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四章 真相(一)

正文 第四章 真相(一)

    恍惚朦胧之中,一个浑身碧绿、飘逸洒脱女子影子迎面扑来,伴着悦耳的铃铛声,一股从未有过的清新淡雅味道从老远的地方飘来,非云烟辗转反侧,想努力靠近那个似有还无的身影,却发现越是靠近,越是模糊,越是无能为力。

    “……小凡……小凡!”那个似乎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这姑娘实在念叨她的情郎呀,可是我又不是什么小凡、小凡的。她干嘛朝着我这样叫?”非云烟骚首翘楚地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找个机会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还是欣然接受她莫名其妙的呼唤,“小凡?小凡?这个名字好熟悉呀——不会是,不会是萧鼎写得《诛仙》里的张小凡吧——

    “怎么可能,那只是小说,属于那种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世上那阵有什么张小凡,更不会有什么碧瑶跟陆雪琪了。”回过头一想,非云烟自嘲了一阵子,“我他妈的也真敢想呀!”

    “……小凡,快跑,你师门那些老不死的,冥王不灵,看不惯你的行事风格、嫉妒你身怀佛道魔三界神功,你要是不逃,他们非杀了不可。你快走,我给你挡着——”那个模糊可依然让非云烟感到亲切的身影如影随形般地跟着过来。

    痛苦过,方知众生痛苦,遭受过惨淡现实的非云烟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原来这世界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无情。就在这个时候,一身穿干净利索的道袍、梳着长长白色的马尾辫子,看一眼你就会觉得神圣不可侵犯的老道猛向非云烟扑了过来。

    “大伙结阵,拦住那些妖魔写道,不要走了一人,贫道要去请本门至宝诛仙剑了。”只见刹那间,地动山摇,云卷云舒,总有千军万马此时也抵不过那道扑向那老道的气势,转眼之间他手中精钢宝剑就变成了一柄煞气波涛汹涌的石剑。非云烟知道这是个危险的时刻,凭着他的聪明伶俐,早就该溜之大吉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绿衣姑娘挡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拼命,根本就没有勇气迈出一步,“那鹤发童颜的老神仙难道青云门掌门道玄么?而这场景难道就是碧瑶用合欢铃替张小凡当下世间最凶悍的诛仙的一剑的场景吗?”

    “张小凡,你此时束手待毙还可以免除魂飞湮灭的下场,你投不投降!”道玄趾高气扬地呵护着,“小畜生,去轮回中投胎的时候不要嫌我们没给过你机会。”

    “青云门有什么了不起的,亏你们号称名门正派,你看你们这把诛仙,论邪气,我们魔教中都没有能与之匹敌的,论杀戮,这世间还有什么武器及得上你们诛仙剑造下的孽债。小凡不过就是多学了一些本事而已,你们不管对错、不分黑白就下如此黑手。常言道,虎毒还不食子呢,你们这么做,还算是名门正派吗?”那绿衣姑娘一边跟一个青云门的高手打着,一边叫骂道,“而且,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还不知道,诛仙是厉害,可它未必是天下第一而不可阻挡的哦?”

    “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既然如此,你来挡挡试试,看你如何保住你这小白脸的性命。”道玄怒极反笑,下手再也没有了顾忌,一剑砍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非云烟。

    “不要——”这一声是从两个人口里同时发出来,那个绿衣姑娘显然是要道玄“不要”,“不要伤了她的情郎!”而从非云烟却是朝着那绿衣姑娘喊“不要”,“不要她用自己的魂飞魄散换自己一世遗憾与悲伤!”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契阔成约,玉茹衷肠,何为君故,我有君郎,举案齐眉,白首之约,浩浩汤汤,世间真情——”的歌声响起,一道比诛仙剑弱不了几分的力量从那只铃铛中射了出来。诛仙剑的锋芒一时被阻,可那穿透过去的力量依旧把那个死死挡在自己面前的女衣女子一分为二——”

    “不要——碧——碧瑶”。非云烟大喊一声从梦中醒了过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原来早已经泪流满面,“不要,碧瑶——不要,碧瑶!”

    “咚咚——怎么了,云烟,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你最近几天老是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大喊大叫的。”门外传来母亲急速的敲门声。

    “原来只是一场梦呀!”非云烟翻身起床,在左手边的红木抽屉中拿起了一些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又顺带擤了一把鼻涕,然后随手扔进了旁边的纸篓中,这才大声说道,“妈,你回房睡觉吧,我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回去睡觉吧!”

