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十三章 明教初现

正文 第十三章 明教初现

    那一夜,非云烟失眠了,他从来没想过世界上的人就有如此奸诈的,那个狄云欺骗了自己的善良不说,还让自己差一点枉做小人、魂飞魄散呀 !第二天,天还没有蒙蒙亮非云烟就找到老和尚要他立马给自己看接下来的武侠,好让自己静下来不至于现在这样心慌意乱。

    “你还没有将下《连城诀》好好消化,就这样带着愤恨与不解去接受你另一本书的洗礼,会让你走火入魔、从此再也走不出自己的梦魇的!”老和尚揉了揉自己朦胧的眼睛无奈的说道,“你之所以如此火急火燎的是因为你还在为自己受愚弄而耿耿于怀吗?”

    “是啊,我长这么大以来,向来都是我欺负愚弄别人,哪有像这次这样被人玩弄于鼓掌中而不自知。我真的那么容易受骗上当吗?”非云烟狂抓自己的脑袋,恨恨地说到。

    “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这世界上有什么人敢说他自己从来没有被人诓过?这世界又有什么人从来没有诓过别人。”老和尚见天色已大亮,雄鸡都已经不知道此起彼伏地叫了几百次了,睡是没法子了,干脆披上了外套,坐了起来,跟非云烟好好地聊了起来,“你知道狄云的师傅是个怎样的人吗?”

    “那就是个卑鄙无耻下三滥的烂人,没教过非云烟一样有用的本事,最后连自己的女儿都豁出去了,此人罪大恶极,实在是该被万箭穿心而死。”非云烟一想到狄云的师傅不觉得就更觉得恨得牙痒痒的。

    “那他师妹又是个怎样的人?”老和尚不动声色地问到。

    “一个比她老子坏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贱人,是狄云一生所有悲惨命运的根源呀?”非云烟揉了揉自己的拳头,愤愤不平地说道,“他狄云倒是真不容易,身边一个待他好的人都没有。”

    “既然如此,你既然也觉得狄云生存的环境如此恶劣,那你觉得在他练成神照功跟血刀神功之前怎样才能让自己生存下去、活得稍微好一些呢?在这种环境中如果不多长几个心眼,又有什么人能够真正地生存下去呢?”老和尚见渐渐地上了正道,才循序渐进地因势利导,“当你的身边存在着大量威胁到你生存而你又没有能力与之对抗的时候,你难道不觉得韬光养晦还有必要吗?”

    “可是不应该是宁死不屈吗,大丈夫应当威武不能屈呀!”非云烟振振有词地说到。

    “那你应该也听过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这句话吗?。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只是叫别人能屈能伸,它更是一种等时机扭转强弱形势对比的必由之路哦!”老和尚拂了拂胡须说道,“我知道你还想什么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可是你看看孔孟二人哪一个成就过一方霸业,他们的美名之所以能传到今天,那是因为所有的统治者都需要一个鼓励别人为自己冲锋陷阵的工具而已。而且,你要是在读书期间留点心的话,你就会发现很多流传甚广的所谓孔孟之道其实已经不是他们的本源了,而是举着孔孟之道却是经过统治阶级篡改过的愚民政策了。”

    非云烟顿时觉得老和尚讲得特别有道理,因为他说的正是自己困惑的:“我通读中国历史,还真没有一个成就霸业的人是孔孟之道的信徒,而且就连孔子三千门徒、七十二贤中、甚至就连他们徒子徒孙都没有一个人成为一方霸主。”

    “你其实只要记住一句话就可以,世界不会因为你的仁义就会收敛多少它本性里的残忍的,而所有为了生存而非享乐所造下的罪孽都不是罪不可恕的,你又何必对狄云这个可怜人耿耿于怀呢?”老和尚的最后一句话一语惊醒梦中人,非云烟这才心安理得地休息去了。

    “想走得更远一点,就不贪图太多的一时痛快!”老和尚见非云烟终于歇息去了,而自己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就又到那堆金庸的武侠小说堆里忙碌起来。金庸这个人,对外公开的小说共有十五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们分别是《飞狐外传》(1960年)、《雪山飞狐》(1959年)、《连城诀》(1963年)、《天龙八部》(1963年)、《射雕英雄传》(1957年)、《白马啸西风》(1961年)、《鹿鼎记》(1969年)、《笑傲江湖》(1967年)、《书剑恩仇录》(1955年)、《神雕侠侣》(1959年)、《侠客行》(1965年)、《倚天屠龙记》(1961年)、《碧血剑》(1956年)《鸳鸯刀》(1961年)、《越女剑》(短篇小说)。至于他还有没有写了出来却没有公开的小说,那就不知道了。

