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十二章 痴情少年无情妹(二)

正文 第十二章 痴情少年无情妹(二)

    那一夜再没有其他什么大事情发生,只不过非云烟觉得有些尴尬,他本来是想用狄云的师妹延续他的生命,看看能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彻底拯救他的方法,却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真相——真的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前辈,你还好吧,如果你实在是心里有气的话你就大喊大哭一顿,把所有憋在你心里的委屈都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吧!”又是一阵自言自语似的对话,狄云的左脑子对右脑子说道,其实也就是非云烟对狄云说到,“世界上有的是好姑娘,你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没什么的,我只是刚刚才知道师妹的真心,一时震惊得没有缓过来而已,其实只要她过得比我好,怎么对我我都不介意的。所以,说句实话,即使她这么对我,我依然希望她获得幸福、快乐。”狄云泪流满面地说到,“与其看到她受人欺辱、霸凌,还不如现在的这个智谋百出的小人样子,最起码,不用像我这样尽是被人欺辱的。”

    非云烟本想反驳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可怜的人儿,却被他最后的几句话给怼了回来,因为非烟云也深知这个道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固然好,可是这实际上总有一些人仗着自己手里有些许的权力就不把这世间的公平正义放在眼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一点点的敬畏之心。光在这《连城诀》中就有师徒为了《连城剑法》互相坑害、父亲为了权势、荣华富贵利用、囚禁甚至毒杀自己的女儿等等。在朝不保夕的乱世之中,大概能保全自己就已经是命运女神对自己的最大眷念了吧!

    “你可不可以陪我去见一个人呀?等我把最后一件东西交给了他,我也就死的瞑目了。”如果这时候狄云、非云烟有着各自的身体的话,你一定能看到狄云朝着非云烟的方向叩拜的样子,只不过此时,谁都没有办看到此景而已。

    “狄前辈,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一个让你离开我的灵魂滋补也能独立的生活下去的办法,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事情。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的身体对我灵魂的排斥性越来越强了!”非云烟觉得金庸先生虽然是有才华,可是他笔下的男主角们都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迂腐,这当然跟金庸先生自己的道德境界有关系,可是他却因己及人,把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灵魂理想化了。所以呀,金庸的武侠小说其实更适合那些已经有了更年岁月经历的那些人读,倘若是毫无社会阅历的年轻人,还是等等最好。

    “你觉得经历了这些,我狄云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愿了吗?且不说根本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底蕴的身子越来越虚弱了,不断地颤抖着,指导一件衣物从他的怀里掉了下来。

    “天蚕宝依,天蚕宝依!你身上居然还有这种能地狱所有刀剑枪戟损伤的宝依,那你怎么不穿在身上,要是你早早穿上这件衣服,那个吴坎就算捅你个千八百刀也伤不了你呀?”非云烟那真是恨铁不成钢呀!

    “一来这件物品是丁典丁大哥留给我的,我根本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你要是不跟我说,我还以为就只是一件普通的换洗衣物呢;二来因为我被穿透了琵琶骨,手脚无法灵活到可以自己给自己换洗衣服的地步;三来吴坎这个人来的太突然,我根本没有来得及换上这件衣服!”狄云实在不愿意别人真把自己当白痴了,连忙解释到,“你不用跟我岔开话题,我现在就想两个人而已。”

    “谁呀,你不会是想要我给你报仇雪恨,帮你把那姓万的一家赶尽杀绝吧?我可告诉你,在你的这个故事里我只能远远地当个看客,不能插手你们之间的纷争!”非云烟这个人还是相当有原则的——若非情非得已,他向来对大多数的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更何况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小命,自然毫不含糊地予以拒绝。

    “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我只要你带我分别去见见万圭和吴坎而已,只要一把我所要嘱托的事情跟他们一说完我就立即离开,还不可以吗?”狄云的声音已经羸弱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地步,非云烟怕他真会一口气上不来死在了这片荒野之中,心下一软就答应了下来:    “那好,见完了我可就要离开你身体了,因为我又听见莫名的召唤了,虽然声音很微弱!”原来不只是狄云快没时间了,就连非云烟待在《连城诀》里的时间也是拙荆见肘了,“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虽然只是那么短讯,却是十分的清晰。

