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十章 云深不知处

正文 第十章 云深不知处

    “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恍恍惚惚中有个熟悉的影子在脑海中晃过,是那翩翩的白衣公子,又像是若隐若现的绿衣少女,也像是那个早已经从自己的身边消失的那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女孩。

    非云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混沌般的小世界里几经了多少时光,他一会儿觉得是姚芊柔在自己的身旁呼唤,一会儿又觉得是早已不在人世的毕雨燕来找他团聚了。他轻轻一吸,淡淡的檀香叫人沉醉,忽而可以飘升上天,一会儿又可以穿墙透壁,还有一会儿甚至可以力透纸背。那个声音是什么?怎么这么好听,怎么这么叫人难以抗拒,我该怎么办?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是谁在这迷离之间还不忘了这世间最正常不过、却又叫那些仁人志士不屑一顾的婚姻。

    “小…小凡,别怕,跟着我走,我不会害你的——”那个听上去有点猥琐的声音突然一变,换了一种声音,只不过更加把非云烟搞得糊涂了。

    “小凡是谁?怎么叫的不是我的名字非云烟?”非云烟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不觉得对那个莫名奇妙的声音有了一种对不确定性产生的一种畏惧感,“这女子的声音好听是好听,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会不由自主的相信:就算全世界要辜负我,她都不会做半点伤害我的事情。

    本着趋利避害的原则,非云烟情不自禁地飘向了那个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个绿衣飘飘的影子正在亭子中的石凳上抚琴。这个亭子说奇怪是奇怪,说是考究也是考究,因为它赫然是建立在溪水中间的,一张斑驳淋漓的石凳子矗立在潮水街头,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些时候一阵急流就会让这亭子连人带物一起覆亡。

    消息的两岸,柳绿花红,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但是他们蔓延的远方却是一片白雾茫茫,仿佛这就是人间仙境又或者这就是世界的尽头。

    “欢迎来到佛道魔三界的分界口——回魂崖。”绿衣女子一点都没有动,非云烟就感到了一阵刺骨的酣畅,在走近了几步一看,正是那个不断反复跟自己灌输“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这一猥琐至极的口头禅的姚芊柔。

    “你个——你个女流氓,把我弄到这儿来干什么?”如果不是毕雨燕曾经嘱咐自己要对女性保持一定的尊重,非云烟很有可能早就把这个戏耍他的“妖女”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快放我回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没时间耽误在这儿陪你胡闹。”

    “回魂崖,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而且你不要被我神通广大的本事欺骗了,在回魂崖,除非你能完成回魂崖给你安排的任务,否则就只能在这佛道魔三界之间游荡了。顺便告诉你,回魂崖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进来的——只有那些生平不平凡的人的命才可以达到这儿。”姚芊柔一面看着他,一面心里在想着:看来,小凡的恢复之路依旧慎重道远呀,来到回魂崖这样有灵气的地方他都没有能认出我,要想修补当年为了找我魂魄而损耗的佛教修为还是不能一蹴而就的呀。

    “说吧,只要我能做的到,上刀山下油锅我眉头只要眨一下就不算英雄好汉,更没脸回去见人了。”非烟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清楚的,只要自己思维不局限,他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把自己逼向绝路。

    “你可能还不知道回魂崖的规矩吧,就让这个人见人爱的小魔女首先给你科普一下吧?”姚芊柔收起了笑呵呵得玩世不恭的脸,一本正经地说到,“神教与你们所谓的正道互相杀伐,双方了为了获胜,手段尽出,你们所谓的正道使用了诛仙剑,而我们神教也祭出了四灵血阵。这两大法宝其实都是世间最凶残的东西,当年死在他们手下的人不计其数。你是知道的当天地之间诞生了太多杀孽的东西后,就会有诞生相生相克的东西来制止那些有违天理的暴行。那些年死在诛仙跟四灵血阵之下的人连灵魂在世间都找不到庇护自己的地方,于是天地之间就孕育了”这样的一个地方:回魂崖——一个专门为佛道魔三界所不容的灵魂提供往生或者复活的地方。要往生很简单,只要你放弃自己平生所学、所思、所爱、所恨,喝碗孟婆汤,眼睛一闭就可以到轮回隧道投胎了——不过,要是没有舍弃的干净,投胎还是可以投胎的,只不过是人、是狗还是猪,那就说不好了。而要复活的话,就有点难了,那就是你要在这回魂崖学佛道魔三界道术,每一界的武功都要达到最高境界知道最后三界神功合而为一、融会贯通,自然就不会在受到回魂崖的束缚了,只不过万一你达不到不那样的顶峰,就连回魂崖也庇护不了你了,。你只能灰飞烟灭。。”

    “我靠,居然还有这种好地方,我怎么到现在才知道呀?”非云烟暗想,“复活的道路一定是苦不堪言的吧,而且风险那么大,我还是去找我的雨燕姐吗,大不了跟她一起去投胎,一起重新做人吧,反正喝彭婆汤的时候我们都会在人海中暂时地遗忘对方。可是只要我们相爱的心是绝对的,相遇那不过是早一点还是晚一点而已。?”