    老和尚没有按照上面那首诗的顺序来安排非云烟的灵魂温养过程,而是按照故事所发生的历史发展顺序来安排的,其中架空历史却又很有必要单独拿出来研究研究的小说被放在了最开始的位置,而虽然是独立小说却没有多大的独立价值的小说就只能被穿插达的故事中做一个故事中套着了的故事了。

    “小凡——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叫你这个名字的话,那我就叫你云烟吧”老和尚拿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随手扔到了非云烟的身旁,“你要好好留意了,这里面有福利了,至于是什么,我们这些出家人不适合透露的太多,还是带着你最真的心跟聪明的大脑一起去自己发现吧?”

    故事的开始跟《连城诀》是一样的,都是先看了个通稿,然后才慢慢地进入其中,只是这一次再没有独立存在,而是成了故事中的主角——石破天。

    “天哥,那个叮叮当当已经知道你不是石中玉了,为何还是每天都来烦你!”就在非云烟刚进入主角的状态,就要自觉地当自己是石破天的时候,一个秀气十足、端庄大方的少女正站在离自己半米都不到地方劈头盖脸地问了下来,“干嘛不说话?你是不是变心了。从侠客岛喝完腊八粥回来之后,你就变得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你是不是喜欢上叮叮当当了,不喜欢阿秀了呢?”

    “原来她是阿秀,我还以为她才是叮叮当当呢?”非云烟(石破天)松了一口气,“终于知道她们谁是谁了,这个阿秀,自然要是再来一个那定是叮叮当当了,只不过这是要去哪儿呀?”

    “天哥,你在想什么呢,不会是那个叮叮当当吧!我可告诉你,就算你现在功成名就了——不只是武功天下第一、而且因为在侠客岛上救了那么多英雄好汉的性命而名声大噪,可是你依然只能拥有一个老婆,你要是喜欢我的话就不要再去招惹叮叮当当了,我阿秀虽然只是雪山派的一个弱质女流,可我爷爷奶奶、爸爸都是比你成名早得多得英雄好汉,二女共侍一夫的下贱事,我可是万万不会干的。”那个叫阿秀的少女说着说着就满脸通红,背对着石破天唠叨得没完没了。

    “你想到哪儿去了,丁姑娘是受了丁不三丁不四两位前辈的嘱托,邀请我去他们岛上去演习什么高深莫测的功夫,说是要是能成功绝对可以造福苍生呀!你看,自从大唐覆亡之后,天下年年征战,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有多少人家破人亡。”非云烟其实不太会安慰女生的,他仅有的经历也不过是劝了劝毕雨燕而已,只好顺着石破天的思绪说了一些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不会吧,难道这昔日的狗杂种如今的石破天竟然也是一个扮猪吃虎的?哥们真他妈倒霉,上次遇到一个腹黑男,这一次又遇到一个以天下为公的,老天你还是让我死了吧!

    “那好,你得先跟我保证,到了丁家之后你要跟那个妖女叮叮当当保持距离,即使要打交道也要在我能看到的场合跟时机。”阿秀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脾气,像个跟大人讨要糖果的孩子似的,“要是被我发现你跟她私底下勾勾搭搭的话,我就叫我爹——不,我奶奶——不,我爷爷狠狠——”其实,阿秀想说的是要是石破天跟叮叮当当再藕断丝连的话,她就叫他家里人狠狠揍他一顿,可是一想到如今功夫已经天下第一的他已经没有人能制服得了,自己不管是叫爹,叫奶奶,叫爷爷,或者叫他们带着整个雪山派一起上都未必是他对手了,越说也就越没有什么底气了。

    “阿秀,你放心,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真正对我好的,我若是辜负你,那真是良心被狗吃了,就算你还能容我,老天早晚也会收拾我这个狼心狗肺的呀?”阿秀其实知道石破天一向都不会说话的,本来没指望他能说些什么光面堂皇的大道理,可亲耳听见他居然这么说,不禁又喜又忧起来,喜的是这个挨千刀的傻小子是不是因为练成了绝世武功因而脑袋也变得灵活多变,忧的是他曾经跟叮叮当当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会不会是为了哄她开心才变得如今这样油嘴滑舌呢,他又会不会最终变得跟他的孪生兄弟石中玉那样轻佻呢?