    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所有即将发生却还没有最终发生的事情都集中到今晚一起发生了,非云烟带着狄云来到万圭独自练功的小花园时,一轮亮白如雪、通体发光的明月正高挂当空,只见院子正中央的那张小桌子上摆放着一盘“猪耳炒大蒜”、一盘“飞天把花掌”跟“芙蓉绿豆糕”,那放在最右手边的盘子旁边正放着一只酒瓶,坐在桌子旁边的一个黑影子正一边品鉴着酒菜,一面摇头晃脑地吟咏着:

    “当年明月负春风,不到武林争功名。去年河东八十万,一觉顿觉万事空。蜀国不到半年终,卧龙凤雏亦干戈。他年平生不受志,且向朝阳流日月。安得小儒赴风尘,林间狗吠为谁雄?”慢慢靠近,那人的影子也渐渐清晰起来——原来是一个比潘安只差一点点的英俊书生在一个人苦闷之极,对月吟诗呢!

    “他就是万圭,万家的第三个儿子以及我师妹戚芳的丈夫!”本来非云烟还以为这两人要是见了面之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是没想到正见面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尤其是狄云,仿佛那个不是他的夺妻仇人似的。

    “你出来了?这些年你应该受够了吧,知道你跟我之间的差距了吧,不只是外表长相,甜言蜜语,还有文化修养、还有家世背景你哪一个比得上我。”万圭吃了一口菜,吞了一口酒之后发现了狄云,“就算当年打不过你,现如今呢,你天天被锁着琵琶骨,根本没办法练功,而我,为了有一天终于能够打到你几乎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我要做那个最终能够打赢你的万圭,这样戚师妹的心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若有若无、若即若离的。”

    “你不会以为戚师妹对你忽冷忽热是因为我吧?”狄云突然觉得这小子其实也很悲哀,因为他以为他之所以得不到戚芳的心是因为自己,不禁暗想:我多希望这是真的呀,可是谅你到死都不会知道,这其中还有一个吴坎。你以为把她从我的手里抢走就可以永远拥有她是吧,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你自以为你给我狄云带了绿帽子,哪知道你自己也立马被吴坎戴了一顶呢?

    “不是你,还有谁?你师妹这一生才有过两个男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我,不是为我,自然就是为了你了。”万圭一边继续着他那惬意的生活,一边抓起旁边的一把剑,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抽出了宝剑、刺向了狄云,“如果你这回出来是要跟我抢戚师妹的话,就做我剑下的第四十六个亡魂吧?”

    说打就打,万圭把剑挥舞的滴水不漏,剑影剑气顿生,逼得狄云只好到处躲闪,后退,直到推到一堵后墙,左脚朝后向墙上一跺,整个人得到强大的后劲支持之后废了出去,一脚将摆放在旁边的兵器架上的一把大刀踢了起来,右手拿住之后就向万圭的方向迎了上去。狄云一边打,一边退,毕竟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动过手了,当年扬名万家庄的那几招所谓的“青莲剑法”早就被自己荒废到岁月的壕沟里去了。万圭却没有咄咄逼人,只是用自己的剑压制着狄云的刀:“我记得当年我们哥几个就是败在你这几招青莲剑法之下吧,如今怎么了,功夫都还给了你师父了么?”

    就在万圭洋洋自得的时候,已经被万圭制服了的狄云突然放弃了兵刃,突袭上前,一章打在万圭的右臂上。万圭右臂一震,手中的剑脱手,而此时,狄云则抓住万圭的右臂往他后背一扭——形势立刻就反转直下,万圭一把就被撸进了狄云的怀里,感到十分屈辱的他不由得使出了“黑虎掏心”这一在武术界成名已久的招式,虽然没能指使狄云受伤,却也从狄云的怀里拿去了几样东西:一副画卷,一只陈旧的女士发簪。只不过,偶尔的得胜毕竟改变不了战斗中的全局结果——无论万圭如何挣扎最后还是被狄云牢牢抓住。

    “服不服?还打不打?”狄云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跟丁大哥学神照功的时候偷偷留意了一下他平时对头的招式,不然要我这个整整几年时间没有拾起过功夫的半袋子水平还不到处丢人现眼。

    “操你妈,你用的又不是本门的功夫,打赢我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有种你放开我,我去把我几个功夫高潮的师兄弟叫来。你要是也能打赢他们那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呢?”别看万圭手上功夫不行,嘴上功夫就不得了了,可是狄云这个人也是太迟钝了,居然没办法反驳他,见他就快真的把万圭放了,非云烟不由得气上心来:这狗日的也他妈的不长记性了:“一刀杀了这个日的吧,他可是抢了你老婆的罪魁祸首哦?”