    “你可知道,一旦你三界神功练成了,你还有能力复活一些你的亲人哦,至于往生之后,你要是想在在人海中在遇到已近被今生的你遗忘了的人那就难了。因为难得不是你找不找得到,难得是你还会不会记得去寻找某个人。况且,你还有——”听了姚芊柔的语气,她是特别想怂恿非烟云去选择修炼而复活的路,正在她正要继续讲下去的时候,非烟云打断了她的话:“如果复活这条路有这么大的好处,你自己为什么不去选,反而孤零零地待在这个看似鸟语花香、实际上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因为有一个我始终放不下的人儿不顾一切地来找我,我不可能舍他而去。而且,我不是这儿的主人,我只是拿了一些东西跟回魂崖换了暂时可以栖息在这儿的特权罢了。”姚芊柔无可奈何的说道,“不跟打诳语,我在这儿亲眼目睹过一些成功案例呀——像萧炎、林动跟牧尘哦,这三个人其实都是在这回魂崖炼成足以供他们纵横天下的武功哦!”

    “看来你是希望我选择修炼佛道魔三界合而为一的功夫了,莫非干扰闯进者的选择也是你获得的特权之一吗?你不会真觉得我非云烟是什么张小凡吧,你不觉得这太天真、太荒唐了吗?”终于不再遮遮掩掩,也不再怕这怕那的,非云烟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了刚到这儿来的轻飘飘的感觉了,那种脚踏实地、心里有了普的感觉真是美妙的不可方物。

    “那你到底选不选择这条路呢?”姚芊柔不否认也不肯定,只是那种悠然自得的表情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会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好处哦!”

    “好吧,你既然非要觉得我是什么狗屁张小凡,那我也不能坏了这个名头呀,你有什么大招尽管放出来吧,哥们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上的纯爷们——”非云烟本来还打算继续调戏调戏这个数次在自己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都挺身而出的姑娘: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两种人是你绝对不会害怕的,一种是那些你相信ta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伤害自己的人,还有一种则是你坚信在任何情况下都打不过你的人,何况这种情况同时都具备的呢?

    “咳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自己的嘴里发了出来,睁开眼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姚芊柔所说的回魂崖了,空旷的屋顶——你就算是飞起来也未必都触到底,非云烟挣扎着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四面八方都是横排着一支支点燃的蜡烛,两手触及到的地方全是软绵绵的被褥,而自己的背后则是一个十数米高、三四米宽的慈眉善目的如来佛像,像是永远都不食人间烟火似地乐呵呵地笑着。非云烟挣扎着转了个身,然后在佛像对面的蒲团上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起来,正要朝着门口走去。

    “施主,不必这么客气,拜佛拜得是心,不是礼,心到了礼也就到了,光礼到了而心未到,你就算在佛祖面前磕破头都是没有意义的。”正当非云烟还要多磕几个头,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非云烟想转过头去看看,没想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却已经搭上前,扶了摇摇欲坠的非云烟一把。这时候非云烟才注意到,这原来是一个1米7左右身高的老和尚,只见他瘦瘦的,脸上的肉都快陷入骨头里了,只是那把大概积蓄了几十年的胡须黑白交杂,一双笑起来你会担心他会不会因为看不到而摔倒的小眼睛,最有特色的是他那波浪线似的双眉——只要一染上白的东西,估计就连白眉大侠也得靠边站。

    “施主真是有心人,就连遭逢如此大难都不改虔诚礼佛的心啊!若是施主要修佛学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的!”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那他这句话由衷而发的了,非云烟觉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非云烟选择复活的路又有了几分把握,“哎,对了呀,我不应该已经死了吗?怎么会还能有如此的真实感呢?”