    时间不会因为任何的不愿意而停止流淌,人生也不会因为你觉得难过就可以重来,非云烟的船是顺着水流的方向的,加上西南偏东的风吹着,两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到了丁不三丁不四所居住的小岛。丁不三丁不四倒是没有亲自出来迎接,岸边所站着的正是那个古灵精怪、好人坏人全凭一念之间姑娘——叮叮当当。只见她牵着一个跟石破天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此人正是被叮叮当当从雪山派手中劫走的石中玉)的手,在岸上手舞足蹈地叫喊着:“天哥——快一些;快一些——天哥!”

    话不多说,石破天一行很快就上了岸,这时候才出现的丁不三丁不四本想让石破天一行休息休息才行,可是叮叮当当却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天哥,我知道你现在已经神功大成了,这点舟车劳顿之苦对你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们——特别是玉哥现在却不能等了,恳求你救人就到底。”原来在上一次从雪山派手中营救石中玉的过程中,石中玉失足掉进了万毒窟,这个万毒窟呢,就是那种特别盛产毒物的地方,单独的毒物很是一般,只要稍微医治就能痊愈,可是可怕就可怕在各种毒物的毒素要是混合起来的话,像什么毒蜘蛛、毒蜈蚣、毒蜜蜂、毒蛤蟆呀,只要超过五种毒物进入体内的话,就算是华佗再生、扁鹊重生活不过一年。很不幸,石中玉也许是因为平生恶事做的太多,遭了天谴,中了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毒,靠着丁不三丁不四耗费内力艰苦的维持着,现在八个月过去,已经危在旦夕了。叮叮当当为了救她的夫君,求爹爹告奶奶,最后终于从一个源自西域的门派——摩尼教,中找到了治疗的法子。

    这个摩尼教呢,石破天是不清楚的,可是非云烟却是了解一些的,因为他当年历史考全年级第一时背的滚挂烂透的名词解释就是摩尼教。该教又作牟尼教,发源于古代波斯萨珊王朝,为公元3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Mānī)所创立,受基督教与伊朗祆教马兹达教义所影响,是一种带有诺斯底主义色彩的二元论宗教。主要教义为“二宗三际论“,崇尚光明。

    摩尼教约于六至七世纪传入我国新疆地区,复由新疆传入漠北之回纥,而盛行于该地。唐代宗大历三年(768),应回纥之请,于江淮等地建立摩尼寺。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灭佛时,摩尼教亦遭严重打击,转而成为秘密宗教,并吸收道教及民间信仰,从而改称明教。明教因相信黑暗就要过去,光明即将来临,故敢于造反,屡有起来造反之举。自北宋末年起,浙江、江西、安徽等地,皆曾发生明教造反之事。其后明教又与弥勒教、白莲社相结合,而演变成明代末年之白莲教。明教一词至清代虽已不复见于文献,但“明王”出世之说,犹流传于民间。

    “据该教的一个教徒说,他们的总部位于波斯,以圣火令为执行教主命令的指挥方式(后来这个圣火令就演变成了中土摩尼教最高命令下达的方式)。他告诉我们他们有一种能够将那些中任何毒,只要不超过一年的救活的方法。此法叫做幻阴大发——需要两对男女一起媾和,并且其中一人必须要学会传自他们摩尼教波斯总坛的无上神功,用男女体内之气将中毒者体内的各种毒素排除体外。”叮叮当当羞红着脸说道,“我本来以为我们丁家已经够邪乎的了,没想到跟摩尼教一比,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会吧,这么不知羞耻,那男女媾和之事本来就是难以启齿的事情,现在还要两对男女一起媾和,媾和的过程中还需要互换媾和对象吗?”阿秀真的是把脸埋藏在胳肢窝都还嫌不够,而要是还是单纯的石破天的话估计也会跟她差不多,只不过附在石破天灵魂上的非云烟却是一个什么都见识过了的现代人,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追求刺激的人想方设法地变换着人类最朴实的姓生活的方式,你不能说人家无耻,只是你自己能不能接受而已。

    “这就没有硬性的要求了,我想是不需要的!”即使邪性邪的像叮叮当当这样不将男女之事太当回事的姑娘、即使在那个民风最开放的大唐后期(更严格来说,即使在如今个个声讨封建礼教的今天)也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的。

    “即使是这样,你可以随便找一对男女配合你们不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找我们呀?”非云烟替石破天问出来对他两来说都很好奇的问题。

    “因为没有你,这个幻阴大法根本就没有办法实行!”叮叮当当无可奈何地说到,“因为幻阴大法所要求修炼的那个无上神功只有内力修为达到冥玄神功第九重才可以,不要说这世界上能达到这样境界的人凤毛麟角,就连会这冥玄神功的人都难以找到。”