    狄云这时已经醒悟过来了,不过还是放开了万圭:“我这次来见万圭不是来报仇的,毕竟他跟我师妹连孩子都有了,再怎么争、再怎么抢于我而言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这次来见万圭一来是要见见他是不是真像传说中那样的在乎我师妹,他若是得到我师妹而不珍惜的话,我一定会在他身上砍伤几百几千刀。二来……”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因为这时候的他正俯下身子拾起打斗期间被万圭打落下来的那根发簪。

    “这是当年我跟师妹还住在深山里的时候,我特意为师妹亲手做的发簪,可是她跟我说,这是她要跟自己最爱的人白头偕老的定情信物,要我自己保留着,只要它一天不毁坏,她跟我的承诺那就是地久天长的约定。”狄云对万圭的夺妻之恨虽然已经淡了很多,对师妹的怨恨也多了许多,可他却没有打算要把师妹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万圭的,“现在既然你已经跟她百年好合了,这发簪就送给你吧?”

    “滚一边去吧,别的男人送给我女人的东西你却叫我收藏着,你还不如一刀将老子砍死算了,老子宁死也不会接受你这种侮辱的,姓狄的,老子这辈子斗不过,大不了被你一刀杀了,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你师妹已经老子搞过好几年的残花败柳了,这样的女人你要是还想要的话那你就请便吧!”万圭这个人身上倒是豪气。

    “希望你好自为之吧,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我师妹不好的话,就不是像今天这样挨顿揍、受几下羞辱就能了结的。”狄云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慢慢地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知道你万圭要是知道你自己千方百计赚来的老婆也是个残花败柳该情何以堪呀!

    “老兄——”非云烟实在是讨厌这个妇人之仁的狄云,“你现在到底是要去哪儿?”

    “去见吴坎,我要把那只发簪送给他才行!”狄云一脸的疲惫气息,可就是不愿意停下来休息一回儿,“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一分钟也要拆开来当做几分钟使,别跟我啰嗦了,以后你会知道的。”那天晚上终究没有见到吴坎,万家庄的仆人们都说,吴坎大清早地受少夫人嘱托去办什么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不会呀,那天他捅了你几刀之后立马就走了呀,他应该立刻回来跟你戚师妹报告呀?这么久都不回来难道是担心自己会遭你戚师妹灭口吗?”非云烟这时候实在不愿意再继续拖下去,还不耐烦地问道,“男到这吴坎不知道你戚师妹真正最喜欢的人其实是他吴坎吗?”

    “还说我天真呢,你怎么比我还要天真,这时候的戚芳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呀?”狄云突然用一种特别莫名其妙的表情环顾着四周,冷冷地回复着自己另一半大脑道,“我就藏在万家庄守株待兔,从那天那个同样无耻透顶的吴坎所说的话来看,虽然他自己未必知道戚芳最中意男人其实就是他自己,可是他对戚芳有着觊觎之心则是很明显的,所以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你有时候浑浑噩噩,有时候却又眼睛雪亮,真不知道你这憨厚的样子是不是装出来!”非云烟见这个狄云有时候也很清楚,不由得心里发蒙呀:不会这家伙也是那种扮猪吃虎的吧?会不会搞到最后他才是最大的boss呀!我可要小心一点,决不能阴沟里翻了船噢!

    三天之后,同样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就在狄云快要失去耐心的最后时刻,终于有动静了,一个轻飘漫舞的身影穿过万家庄后山的假山朝外面的小庙飞去,后面一个如影随形的影子迅速跟上——一副好莱坞大片似的的追踪大戏就此上演。

    “坎哥——”

    “芳妹——”

    两个身影飞速地撞到了一起,像是干柴遇上烈火一般,先是湿吻,然后是互摸,接着互相脱起衣服来,那一幕春光似乎特别适合此刻的景色。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不要看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跟别人干柴烈火呀?”非云烟试图操控身体避开这一尴尬的场面,可是没想到狄云居然拒绝了这一要求,还很自然地说到:“现在应该感到不舒服的男人可不是我,而是那个当初被人算计着用阴谋诡计从我身边把戚师妹抢走的那个人难受吧!我现在才发现,其实他万圭比我还可怜,哈哈——”

    吴坎与戚芳缠绵之后,各自穿好衣服,就胡吹海谈起来,他们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诉说彼此的心意。

    “芳妹,你交代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那个缠着你的汉子已经被我亲手送去黄泉了,今后再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玩样挡在你我的路上了。”