    “真的没事的话,现在还早,再睡个回笼觉吧!”自从那天得知非云烟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母亲就有点神经质了。只要非云烟身上发生任何稀奇古怪的事情,她会一本正经地一追到底,只是今晚到底是夜深了,一切还是让非云烟睡个好觉再说。

    而非云烟呢,他的确还是想再睡个觉的,可是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那个叫碧瑶的姑娘被诛仙剑一剖两半的画面,而只要出现这样的画面他眼泪腺就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了——听很多哄孩子的高手说,只要有哪个孩子吵闹不止,你也不用劝他,直接找一个脸盆放在他面前并说道:“你尽情地哭,就算把这个盆哭满了也没用。”十有八九,那个孩子就不会再闹多久了。

    “我真是该死,我怎么能把这么自私的梦感动了,我怎么能拿自己爱人的命来换自己的平安呢!”非云烟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过,要真是有这样的姑娘这样地爱我,就算拿我的命去换,大概也会觉得三生有幸了吧!不知道雨燕姐能爱我爱到那种程度吗?”少年人有少年人的烦恼,少年人也有少年人的好,一个多小时之后,非云烟又进入了梦乡。

    “爸爸,能不能支援我一点路费钱,我想跟几个朋友去北京找点事情做。”第二天清晨,刚吃过早饭的非云烟迫不及待地跟父亲踢出了自己的想法跟要求。他想好了,战龙与鹏辉去了东莞学起了做电子生意了,以他们两从校学生会中锻炼出来的交际能力,发达是早晚的事,可是自己确实不能去找他们的,先不说自己这个学生会主席害的他们一无所有哪还有什么狗屁脸去见他了。就算自己厚颜无耻、恬不知耻地去了,自己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最重要的是,自己非去雨燕姐所在的北京不可——听说她在那儿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我要是去了那儿,虽然大事干不成,端茶倒水、收发文件、写写稿子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是我老非家唯一的儿子,你老爸的东西将来还不全部都是你的,现在急什么呀!不过你要出去闯一闯也是对待,比待在家里做一个衣来伸手、翻来站口的啃老族、寄生虫好的很。这一点,老爸那是绝对的支持你,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非云烟的父亲是个做运输生意的汉子,一年到头也没有多长时间能陪在妻儿身边,对于非云烟的管教那就只是给钱,然后就是对妻子完全的信任了——不管她干什么他都不大过问。而非云烟的母亲呢,本身不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她一向倡导放养,再加上非云烟这些年来又很自觉,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也就没有过多的操心了,谁知等他到了高三竟然被学校给开除了。

    “现在的学校呀,我也是知道没有人打点、完全靠自己的真才实学是行不通的,可是你成就这么好,而且老爸该花的钱也花了呀,你究竟有他妈的多不争气才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呀?”非云烟的老爸,非东晟是个斯文人,能逼得他出口成脏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靠,老爸,你还真的给那迟建那龟孙子送钱了,你这是坑儿子呀?这种事情你都做得出来,难怪那个迟建比你还无耻!”其实,非云烟怕他爸爸比妈妈多一些的,虽然两人基本上从来没有打过他。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非云烟明显怕他爸爸比妈妈多一些,如果非要解释说明清楚为什么的话,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非东升常年在外搞运输,待在家里的日子比较短,跟儿子之间有点生疏、有待代沟吧!可是这一次非云烟居然毫无顾忌地骂了他的老子。

    “哼,儿子,你现在还是有点嫩,人间险恶你还没有真正体会过,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在学校里所学到的那些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如果没有配上一些江湖经验跟智慧,会害死你的!”非东升抽了口烟,想起实在不适合在儿子面前吞云吐雾,走到卫生间,把烟蒂往马桶里一扔,然后按了一下马桶上的暗流,“嗖”的一下,就不知道那烟蒂到哪儿了,“其实,你这次被学校开除,从另一角度来看也是一件好事,书你是读的够多了,可是怎样才能区别哪些是有用的、那些根本不用看的你现在可以区别了吗?”

    “我嘛,只会看书,不会选书,可是我只觉得现在的书写的越来越难看了,越看越看不下去了!”非云烟才不管父亲怎么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爸爸,你可知道,你这次花钱给我买了个学生会主席,不但没能让我为非家光宗耀祖,反而害的我最后只能接受性骚扰女生这个罪名哦!”