    “大师,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如此真实的感知呢,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只不过就是重伤而已。”因为父母尤其是特别推崇佛教的母亲的影响、再加上姚芊柔所说的一切跟老和尚如此和眉善目,非云烟觉得自己在任何人面前都没有这么自在,也就没有什么忌讳。

    “非也,非也,施主你现在既没有完全死,也没有完全活,因为此处既不是人间,也不是回魂崖,乃天地人三界的结合处,虽然跟佛道魔三界处的回魂崖不同,但已经是最接近人间的非人间地盘了。你需要在这儿将你唯一残缺了的佛教功夫修补回来,才能彻底地返回人间。”老和尚轻描淡写地说到,然后合上双手到了一声“阿弥陀佛!”

    “那我又是怎么才到这儿来的呢,我明天分明已经在一家博物馆的钱币收藏室里被人打了一枪呀?”非烟云还是难以相信如此真实地存在感,老和尚居然说自己是不是完全活着的。

    “你若信不过我,老衲是无法渡你重活的,也罢直到经过也好。那天,你本应该在那三个杀手——”

    “什么杀手?不就是三个抢劫犯吗?也不知道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他们志在必得的,以至于对我穷追猛打呀?就算退一步讲吧,就算真的是杀手,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呢?”非云烟这个人有时候就是太矫情,干什么事都喜欢追根究底。

    “请恕老衲得罪,以小施主你的性格、为人,恐怕永远都是讨厌你的比喜欢你的多的多着,想想你在毕华拾案子上得罪的人还少吗?你这么个位卑言轻的,能活到那天就已经是赚的了。以老衲猜想那天你去取东西的时候,那些你有意无意中得罪的那些人见你实在是冥顽不灵,终于要对你下黑手了。可是这么不光彩的事情又不能通过光明正大的方式来解决,于是那些人就找了三个体制外的闲散人员乘着你去山河银行办事情的时候,以抢劫为名实则是为了杀你。”

    “不会吧,那应该是个例外吧?他们有很多次机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我干掉了,也不至于等到那天呀?”非云烟还是有点不信,因为他深有体会自己曾经有多少次能轻易地被干掉,可是到了最后依旧化险为夷了呀。

    “那只能说明,你终于耗尽了他们仅剩的那点耐心了。你想啊,北京是什么地方?天子脚下,谁敢那么大胆去北京抢银行,而且还是那么多达官贵人所使用的的银行,你醒醒吧!”老和尚看起来成熟稳重,其实也还远远没有到那种处事不惊、心如止水的境界的,“告诉你也无妨,老衲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跟非施主同样的遭遇哦,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

    非云烟这个人虽然未必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可也不是那种打死都开不了窍的年轻小子了,一番思索之后他也是明白了其中的蝇营狗苟,自然也不会再轻视这个似乎背后也有很多故事的老人、老和尚了:“大师,以我目前的处境应该怎么做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呢?”

    “欲速则不达,拔苗助不了长!施主莫用心急,老衲自有安排,你只需全力配合就行了。”老和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给了非云烟不少的安慰,因为他发现——直到生命结束之前他其实都是浑浑噩噩的:没遇到毕雨燕前,他就只知道按照父母、师长们的要求去做,即使能做到最好他自己也没有过那种沁人心扉的笑容与快乐;遇到毕雨燕之后他虽然知道什么是刻骨铭心的味道,可是为了雨燕姐而要去做的大英雄、大豪杰也不过是拾人牙慧!什么时候才是,我才能握住自己的命运咽喉,而不是为别人(虽然有些人他还是愿意的)惟命是从呢?

    “大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不管你要我干什么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配合的。”非烟云暗暗发誓,若是非要吃的苦头,想躲也躲不掉,还不如干脆一点,自己主动去接受。

    “好,很好,既然如此有斗志的话,那么你可要稳定自己的决心哦,千万不要行百里路半九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哦?而且,告诉你,如果你能坚持得住两次以后,姚主事说会有意外的惊喜送给你哦!”这老和尚明显也是个能管事的人,那么三言两语就调动起了非云烟要拼命的心——当官的将此术成为厚黑学,讲惩罚,论功过,而现代的管理者则说他是管理。

    “听姚主事说你,当年学究天人,将五部天书尽演习而尽,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佛家的高深功夫都要配上相关的佛学行为之后才能将其威力发挥到最佳地步。也就是说,你之所有在将佛道魔的功夫用运到轮回中寻人之时会功灭神伤,就是因为你虽然浑身是宝,却没有将引用其力量的导索一起习得,以至于强大的力量在你的周身乱闯,最后乱了你的心神而是你走火入魔,毁了那一世的修行——你可能不知道,真正习透了五本经书的人早就与天地同寿了,那就是神!”老和尚的有些话说的有点莫名其妙,搞得非云烟有点不知所措,那个头大的,跟天快要塌下来似的。