    “坎哥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咱两的事情被万圭知道了如何料理呀,总不能也像干掉我师哥那样把他干掉吧?毕竟我跟他还有个孩子吗?”戚芳扑在吴坎的怀里娇美动人地诉说着自己的心事,“要是我爹戚长发也有万震山那样大的实力可以给我当靠山就好了。”

    “芳妹,对不起,其实要是我才是万震山的亲儿子就好了,那样的话你就不用受任何人的气而光明正大地跟我在一起了。不过,你放心,我吴坎也不是庸人,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会混出一片天地的。”情到深处无自理,爱到拐弯不见头——两人忍不住又是一阵亲人,才在彼此的依依不舍中各自奔回家,而吴坎的后面却被一个黑影子紧追不舍地跟了上去。

    “站住别动,你要是发出声来会比我死的惨!”从后边跟上的狄云一把止住了吴坎,点了他身上大穴之后就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力了。待到吴坎回过神来一看,不由得魂飞魄散。

    “大侠呀大神,要杀你的是你的师妹戚芳,我不过是个小喽啰听她差遣而已,你要是要报仇的话,冤有头债有主,去找你师妹戚芳和万师哥父子吧!”这个吴坎别看平时什么文韬武略样样都会,可也是一个死到临头就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祖宗十八代都可以出卖的怂货,他根本就没怎么仔细看,以为是狄云的鬼混来报仇了,只是这个人还真毒呀,因为万震山父子根本就没有参与,他却想也不想地将他们牵扯进来,看来这个吴坎不只是薄情寡性——刚跟戚芳云雨完就将她出卖,还是一只喂不饱的白眼狼——万震山父子对他那么好,他出卖起他们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来给你送一样东西。”说着狄云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那个簪子来,“这是我小师妹的簪子,是很久以前我们还没有来万家庄之前小师妹送给我的,她说这东西她只送给世界上她最爱的人的。她要你来杀我,自然是不会再爱我的了,你现在跟她关系这么好,这个簪子就送给你吧!”狄云用那种风轻云淡却不容任何人拒绝的口吻对吴坎说道。

    只见吴坎一双眼珠子一转:芳妹的东西,我本来可要可不要,可是看这种情况,如果我拒绝他的话,我恐怕就得当场横死。我好汉不吃眼前亏,暂时只能是他们能说什么我做什么了,不过老子早就把万震山父子也给牵连进去了,他多少应该还是有点忌讳的。至于芳妹嘛,这个女人也不能小觑,远比一般人聪慧,更是比男人更加狠辣,现在我跟她感情正处于热恋期他还不至于害我,可谁能保证她在新鲜感全退了之后会不会也对我下手呢?所以,我死不要紧,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死。

    “真的吗?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跟我说,我也没有留心,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该打该打!”一般人这个时候都会假装打自己几个耳光,配上几个笑脸,可是人家吴坎那可是真打,三四下耳光就打的自己面红耳赤,嘴角还流出淡淡的血迹出来。狄云正要说些什么,可是非云烟这时候却坐不住,一阵时光隧道似的穿梭之后,非烟云的灵魂脱离狄云,脱离了《连城诀》回到了自己那个灵魂修炼的地方。

    “先什么都不要说,先休息一阵子,然后到回魂崖报道一趟再回来吧!”老和尚一见到非云烟从沉迷中恢复了过来,就立马叮嘱到。而非烟云虽然只是灵魂体,可是一样能感受到辛苦,也就没怎么推搡,自己躲到自己的小房间休息去了。

    “小凡,看过如此残酷的故事有何感想呀?”第二天一大早,非云烟就飘飘荡荡地来到姚芊柔所在的回魂崖,那个听说炎帝萧炎、武祖林动跟牧尘等人都闯过之后飞升成神的地方。那个姚芊柔直截了当地就问到,“你还相信爱情吗?你若是觉得戚芳对狄云是残酷的,那么你可以忘记毕雨燕对你的至诚至信吗?”其实姚芊柔心里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小凡啊小凡,碧瑶拿命护你,你若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戚芳就动摇了对她的信念那就太不应该了。而如果相反过来,你若是因为碧瑶而觉得全天下的女人都值得你拿命去爱护,那你就是一点儿也没成长呀!

