一样,不想让别人看到那些搅得江湖上山雨欲来的谋划呢?

    十几天以后,始终无法联系到毕雨燕的非云烟似乎打算放弃了,可是等待他的厄运却远远还没有结束。这一天,他又被迟建请到那世外桃源般的校长办公室里,这次跟上次不同的是,办公室旁边的屋子里居然坐着五个彪形大汉。。

    “非云烟呀,跟你那北京的朋友取得联系了吗?”迟建一边喝着他自己刚泡好的茶,一边躺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一张干净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见非云烟朝他走来,随脚就踢了一把椅子给他,“坐,坐下来说!”

    非云烟这个人呢,什么都好,就是人太随和了,即使要他跟他的杀父杀母的大仇人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也不会立刻把别人大卸八块,而是先给别人分辨的机会,等到别人给不出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的时候,他不只会把你大卸八块,就连你家的苍蝇、蚊虫、蚂蚁都逃不了凌迟1000刀的命运。所以这个时候的非云烟没有拒绝迟建踢过来的椅子,只不过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卫生纸,很随意的抽出一张,然后再被迟建踢到过的地方使劲地擦了擦,然后还弯下腰来又吹了一阵子,才不慌不忙地坐了下去。

    “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将就,这房子里连空气中都有灰尘,有种你先把它净化了再呼吸呀?”迟建一脸的不屑。

    “这世界上脏的东西太多,我呢,只介意那些能被肉眼看到的最肮脏的东西!”非云烟这人本来不太爱说话,可是有例外的情况——那就是遇到特别讨厌、憎恨的人与物的时候,平时一句话都没有的他能句句都让你堵得慌,偏偏有拿他无可奈何——哪个人不是恨得牙痒痒的?

    “图个口舌之利对你没有好处的,非云烟!”事发之前,迟建见到非云烟的时候都会特别亲切地喊他“云烟,云烟!”现如今终于又回到“非云烟”这个程度了,可知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一直都是在“不进则退”中,人的感情也不例外:你这个龟儿子,养不熟的白眼狼,忘恩负义的小畜生,别人的学生会主席老子向来不收几十万也收百八十万,你那跑运输的老子我只是收了他几万块钱就把学生会主席卖给了你,结果你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勾结外人来造老子的反。弄出人命这种事老子做不出来,但是让你生不如死,还是信手拈来的。

    “有一件事情,本来是小菜一碟的事,不值一提,但是看到你现在这么受上头青睐,要是不告诉你呢就是不尊重你,要是不跟你商量,显然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迟建闻了闻一下茶香,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又喝上合上了盖子,很随意地放在桌子上之后,拿起一份红头文件朝非云烟递过去了。

    “这就是你口口声声所说的最后的杀手锏吗?”非云烟有点不屑又有点好奇地接了过来,一看。

    “经查,洛河中学学生会文化部部长战龙、体育部部长鹏辉两人长期性骚扰洛河中学的女学生,收到检举并已查证核实。本来应该移交派出所等司法机关严惩,但念起初犯,悔罪态度也良好,经过校党委纪律监察委员会的研究决定,撤销他们在学生会一切职务并开除学籍,由其父母领回家教育。签字人:校长迟建。2010年7月4日。”

    “我可告诉你,这还不是我的杀手锏哦!”迟建很满意地看到了非云烟脸上溜出的又惊又恐的表情:妈的,老子这回不治得地口吐鲜血三千丈就跟你姓。

    “可是,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根本不是这种人,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非云烟气的手都颤抖了,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要朝迟建的方向扑过去,就有五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挡在了迟建跟非云烟之间。

    “好汉不吃眼前亏,妈的,你狗日的迟建总不会天天带着保镖吧,总有你落单的时候,那时候要揍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现在更重要的事,是看看这件事还能不能挽回、能不能争取。早知道那天直接把那姓徐的弄死得了,现在被他出卖,真是气死人了!”当非云烟终于将自己控制住了时候,脑袋也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清醒些了。

    “你说战龙和鹏辉性侵了洛河中学女生,到底性侵了谁呀?”非云烟一本正经地问道。

    “无可奉告,只要这两个小混蛋还在洛河中学的话,每一个女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而且你身为他们的老大,需要避嫌,我又充分的理由怀疑如果告诉你举报人的详情的话会遭到你的打击报复。”迟建满不在乎地说到,一边还在用叫在办公桌上蹬了几下好让自己正躺着的摇椅晃起来,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那你有什么能令人信服的证据吗?”此时的非云烟实在是克制得太痛苦,牙齿咬得蹦蹦响,嘴唇上已满是鲜血。

    “也许有吧,不过那些东西根本不重要,我的话就是证据!”看到迟建不停地克制压抑自己,迟建很是享受,“连他们自己都认命了,你干嘛狗拿耗子——短管闲事呢?”