    “怎么会这样呢,你那天到底干了什么呀?”非东升用手抵了抵鼻子上的眼镜框,心想呀:“这孩子都经历了些什么呀,真是狗——”其实他本想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可是转念一想:“我是他老子,骂他是狗,不就是骂我自己是狗吗?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做驴比做狗好——不好。老狗没做成,却做了老驴!。”

    “好吧,那我就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们,不让你们二老不亲手杀了我,也会用神鄙视死我!”自从跟迟建撕破脸了以后,非烟云受了不少委屈,可最后发现一向自诩运筹帷幄的自己在迟建的算计、打击报复之下毫无还手之力——不做还好,多做多错,越做越错。这段时间来,他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现下有人要听他诉说,那还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原来那天非云烟答应毕雨燕要跟她离开洛河镇这个鬼地方之前他所要做的最后一件大事就是去举报迟建污蔑战龙、鹏辉这些人栽赃陷害、滥用职权、贪污纳贿等事情,而且为了他心中对司法体制最后一次的信任,他这一次没有任何遮遮掩掩,亲自去了洛河镇纪检监察机关所在地。

    “小伙子,到这儿干什么来了呀?”一个穿着制服、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子优哉游哉地品着茶,见到非云烟怒气冲冲地进来之后,“有事快说,别破坏了我这碧螺春最芳香的时刻。”

    “我要实名举报洛河中学的校长迟建贪污纳贿、栽赃陷害、滥用职权——”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此时此刻的非云烟很是恰当,用无知者无畏来形容此时此刻的他也不遑多让。假如这世界上光凭正气凛然就能打到罪恶的话,你不能不说,此时此刻的非云烟天下无敌。

    “噗嗤——”那男子刚吸进口里的一口热茶硬是给喷了出来,“哟呵,到今天为止,真还有不怕死的要当英雄啊!”说着他把办公桌上的那些表格、账单都收起来,反而从最下层的办公桌抽屉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笔记本。那是一个带有密码兼指纹系统的笔记本,他又是录指纹,又是输入密码的,忙活了5分钟之后才拿起笔。

    “你那是什么宝贝,这么炫?不会是盗墓笔记吧!”非云烟开玩笑地说到。

    “正确的说,对你而言,这其实是死亡笔记!”那男子似笑非笑地回答道。

    “名字?”

    “洛河中学校长迟建,这个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说的是你的名字——”那男子一边用手扶着笔记本,一边拿着笔要往笔记本上写东西,一边很严肃地说到。

    “洛河中学学生会主席非云烟——”不知道为什么,非云烟突然觉得这儿的气氛变得特别的诡异,从那男子身上传来的全是阴风阵阵的气息。

    “哦,原来是你呀——这问题就好办了,用不着这么麻烦了!”该男子一听到“非云烟”三个字之后就关上了笔记本、按步骤锁好、收拾起笔墨之后又重新放回了最底下的那抽屉里,然后大手一挥,“小吴、小周出来一趟,跟我一起去陪这位小英雄去会会他们的校长。”

    话音刚落,就见两个身材魁梧、每个都比非云烟高上一个头的穿着警服的人走了出来。

    “先去换身衣服吧,我们今天的这个场合不适合穿制服,另外小吴,去吧那台不是警车的面包车开出来,我们今天要用上它。”说完这些,见非云烟有点疑惑,哈哈一笑之后,解释道,“你们洛河中学在洛河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单位,而你们的迟建校长更是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太正式的好,不然万一你小子才是诬告的,我们洛河镇警察那可就得臭名远扬,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不好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懂吗?”

    “妈的,明明是官官相护,还非要说的那么声明大义,老子要是你上司的话,不把你抓起来扔进那些几十年没占过荤腥的大汉堆里,让他们日夜伺候你子孙后代才怪!”非云烟虽然还稚嫩,可是毕竟在学生会练过脸皮的,言行不一致、心口不一的话那也是信口拈来的呀,只听他说:“警察同志,你说的对,咱们堂堂男子汉,不做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求稳、求准、求真才是我辈侠义的心肠,您就看着办吧,我全听你的!”

    “那好,咱们走吧!”这个看上去应该是个领导的汉子一边说道,一边指挥了起来,“小吴、小周你们跟这个非云烟非小英雄坐在后排,让他坐在中间,你们坐在他的左右边,好好照顾他,别让他磕着、碰着、颠着了呀?”就在非云烟没有注意到那一短暂的几分钟时间中,该领导背过身子朝着小吴、小周不停地挤眉弄眼。

    “啊哟,我要上个厕所——等我一下啊!”小吴突然说了一声,又回到办公大楼里去,直到十几分钟以后才出来,“不好意思,耽误大家时间了,现在我们走吧!”