    “那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好像也不会冥玄神功!”非云烟回答道。

    “不,你不但会冥玄神功,更是当今世界上包括摩尼教在内唯一一个将冥玄神功练到了第九重的人。”这时候丁不三抽着一咕噜烟灰郑重其事地说到,“那就是你在侠客岛上学会的那蝌蚪文书写的惊世奇功,你可知道,侠客岛上那些人原来是摩尼教传入中土后第一批培养起来的教徒。他们以赏善罚恶为名,每隔几十年都要从中原各大武林门派中要求高手赶赴侠客岛,就是要找到那个足以修炼冥玄神功的人好回总坛做教主(那时候的摩尼教还没有教主非得是女人而且还要是处女这样刻板的规定)——因为就连摩尼教的总坛都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练成,老教主一死,各个派系又都推出不了能让人信服的人物,搞得总坛四分五裂。所以最后他们决定,干脆把这个教主候选人的资历放宽,不再局限于波斯人,而是所有拥有摩尼教分支的地方的人都可以。”

    “我修炼的居然就是冥玄神功,我到今天才知道呀!”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是石破天还是非云烟了,因为他们两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的,“既然如此,那就来吧,我也是真想看看这摩尼教的这幻阴大法究竟有多邪门。阿秀,你陪我好吗?”

    “这个石中玉那么坏,他还曾经调戏我,你用得着管他死活吗?”阿秀脸一红,心里却是一乐——原来关于男女之事,他第一个就想到了我,“你们快快先找个房间吧,我收拾收拾一下就来,可不能再像我们第一次行房时候那样频出差错了。”

    “糟糕,差点耽误了大事!”非云烟只听到这儿才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人生第一次姓生活居然是在这样仓促中来临了,听刚才阿秀的语气,她的第一次已经给了石破天,而那堆向来就被江湖称为奸夫淫妇的叮叮当当跟石中玉自然是不可能忍得住的。这么一算来,自己要吃的亏就大了。老子守身如玉快二十年了,没想到今天就要这样的喂了狗呀。以后就算把雨燕姐复活过来也对她不住了,哎,这该如何是好呀?

    处女情结这个问题,难住的不只是非云烟一个人,很多女权主义者(包括某些自诩开明的男性)都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男人既希望睡越多越好的女人,还要他所睡得姑娘个个都是黄花大闺女,得了便宜还要卖乖,是虚伪,是对女性的歧视。可是实际上这个问题很是复杂,自然,那些女权主义者所说到的现象是存在的,可是那毕竟不是全部的现象,还有一些有处女情结的男人是因为自己是处男,所以自己的第一次只能跟处女结合,而这根本就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其实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是顺其自然,不怒斥那些在乎的人,也不歌功颂德那些不在乎的,只要有人不觉得吃亏,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可以接受的。

    另外,处男情结也是一样的,在古代如此,在现代更要看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阿秀已经化妆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走了进来,非云烟这个时候却在慢慢地祈祷自己赶紧脱离这段故事情节:“神啊,救救我吧,一把年纪了,还要失身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公子,小妹想在你这儿赚点零花钱花花——”又响了起来。

    “妈的,什么人这时候有他妈的跑来导弹呀,老子要不是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雨燕姐,还用得着你们这班破鞋主动上门勾引吗?老子他妈的早就直捣黄龙,去你们的鸡窝掀了你们的被子叫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可能是太着急了,他居然没有发现,一股温和的气息将他的灵魂从石破天的身体里抽了出去,等到非云烟重新定了下来,他才惊喜地发现。

    “雨燕姐,真的是你吗?”非云烟这会儿还真不是做梦,只见他的面前正站着那个他日夜思念的人儿——毕雨燕。非云烟冲了上去,一把将毕雨燕搂在怀里,反复地从头到脚地打量着这个在自己的生命中怎么都无法抹去的人儿,然后紧紧地又搂了一下——他的正个世界都已经在这儿了,他要拼命地把眼前的一切都录进眼里、塞进脑袋里、藏进心里,生怕哪怕只是一是一秒的放松眼前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我一直就在纳闷了,我为什么我死了灵魂都还可以游荡,你的却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要不是那个臭女人姚秋柔监视着我,我早就想办法从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逃出去,哪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把你找回。不要走了好吗?”

    “不会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谁也赶不走,也不会再有什么人要赶我走了!”毕雨燕同样激动地紧搂着非云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呀?”

