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十九章 大厦将倾

正文 第十九章 大厦将倾

    “你……你好得很呀!”宋江自觉自己对大辽大宋都是有感情的,他希望他们都好,也愿意为了双方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可是却接连遇到明明自己曾经为他立下过大功、可依然会因为不愿意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惨遭其阴谋诡计的耶律洪基、接着又遇到这个道貌岸然、连为他出主意以避免国破家亡的人的便宜都要占,实在是天生的的亡国败家之人呀,“在下好心为你们大宋着想,为你们赵家的天下生死存亡出主意,你却要非礼我的妻子,你的孔孟圣贤难道教你的全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吗?”

    “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嘛,大辽现在日薄西山,不要说抵挡不住女真人的进攻,就算没有女真人,我大宋只要出兵几十万,灭它也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现在我大宋跟女真人结盟,南北夹击你们辽狗,你们岂有不灭亡的可能。如今你见到大辽腹背受敌,来跟我说什么共同抗金,还不是要迷惑我大宋,好让你们辽狗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你以为朕喜欢风月,真的就只会风月吗?”宋江知道,这一波大道理以徽宗那点道行是不可能想到的,准又是那个狼子野心的童贯说给他听得,“我本来大可不必理会你,更狠一点的话直接就派遣千军万马来拿你了,可是你千错万错,唯一没有错的就是身边有了个好姑娘师师。”

    “师师现在在哪儿,你把她怎么样了?”这时候依旧归附在宋江身上的非云烟让宋江暂时不要再理什么国家大事了,先找到李师师再说,“你是乘我们呼呼大睡的时候来干的好事吧?”

    “师师现在很安全,睡得特别香——朕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位睡觉睡得那样天翻地覆的姑娘。而且,别的事情也许朕可能会骗骗你,可是至少有一件事朕从来都会骗任何人的——那就是朕从来不对女子用强,朕的三宫六院中没有一个不是自愿跟朕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是宋徽宗就算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学不会半点的,但是卖卖风骚,勾引几个良家妇女这种延续他赵家万年基业的大事,他可以说是无师自通呀,“除非师师姑娘自愿伺候朕,朕绝对不会对她用强。”

    萧峰气的肺都快炸了,想立马一张劈了宋徽宗这个狗日的,那些随行而来的人员立马挡在了宋徽宗之前,本来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宋江的对手的,只是宋徽宗来的时间特别特殊——正好赶上了宋江一天当中最困乏的时候,没等宋江使出劲来,就一阵恍惚,摔倒在了地上,十几个大汉冲上前去你抱他的脚、我按住他的腿,又在他几十处穴道上了点了下去。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瞧不起我们汉人的哲学智慧,现在终于吃到苦头了吧?”宋徽宗慢慢地走上前,踹了他一脚,“南院大王?那个拥有麒麟卫的南院大王,也不过如此吗?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动摇我打算联金伐辽的战略决策,还是童爱卿说的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以为国家之间的攻伐会跟你们江湖上的决斗一样嘛,如果不乘现在辽狗势弱要了他们的命的话,朕如何对得起受尽辽狗欺辱的赵氏祖宗呀,如何对得起这样一个能让我大宋扬眉吐气的机会呢?”

    “陛下,要怎么处置这个萧峰,直接杀了他吗?”一个彪形大汉抱着拳头、俯下身子卑躬屈膝地问到,“要不要直接杀了他?要不是我们这几个月的细作暗中观察到他们两人到时到点就会昏睡的毛病,那个姑娘不可能被我们这样悄无声息地带走,以此人的功力,除非用大炮轰击,不然就算整个禁军一起上也未必能制服得了他。”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非云烟还以为是李师师姑娘移情别恋,出卖了宋江,这一下子才总算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古今中外早已有之的间谍工作的成过呀。

    “直接杀了倒是省事,可是朕还需要利用他的小命迫使李师师姑娘就范呢,而且听说他还是大理国皇帝段誉的结拜兄弟呢,这个时候不狠敲他一笔,子孙后代都会怪我毫无谋略呢?可是他武功实在是太高,一不留意被他跑出来的话,真可就要倒大霉了,叫童贯想办法废了他的武功!”宋徽宗越看越觉得这个比自己丑、比自己粗犷粗略、还没有自己有学问的宋江实在是没有自己好,又接着踹了踹宋江的身体几下,“师师姑娘以后会感激我的,跟这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在一起,一辈子都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呀!”

    这时候又上来几个彪形大汉,拿手的拿手,抬脚的抬脚,一溜烟的功夫,抬起松江就走。

    “怎么办?怎么办?这种情况下我要是再不出手,这个萧峰跟阿朱可就要被那个卑鄙无耻的宋徽宗害惨了,可是我还没有获得插手他们之间纷争的能力呀?”就在非云烟焦头烂额的时候,电光一闪,一个早就印在非云烟心里最深处的倩影出现了:是她,是那个阳光又灿烂的毕雨燕——非云烟冲了上去,一把把毕雨燕搂紧了怀里,“雨燕姐,你终于出现了,我真纳闷你怎么会这么久没有出现,是不是又在为我准备惊喜呢?”