    可是让非云烟没有想到的是,一上车小吴与小车就一左一右地制住了自己,那面包车也不是往洛河中学的方向驶去,而是奔着洛河山九曲十八弯的柏油路直接到顶上。

    这时候,非云烟不由得紧张起来:糟了,我真是该死呀,这么不小心就上了他们的套子,正经的警察办案怎么会如此的偷偷摸摸的呢,这班人一定是迟建那老东西的同党了。老子这回就算是有九条命也都要丢得干干净净了!妈的,这班人真他妈的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干这杀人灭口的勾当!

    也不管有没有用,也不管车外有没有人,那种对生命充满眷念的动力使他短暂、片刻地挣开了两个彪形大汉的牵制,猛地打开一扇车窗,撕心裂肺地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结果很快又被止住了,并且还被扇了几个耳光:“鬼哭狼嚎什么呢,没人想要你的命,你也没资格脏了我们的手,只有那些上了那红色笔记本名单的那些人我们才会动手的。”

    “那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我不举报了行不行,我错了,大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非云烟虽然倔强,可是真要到了性命不保的时候,什么大义,什么爱情都要退居其后了:我是很爱雨燕姐,可是还没到要为她丢了小命的地步呀!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们果然没有对自己下什么黑手,心里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却不由得为自己刚才那一颗贪生怕死的念头羞愧难当呀:非云烟呀非云烟,你配的上毕雨燕吗?你自己渴望这世界上有人会像梦中那绿衣姑娘那样为你舍生忘死、为你奋不顾身,自己一遇到这种情况却那样的怯懦、自私——你他妈的实乃世界上第一卑鄙无耻之徒呀!

    “打不过就跑,小凡,打不过就跑,打不过就跑,小凡——不要跟人家犟,不要跟人家犟——”不知大约又绕了几道弯,只知道自己已经是第三次从瞌睡中醒来了,非云烟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大呀,不管是危险好,还是那么深的罪恶感也罢,自己只要稍微不注意,马上就能被跑到九霄云外:可是这是我的幻听吗,我怎么觉得有人在呼唤我,似乎要给我洗脑似的,这回事谁的声音呢?我他妈的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给弄死了呢,或者被他们弄疯了呢?

    “醒来了,醒来了,到地方了!”也不知道是小吴,还是小周,一张大手在我睡意朦胧的脸上揉了一把,一下子我就挣开了双眼,彻底醒了过来,就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刚才你们谁跟我说话呢?”可是根本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大概那个人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吧!接着从车上走了下来,四处环顾了一下。

    “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就在非云烟惊魂刚定,但气魄还没有完全回来的时候,从他背后传来的这一熟悉的声音差点就吓破了他的胆子——没错,任何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读者在这个地方都不会猜错,正是被非云烟恨得牙齿痒痒的罪魁祸首:洛河中学校长迟建。

    “是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没想到你势力这么多,就是这离洛河市中心500里左右的家旺市都有你的人,你————”其实非云烟此刻最想说的是:你要杀就杀,要刮就刮,老子要是跟你只要求一声饶,爷他妈的就是你养的。可是他忽然又想起了刚才那陌生的声音,一时控制得住了自己:“你果然是高人做事高生莫测呀,看来我有生之年都是斗不过你的了,也罢作为你的学生一场,您要是还念那一点点情谊的话,就给我个痛快,我死了之后魂魄也不能缠着你,直接去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家投胎,来生再也强出头了!”

    “你——”这时候的迟建反而有些愣住了,因为他所准备面对的本来是:那个被自己一手养成尾大不掉的非云烟会在他面前用这世界上最恶毒、最下流、最无耻的语言把自己骂个狗血喷头,绝对不是这个看起来已经丝毫没有斗志、近乎奄奄一息的样子了。人有时就是有点贱,就是在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的时候,结果却是面对意想不到的好处时候的措手不及。只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迟建之所以历经各朝而不倒就在于他任何人都没有绝对的信任、因而把事情考虑的尽可能的周到。

    “你不用早我面前示弱,装什么可怜,我要是真要弄死你,就不会将你从五百里之外带回来了,只要你想一想这个道理是不是的:你死的越远,我的嫌疑越小!”迟建直接跟他露个底。

    “你不想弄死我?那就是要弄得我生不如死了,实话告诉你吧,能不能绊倒你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儿,干的成最好,干不成这洛河市也就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地了,你要是不杀我的,以后我会滚的越远越好,再也不回来了!”