    “你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跟你说的这些能理解那最好,理解不了就算了,反正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是大量地阅读佛经,能读多少是多少,当然不能囫囵吞枣地读,而是要尽量理解透彻——且不说悟透那些佛经对你自身的修养大有裨益,更能将你身上的《五部天书》的功夫激活、升华乃至锦上添花……老和尚郑重其事地说到,“不是我说你,如果几百年前的敌人知道你张小凡如今已经沦落到被几个不入流的杀手害的命殒当场会笑掉大牙的,那些年的场场正魔大战你哪一场不是大杀四方,杀得那些魔教妖孽鬼哭神嚎……谁知竟为了一个女人……哎”

    老和尚说的许多话对现如今的非云烟来说那才是“天书”呢:这个老和尚要不是对我有救命之恩,你看老子不问候他爹、他娘不可。说了这么多话,老子可是什么都没能听懂。什么正魔?什么张小凡?什么“天书”,我不知道“天书”上的功夫有多厉害,我只知道你现在跟我说的那些东西才是厉害无比的“天书”,长知识那未必,涨脑袋那是必然的呀!神啊,救救我吧!

    “今天你刚刚醒来,就不必那么仔细地读哪一本具体的经书了,你先把这些数目看看吧。”老和尚从左手的袖子里掏出一份书单来,只见上面和简介:《阿含经》《杂阿含经》《涅盘经》《金刚经》《心经》《般若经》《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维摩诘经》《坛经》《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药师经》《观音经》《解深密经》《大般涅盘经》《四十二章经》。

    《阿含经》,原始佛教基本经典。又称阿鋡、阿含暮、阿笈摩等,意思是“辗转传说之教法”“集结教说的经典”。意译为“法归”“无比法”“教”“传”等,指此类基本经典为佛陀教说之所持、所归、所聚。一般认为,此经基本内容在佛教第一次结集时已经被确定,至部派佛教形成前后被系统整理,约公元前1世纪写成文字。据传说佛陀涅槃后,其弟子大迦叶主持了首次结集,会诵了法藏与律藏两部分。法藏记录了佛陀及弟子们的言教行迹。包含了原始佛教的基本教义。法藏之分为4部或5部阿含(依据文字长短和内容特点分为四大阿含:长阿含经、中阿含经、杂阿含经、增一阿含经。)估计在阿育王时代( 前3世纪 )。原始佛典以文字写定是在公元前1世纪 。 一般认为阿含经形成与部派分裂同时,所以各部派都有大同小异的阿含经典。阿含分北传佛教和南传佛教两系。

    《杂阿含经》,《杂阿含经》原名《相应阿含》,由原始佛教基本经典,是“四部阿含”之一。后世传诵中,误将《杂部》(南传佛教《小部》,诸经篇幅短小,事多杂碎,故名)之名称,覆译于《相应阿含》,故名《杂阿含经》。

    《涅槃经》,佛教经典的重要部类之一,有大乘与小乘之分。西晋后出现了几种不同的大乘《涅槃经》的译本,其中影响大的主要有三个:一、东晋义熙十四年(公元418年)僧人法显和觉贤合译的《大般泥洹经》六卷,但该译本不是《涅槃经》的全译,只是译了原经初分的前五品;二、北凉玄始十年(公元421年)由著名的译经师昙无谶在北凉都城凉州(今武威市)所译的《大般涅槃经》四十卷,该译本首次将原经的完整面目现于中土世人面前;

    三、刘宋元嘉年间(公元424—453年),慧严、慧观与诗人谢灵运等根据上述两译本进行改编的《大般涅槃经》三十六卷,又称作《南本涅槃经》……

    其实非烟云从小不喜欢那些之乎者也、评足论道的书,他只是看了一眼这些书目书单之后就觉得乏味的很,可这时候老和尚就在他身边,没办法只好假装到底了:

    《金刚经》,佛教重要经典。根据不同译本,全名略有不同,鸠摩罗什所译全名为《金刚般若(bōrě)波罗蜜经》,唐玄奘译本则为《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金刚经》传入中国后,自东晋到唐朝共有六个译本,以鸠摩罗什所译《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最为流行(5176字或5180字)。唐玄奘译本,《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共8208字,为鸠摩罗什译本的一个重要补充。其他译本则流传不广。