    “我好想哭——”非云烟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放声大哭,鼻涕口水混合在一起,惊喜与惆怅在一起,感激与懊悔在一起。

    “我就是那老和尚所说的惊喜哦!可是我最想让你知道的是:姚姑娘对你有心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毕雨燕没有打扰非云烟的滔滔不绝的惊喜,只是在他恢复镇静之后才轻轻地说道,“她对你的感情一点不比我差哦。”

    “你放心,你男人不是那种经不起考验跟诱惑的,就算她姚芊柔再怎么温柔漂亮、再怎么对我对我好,我的心里始终都只会有你的。”非烟云很是果断地说。说实话,非烟云这个人长得不帅,可是却有着比很多颜值很高的男性高得多魅力,喜欢他甚至倒追他的女孩也还是有的,可是他却是那种宁缺毋滥的人,宁愿跟自己最爱的女孩平平淡淡一辈子,也不想跟太多女孩过的花花绿绿。

    “你不要走极端吗?有一天你会发现姚姑娘对你的感情跟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任何区别的。”毕雨燕见非云烟这么固执也拿他没辙,只是在心里牺牲嘀咕着:只希望有一天你恢复记忆之后不要太内疚的好呀!

    “这里暂时没有我们的事情了,我们要不要也——”风雨过后是彩虹,风声鹤唳之后则是一时的忘乎所以:在那些爱的轰轰烈烈、爱的生生死死的年代里,谁的心才是世界上最一成不变的呢?官话套话地回答是:时间会告诉你,而你要的答案则是在那个在轮回里都不忘记守候你的那个TA了。

    故事里,一片春光,故事外也是一片酣畅淋漓,只是谁都分不清了到底谁是故事,谁是故事外——

    半个时辰之后,该落下的帷幕终究还是落下了,不只是非云烟跟毕雨燕,还有叮叮当当跟石中玉、阿秀跟石破天都结束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先醒来的是阿秀,接着是叮叮当当跟石破天,而武功耐力都数一数二的石破天反而还处在昏迷之中。只见他脸上着了火似的,忽而红扑扑、忽而忽冷忽热,真个身子都在冒烟,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就要爆炸似的。

    “天哥——天哥——”叮叮当当跟阿秀都不断在昏迷的石破天耳旁呼喊着。

    “要是为了救玉哥害死了天哥的话,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呀?”喜欢男人的些许小坏可能是天下所有女人的通病,可是只要日子一久她早晚还是会回头是岸的,只是可惜没有人有义务在原地等你。叮叮当当对石中玉的感情就是这样,入世未深之前的叮叮当当曾经就被石中玉的花言巧语哄得一愣一愣,可是跟他日子一相处久了,才发现自己也只是一个需要能给她安全感的小女人,一对比石破天带给自己的稳重、踏实,就隐隐有点后悔。

    而阿秀就不一样了,她至始至终都是全身心地喜欢着石破天,喜欢他的侠义心肠,喜欢他赤子般的心灵、甚至喜欢他在即面前的呆头呆脑,所以她所关心就只有石破天的生命而已。

    “云烟,你觉得这个石破天怎么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呀,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毕雨燕轻灵地飘荡在非云烟身后、左右,始终不离开他超过一米。她不是那种失身于哪个男人就对哪个男人死心塌地的女人,她属于那种只有心献给了他才会失身于他的女人。这时候,对于毕雨燕来说,她的生命的全部都已经在她的眼前了。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能肯定一件事:这位壮得跟头牛似的哥们也不会虚到连擎天一柱都承受不住呀?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她修炼的神功在作怪。”非云烟一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我看那从侠客岛上流传下来的冥玄神功可能是不完整的,在这儿估计是受了什么的激发才酿成现状吧,应该不会有大麻烦的!”

    “云烟,这次你错了,大麻烦来了,那石破天好像咽气了!”被非云烟那么一逗,毕雨燕本来是想开口大笑,可看到石破天身子一抖,脸上的红色全部褪去,两脚一蹬,整个人都暗了下去,就估计他已经断气了。

    “天哥——天哥——”就在离石破天尸体最近的阿秀要大声哭喊出来的时候,一个黑影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抢在阿秀要摇曳石破天尸体之前一把将她拦住并推到了一遍,并用生硬的中土话说道:“敢碰我教中土分支教主身体者杀无赦。”紧接着,一群西域打扮的怪人陆陆续续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将叮叮当当、阿秀以及丁不三丁不四等人拦截在外。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告诉我幻阴大法的,他们就是那群从西域来中土寻找教主候选人的。”叮叮当挡大声嚷嚷道。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181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