    “我不知道,我觉得金庸这个人有时候太想当然,把有些人想得理想化的好,有时候又把人绝对化的恶,我……”一向口齿伶俐的非云烟突然觉得世间有好多事情不是现阶段的自己所能理解的,即使有一天自己终于理解了,那必定是经过了很多很残忍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张小凡是谁,可是我坚信你对他的感情就绝不会像那戚芳一样。”

    “哎,小凡,这世间只要有你这样的信任,就算在让我为你魂飞魄散一次,我也是无悔的!”姚芊柔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只不过不想让你跟我一样,为爱情义无反顾,为爱人赴汤蹈火,为了回来找我,你居然放弃了与天地同寿的机会成为了一个随便哪个敌人都能像捏死蚂蚁那样容易伤害到的你!”

    “因为美好,你才去爱护珍惜的东西,那只能叫诱惑;因为残酷,你依然选择坚持的东西那才是真爱,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会因为别人对ta好才决定接受ta,很少有人面对残酷的时候没有动摇。我们其实想告诉你的,并不是现实远比想象残酷,只是想让你知道,有理想是好事,但绝不能理想化。我许诺给你的美好,不是睡一觉就可以安抚的了的平凡,而是依靠那足以勘破佛道魔三界的大智慧。”姚芊柔拂了拂自己那在微风中四处飘逸的长发,甩了甩自己的衣服,一阵铃声响起,“你还记得那年在青云门里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吗。?”

    非云烟恍恍惚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姚芊柔所说的那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就是曾经出现在他梦魇里的道玄使用诛仙剑诛杀自己却被一个叫做碧瑶的姑娘挡住了故事。

    “人在蜜罐里是长不出硬骨头的,人在歌舞升平里是看不到真相的,人若一味地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就连天上的浮云都会比他坚强。”非云烟只是呆呆地看着姚芊柔,“我依稀觉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姚姑娘,不是上次,也不是上上次,而是上辈子!”

    “我们上辈子绝对是见过的!”姚芊柔终于发现非烟云被尘封的记忆终于显示出要露出一丝缝隙的迹象的时候心里暗自欢呼雀跃,“你先回那老和尚那儿去吧,等到我下次召唤你,你再来吧?”说起来真奇妙,从回魂崖回天地人真的只花了一眨眼的功夫。

    “想再看看《连城诀》的结局吗?”非云烟一回到石庙里老和尚立刻就问道。

    “结局我都已经看了,不就是戚芳被她老公杀了,而吴坎又把万圭杀了,最后死在了万震山手里,万震山却被戚长发宰了,戚长发又被另一个人劈成了两半吗?”非云烟满是不在乎地回答道,“虽然狄云最后跟血刀老祖学到了一身本事,而且还有一个水笙陪伴他,可是他这样单纯、弱智的人早晚也是别人刀下之鬼的,活不了多久的。”

    “你好像有点瞧不起狄云似的,可是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情你可不要把眼睛瞪出来了哦!”老和尚乘非云烟手脚都停了下来,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就拿起附近的一本《连城诀》说道,“故事的解决是这样的,万圭无意中看到了吴坎怀中藏着的簪子,勃然大怒,立即怀疑妻子与吴坎有染,他首先将戚芳一刀砍死,又怀疑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也一刀砍死,自觉地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明显比自己要足智多谋的吴坎,就想要跟他老爹报告此事,好一起下手,结果却被吴坎先发制人,被杀死在自己的床上。纸里包不住火,吴坎杀万圭的事情被万震山知道了,万震山大怒,一掌打死吴坎并且将其剁成了碎片,接下来的故事剧情就是你所知道的了。”

    “什么?这班人居然会因为一个簪子而自相残杀起来?”非烟云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方,“那个簪子好像是狄云特意留下的,他一开始是想把他给万圭,可是人家不要,之后才给了吴坎。”

    “你可还记得狄云是怎么说那件发簪的呀?”老和尚慢条斯理、风轻云淡地问到。

    “他具体怎么说的我记不太清楚了,大致意思应该是:那是他师妹给他的定情信物,是要给她最爱的人的?哦,明白了,你先是故意要给万圭,知道他清高一定不会接受,但是却确保了万圭知道这件事,然后逼着吴坎收下,一旦被万圭发现的话,必定会有矛盾发生,又是为了女人的原因,最后自然发展到变成了拼命。这是一发簪杀全家呀!”

    “曾经有过的故事,二桃杀三士呀!”对于非云烟能迅速明白其中的道理老和尚还是很欣慰的,“你还觉得狄云笨吗?还有件事我告诉你,就算你不出现他狄云也不死的,因为吴坎捅他刀子的时候他是穿着刀枪不入的宝依的,你看他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样子都是假的。”

    非云烟一听,心里那个咕咚咕咚的呀!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62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