    《心经》,《般若经》共有九部: 《放光般若》、《光明般若》、《道行般若》、《胜天般若》、《胜天王般若》、《文殊问般若》、《金刚般若》、《大品般若》、《小品般若》。 按学者黄家树(2000)的说法,《般若心经》及诸部般若,为佛陀在二转无相法之轮时所宣说,乃大乘佛法中之深法。在藏传的经论中经常提到:「佛说八万四千法门中,般若法门最为殊胜。」《般若经》的内涵以空性为主,透过对空性的了解能断除烦恼障而得到小乘的涅盘,即声闻及独觉的菩提果位;也能够透过对空性的认识,再加上福德资粮的圆满,能彻底断除所知障而获得大乘的涅盘,即无上的菩提果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即是《大般若经》的心髓,全部般若的精义皆设於此经,故名为《心经》。此经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 可谓言简而义丰, 词寡而旨深。 古来认为读此经可以了解般若经类的基本精神。该经曾有过七种汉译本。 较为有名的是后秦鸠摩罗什所译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和唐朝玄奘所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法华经》,全称《妙莲法华经》,在古印度、尼泊尔等地长期流行。在克什米尔、尼泊尔和中国新疆、西藏等地有40多种梵文版本,分为尼泊尔体系、克什米尔体系(基尔基特)和新疆体系。尼泊尔体系版本约为11世纪后作品,保持完整,已出版5种校订本。1983年北京民族文化宫图书馆用珂罗版彩色复制出版了由尼泊尔传入、珍藏于西藏萨迦寺的法华经。

    《楞伽经》全称《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亦称《入楞伽经》、《大乘入楞伽经》。其译名分别出自南朝宋元嘉二十年(443年)的求那跋陀罗、北魏的菩提流支、唐代于阗(今新疆和田)僧人实叉难陀。各译为四卷本、十卷本、七卷本。由于求那跋陀罗的译本最早,更接近本经的原始义,因此流传广、影响大。我们也以四卷本为工作底本。针对佛僧对话,散文与诗句相互交叉的特点来进行标点和分段……

    “醒醒——醒醒——”老和尚推了推早已经困得不知人事的非烟云,“照这样下去,你估计是一本佛经都读不下去的!你究竟还想不想好呀,天天睡觉能打通你天书功夫中所有的潜能吗,你还想不想复活后去救你的情人呀?”

    “大师,我错了,我一定改,改掉我这个一读文史哲的书就容易犯困的臭毛病,可是这些佛经也是真的难读呀,且不说有些内容是我根本理解不了的东西,就算那什么《金刚经》、《心经》甚至是《四十二章经》我也没办法集中精神去看呀,因为我一旦集中精神,立马就困了,不知道大师你有没有一些变通的法门。比如讲经书录制成音频给我听得了。”非云烟极力向为自己开脱,最后自己都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

    “这儿倒是有一个变通的法门,不知道你这次能不能接受,如果还是接受不了,那我可就没辙了,你就只好在这天地人三界结合处待到魂飞魄散之后被回魂崖吞噬殆尽了,你那可怜的小女友也只好安安分分地消失在天地之间了。”其实,老和尚早就知道以如今年轻人的脾性,静得下心来读这么多佛经的人该是多么心如死灰的人呀,而且其实非云烟需要的根本不是佛学修为,而是要保持灵魂的温润性、活跃性——而这些东西与佛教经典的清心寡欲、寂寞了尘是不符的。只不过为了使非云烟不至于连老和尚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的东西也不放在心上,采取了这一以退为进或者叫做欲擒故纵吧!

    “你若是实在看不下去佛经,老衲拿如今年轻人当中最有影响力的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你看好了,如果你这也看不下去,那我就是真的没有办法帮到你了”最后一句就真的是大实话了,既要非云烟能沉淀得心的,又要能保持他的灵魂活跃、温润——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可是,大师,金庸先生一共写了十几本小说,我要从那儿开始呢,还是可以随便呢?”非云烟古灵精怪,但是他提出的问题,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样吧,你这人一向在女人的事情上吃亏,上一世是个碧瑶,这一世是毕雨燕,为了你以后在男女之事上有个崭新的开始,你先看看《连城诀》吧——金庸小说中最没有主角光环、最残酷的但也是文学价值最高的一部,至于其他的等我整理出了头绪,一本一本地拿给你吧!”老和尚一把从旁边的一堆书中抽出了一本朝非云烟丢了过去。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568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