    果然,那张开除通知书上有着两个大大的签名,非云烟就纳闷了:为什么他们自己都放弃了呢,一定是因为受到了什么要挟,那就跟那个姓徐的有关了。可是光凭他一面之词谁也无法做出立刻开除他们的决定呀,难道这老迟建手里有什么能让战龙、鹏辉他们一点抗辩的勇气都没有了的东西吗?会不会就是他口口声声所说的那什么“大杀招”呢?

    “你都已经开除了他们了,何必多此一举还要告诉我呢?”一时间很多问题萦上心头,多得非云烟都没有时间愤怒了,反而垂头丧气地没了主意,只是知道他迟建之所以如此地“多此一举”完全是为了打击自己。

    “今天就是为了免费给你上一课,告诉你什么是权力,什么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而已。知道你无欲则刚,诱惑不了你,那就只好满足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贱品格了。”迟建这时候没什么得意心情,反而是一本证地说,“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跑都还不稳,就像学人家飞,学人家造反。你有本事再去举报、再去告呀,你看看你现在还能不能翻出我手心!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由于中央本来就有你的信息,不能让你忽然消失灭迹了,老子早就弄死你了,谁他妈的有那么多多余的时间陪你玩!你这要记住一句话就行了,我就是权力,绝对的权力,在这儿,在洛河镇,在洛河中学,要想混的好,先把老子伺候好吧!”

    那天下午,天气本来是风和日丽的,可是突然遭遇西伯利亚寒流,整个洛河镇都冷了下来,狂风暴雨更是一阵接着一阵,突然远方出现了个人眼: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少女由远而近,由模糊变清楚地出现在正百无聊奈的依靠在自己家窗口前的非烟云眼里,不觉得脱口而出:“她要是雨燕姐该多好!”可是在他灵魂的某个地方却隐隐地希望,要是那个善解人意地姚芊柔就更好了。此刻他之所以如此思念这两个女孩,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洛河中学中的那些以前叽叽喳喳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女生们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了,就算那些还没有像对待瘟神一样对待自己的那些男生一遇到自己也开始在背后指指点点了。

    “云烟,好久没见了,你过得好吗?”老天似乎有意要安慰此时此刻一蹶不振的非云烟,那个影子竟然真是毕雨燕,“谁人居然可以这么厉害,把我们向来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的非云烟弄得这么狼狈、这么垂头丧气呀?”

    “雨燕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还担心你们高层是不是又有什么权力重新洗牌的举动,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完全感受不到你们高层要大力整顿的想法。反而那些恶人不但是气焰嚣张,甚至是变本加厉,再没有你的消息我可真要怀疑你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间谍,赚我信任,害我自毁前程了。”

    “呵呵,要怪就怪姐太理想化了,以为关古莲一上台就会立刻整顿吏治,谁料就一个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建设和谐社会不折腾并且坚持社会正能量这样的口号一经提出,连关古莲自己都不好再深究那些陈年往事了,反而给地方政府更大的自主权。而你们洛河所在的省份广北省新上任的生长李国权,正是十几年前我父亲毕华拾案的洛河镇镇长。他这些年发展经济很是有一套,居然让洛河市经济增长率连续三年位居广北省第一位。在这种大思潮、大背景之下,十几年前毫无事实根据的空穴来风自然是伤不了他的一根毫毛。”毕雨燕一边收起已经干涸了的雨伞,一边接过非云烟递过来的饮料。

    “刚刚温了一下,小心有点烫。”非云烟其实根本不懂中国的政治,他也不关心政治,所以毕雨燕刚才所说的那些他大概是一句也没放进心里去,但是又不能表现出冷漠来,只好随口温了一句:“功是功,过是过,怎么能功过相抵呢。虽然说瑕不掩瑜,小过小非自然不能矫枉过正,但是贪污受贿、陷害忠良、更是逼死了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若不追究的话,跟怙恶不悛有什么不同。这个关古莲呀,我看很一般,难道为达目的就真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吗?”其实呢,这些道理根本不是他这种只喜欢狐朋狗友、江湖义气的书生所能完全参透的,只不过最近因为在学校里的表现实在太差,连父亲都知到他干了什么越轨的事了。闲暇时间都被父亲锁在家里读那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书籍,如此才能偶尔掉掉书袋而已。而就本质来说,他非云烟非大爷可不是喜欢那些所谓的“忠孝节义”的人。

    “我靠,想不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一定看了不少政治方面的书了吧?”毕雨燕很是惊喜地为非云烟梳理了一下头发,才发现,一年不见,她的小云烟居然又长高了不少。

    “那是呀,读哪个《春秋》读到我早已不知道什么是春秋了,读《史记》读到我恨不得要将世界上所有的君王都阉割了;读《二十四史》读到我从此不愁没有手纸;读马哲读到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人家理论你——因为不能你这么说,他都能把你绕的一愣一愣的;读《君主论》读到我在家里整天疑神疑鬼,怕老爹老娘会害我——”