    本来呢,迟建是特别希望听到非云烟这样的回答的,可是那得在一番威逼利诱、厉害剖析之后才能达到的结果,这样开门见山、直接奉上的答案反而让迟建放不下心来:这小子平时那么拽。根本不把老子放在眼里,难道也是这么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一下就怂了?他若是要跟我来一曲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之戏,学那报仇雪恨的勾践如何是好呀?要不是李国权省长嘱咐了,无论怎么干,威逼利诱都可以,就是不要闹出人命,谁闹出人命他就拿谁弃车保帅,弄死多直接呀。不如这样这样——

    “他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他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他说什么你就照做什么——”似乎是害怕非云烟不够坚定的似的,又一种声音在非云烟的耳边响起:“我不会真的精神分裂了吧,还是这里闹鬼了,到底要不要听它的话呢?”

    “想想毕雨燕,你死了她可就是别的男人得了,想想姚——”正要说下去,那声音似乎说下去了,听了一会儿,又继续“想想毕雨燕——想想毕雨燕——”

    非云烟顿时就没有了死志,他要活下去,为了那个他心之所系的女孩,还有自己快五旬了的父母,于是悄悄的心里下了决定:我只告诉他们早晚会被查到,绝对不可能查到的我就编瞎话、胡话、乱话耍耍他们。

    “云烟呀,你真的弄得我头昏脑涨呀,你让我拿你完全没办法呀!”迟建一边领着非云烟在被几辆车环绕的一块靠近林子的空地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一般敷衍一半真心地说到,“你这个孩子,我是真心地欣赏啊!我们之间为什么会搞到这种水火不容的地步呀!你嫌我贪钱,看不惯我贪钱,可是我自己要是有钱的话,又怎么会贪——你知道吗,在我那个年代国家社会都只强调要我们奉献、要我们牺牲,能干的只能多干,却不一定能得到合理的回报;没能力的跟在有能力的后面占便宜就行了。我们有时候自己的正常需求都得不到满足,于是大家伙就看中了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些法律、社会、管理方面的漏洞,即使我们自己不干,也会有其他人干的。而一旦有人干了,就会有更多的人进入,一下子就形成了法不责众的局面——能者腐败就是这么来的。

    非云烟毫无表情,只是表示自己可以理解,但是缺什么话都没说。

    “今天话反正已经说开,重点待会儿再说,就先跟你聊聊那些我从来没有说出口的话吧!”其实我迟建也不是天生就这爱钱,一来受过太多缺钱的痛苦,二来遇到过太多有钱的诱惑。你让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官跟一个富可敌国人生活一段时间,你看最后他们会不会狼狈为奸?腐败问题,其实我也痛恨,但是根源却不在我们意志不坚定、没信仰、没追求,而是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的管理不善,假如每一个人都能按能力得到合理的回报,而不是一味要求我们自我牺牲、自我克制的话,又会有多少人愿意冒着杀头的风险去蝇营狗苟呢?这些年已经算是好的了,曾经有一段时间国家社会只要求我们奉献付出,却不能提出合理要求——不疯魔才怪。”

    可是,非云烟却毫无表情,依旧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既然你对这个没兴趣,我就跟你聊聊其他的吧!那就是关于你最后不得不妥协的原因吗?其实你现在的太多我早就预料到了,我布了那么久的局终于此刻得到回报了。哈哈哈——”迟建意犹未尽地大笑起来,仿佛整个天下只有他一个人才是赢家的,“如果在很久之前,你就是现在的痛苦,你怎么可能每天被扇十几个耳光却不敢反抗呢,闹到后来只能靠纠集几个小混混跑到这儿揍人家一顿出气呢?”

    其实非云烟一定都没有觉得意外,先不要说他造那姓徐的虐待的时候找各个老师申诉都毫无效果——连校长办公室他也去过,可是依旧没有回音,当然是那姓徐的事先打好了招呼,他们各个都故意视而不见得了,于是说道:“一定是那姓徐的跟你说的呗,那老东西能干什么好事!

    “这你可不知道了吧,扇你耳光子本来就是我嘱咐他干的,他被你打也因为心里有愧没对任何人说哦!”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567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