    “哎呀,行了,知道你受委屈了,哈哈——哈哈——有趣”这时候的非云烟完全放飞了自我,要不是毕雨燕实在看不下去他如此糟蹋那些政治书籍,地球上可能就不可能有没有得罪过他的人了,“看来你现在对什么先哲之类的人物充满了不屑呀?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毕竟曾经的你也是一个读书读得小有成就了呀,现在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

    “算了,我这点小变化实在是不值得大书特书,你还是想想咱们的案子该怎么办,我都把相关的资料递上去了,现在才停下来假装毫不知情是没有人会信的。所以我已经不可避免将成为这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而你作为毕华拾的亲生女儿,你的一举一动那些人是不可能放过的——咱两都有危险了。”非云烟分析得头头是道,连毕雨燕都无法反驳。

    “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北京吧,我有途径根本不需要身份证就可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离开广北省去北京。至于生计问题嘛,你不用担心,当年我父亲还是给我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的。”毕雨燕建议到,但是很快脸就红的火热火热,不只是因为提出私奔的想法对一个大家闺秀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更因为她所提议的对象弄不好就会变成诱拐人口了。

    “与其今天忍这个,明天忍那个,还不如反了,从那些言不由衷、言行不一的伪君子的戕害下逃走,从那些只顾养育自己行尸走肉的去壳、却从来不管自己灵魂是否自由的家庭中逃走,从那些怙恶不悛、只顾目的、不择手段的刽子手的屠刀之下逃走。我跟你走,雨燕姐。”

    毕雨燕都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地主张“逃走”的小屁孩曾几何时还是一个在父母淫威之下战战兢兢的少年,还是一个逆来顺受、对所有给了他的东西无分别地全部接受的庸庸碌碌的学生:“我对他的爱情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不过,雨燕姐,我非云烟这个人,虽然无能,但还不至于需要靠一个女人养活。我首先会想方设法从我的父母那儿弄点钱,如果他们实在是不愿意给的话,我也不怕,我有一健康健全的身躯,还有一个全天下最聪明的脑袋之一,到哪儿都不会饿死的——实在要是他们非要逼得老子无路可走的话,就算是要去抢银行那又如何?”看过此时那稚嫩的脸上露出的坚决,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的。

    毕雨燕的心底不由得一个悸动——如果要说从前自己对他感情更像是个大姐姐对弟弟的爱护,而现在她发现——越来不自不觉中那个自己牵挂的少年已经变成了足以让自己悸动的汉子了:“随你吧,不过可不要强撑着,实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可要开口哦,姐就在你身边哦!”

    “好的,美人芭蕉震撼树,少年徒手蒸坤龙呀!你先等等,等我忙完最后一件事,咱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越远越好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非云烟向毕雨燕挥了挥手,打着一把红的发艳的小三一点犹豫都没有冲进了雨中。

    “你这个小畜生,你到要干什么,就算报送北大报送不了,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进去一点问题也没有啊,也不至于闹成这个地步——被学校开除了呀!”三天之后,整个洛河镇都被震惊了,因为那个闻名遐迩的非烟云同学因为跟战龙、鹏辉这两人一起多次性骚扰女同学,而且屡教不改,最后被洛河中学本着“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原则大义灭亲,先是开除出学生会,再开除团委,最后直接开除出洛河中学。这消息自然是纸里包不住火,终于也被非烟云父母知道了。

    “我就是要逼着他们开除我呀!因为我早就不想继续读书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反而身为但是的非云烟风轻云淡、看得很开。

    “那也不可能是性骚人,你这孩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在男女问题上是不可能犯错的。”非烟云的妈妈首次见到自己的丈夫如此地吼非烟云,也不晋一愣,插了句话。

    “我告诉你们呀,如果不是以这个名义,换成其他的话,你们儿子就不只是被开除那么简单了,搞不好还要坐牢杀头的哦?”非云烟对着母亲假装虚张声势起来,弄得母亲一时紧张兮兮的。

    “我们错了,真的是我们错了,这些年只注意做生意,看你学习成绩还可以,就没怎么管你,没想到你每天要读那么多的书还有时间到外面结识一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现在弄得你自己一身糟了吧!”非烟云的母亲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可也是一个本科学历的读书人,很多事情她没遇见过,所以就很想当然地觉得,一定的确是非烟云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才会闹得学校大动干戈,而自己非烟云一向又是个乖宝宝,自身不会有问题,就一定是那些非烟云在社会认识的三教九流的人带坏了他。

    “妈,知道吗?长这么大以来,我就觉得今天才是我最高兴的一天!”非烟云扑进母亲的怀里,弄得老妈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儿子的前程你就交还给你儿子自己做主吧,一定会比禁锢在那圈养人畜的地方好得很的。”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56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