    “bingo,你猜对了,我这次出现就是来告诉你一些能让你欢呼雀跃的事。”毕雨燕等非云烟消停下来,才给他整了整仪容,然后神秘地说,“你的那个姚芊柔姑娘告诉我,由于你在灵魂温养过程中出色的表现,你现在还不能直接改变故事,但是已经具备了一些传达你的意志的能力,至于凭借你的意志能不能改变既有故事的结局,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只要有这些能力就已经够了!”非云烟这次时候才发现原来在某些时候,一丁点大的能力都有可能成为左右大局的蝴蝶效应,因为他听到宋徽宗说是要将宋江交给童贯(也是就是慕容复废黜武功——只要童贯真是慕容复,只要他还是那个为了个野心依旧能不折手段的那个慕容复就行了。那一天晚上,非云烟破例没有跟分开这么久的毕雨燕翻云覆雨,因为他一直在组织着能打动童贯的一些语言。

    “哈哈——哈哈——以前都是北乔峰、南慕容,我慕容复被你压制了这么多年,终于也看到你像一条死狗一样的趟在我面前了吧!你羞辱我、你的兄弟也羞辱我,今天终于遭了现世报了吧?”北宋的大牢跟别的地方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多了许多阴冷、阴戾而已,“我忍辱负重地在那个昏君手下干了这么多年,看来就是要能得到回报的时候了,你就是那个昏君回馈我的第一份大礼,看我不把你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老子就当你的儿子。哈——”

    “看来,你这龟儿子是要当定了!”非云烟要的就是此时此刻,要的就是张牙舞爪的童贯本来的面目,“我若是将你此时此刻的言论转达给你为之服务了许久的主子的话,你不只是要计划鸡飞蛋打,很有可能还会很快地身首异处哦!”

    “哪里来的狂人,居然敢在你童贯爷爷面前放肆,不怕杀头吗?”童贯有点色厉内荏地说到,“你要说就说,不要以为这就可以威胁我了,一来你没有任何的证据,我自己自然不会笨到自己承认的;而且就算你有证据,在这个宋徽宗面前,我依然可以指鹿为马、将黑的说成白的,将白的打成黑的。”

    “笑话,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害怕什么砍头呀!”非云烟嗖的一声出现在童贯的脑海里,“况且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在那个很快就要——”非云烟本来是想说,他很快就要成为亡国败家之人了,可是一想如果他知道宋徽宗就快亡国了,那就会对他少了一些忌惮,拿自己接下来的危言耸听很有可能就不会见效了,就模棱两可地敷衍到,“很快就可能人神共愤了的皇帝老儿面前说一句话的,你看那个宋江就是这样的下场,还有有人敢在他面前说真话的吗?”

    “这也不能全怪他哦,这个宋徽宗本来是决定接受宋江的意见的,连我都阻止不了。结果我只是说,如果让宋江成为大宋功臣的话,他以后会不会仗着自己的武功高就变得飞扬跋扈,最重要的是,如果宋江是大宋的功臣的话,他宋徽宗有还有何脸面去争抢李师师呢?而且宋江的主张未必就是对的,还存在很大的风险漏洞——如果女真人独自灭了大辽,会不会因为大宋不肯出兵助他,反而给了女真人对我大宋用兵的借口呢?你一定会说,如果只是女真人进攻辽狗,辽狗没有后顾之忧的话必能全身心对抗女真人,那你就可错了,因为无论我大宋对不对辽狗用兵,辽狗都不会真的相信我大宋不会乘机落井下石,一定会防着我们的,也就是一定也会是一心二用的。”

    听了童贯的分析,非云烟自己差点都信了,因为他所说的话并不都是无中生有,有一些还是人之常情的:大燕国的子孙后代果然并非个个都是饭桶,就他这口才,就他这思维,恐怕真能指鹿为马:“你虽然胡弄得了别人,可是却糊弄得了自己吗?你有没有有考虑到:万一宋徽宗受祖宗保佑,真的在不致使大宋元气大伤的情况下灭了辽狗,而金狗居然最后守信不乘机攻打大宋,从就此天下太平,你还有什么机会恢复大燕呢?光靠喊么?”

    “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因为女真人早跟我有约定了,骗大宋袭扰辽狗后方,使得辽狗不能一心一意抵抗,顺便摸清楚大宋军队的战斗力,为灭了之后继续南下做准备。等他们攻打大宋的时候,我就可以借金兵或者自己组建一支军队光复我大燕。”童贯不只是嘴里振振有词,眼光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可是你要知道,既然你可以愚弄宋徽宗,人家大辽就可以同样的糊弄你,不要以为宁教我负天下人,也不能叫天下人负我——只是你一个的想法哦!”虽然童贯的话越说越犀利,可是非云烟渐渐地发现其中最不堪一击的地方,“一个连大宋、大辽都抵抗不了的势力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被你玩在股掌里呢?他要利用你,自然是再大的控投支票都敢开给你,可是等到他们达到目的之后,该翻脸的时候还是不会客气的。恕我直言,你似乎还没有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哦!”

    童贯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似乎这才发现他自己的确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可是自己的计划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开弓没有回头箭,不可能机会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才退缩了。

    “其实,你只要再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为自己留下一点退路了。”非云烟成热打铁,要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成,“你只要不废掉宋江的武功,让他日后成为威胁宋徽宗的一股力量,你就在大宋还有存在的不要,真遇到最坏的情况,凭着你对宋江的一份恩义,他日后不会不回报你的。而且借助他你还可以减少大理段氏对你的仇恨,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听完这些话,童贯只是静静地呆在那个地方拼命思索,却毫无头绪,最后一跺脚:“好,听你的,看来自古以来成大事者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那就是要想走得远,就不要贪图太多的一时痛快。”

    这边非云烟刚搞定童贯,就随着毕雨燕去探看李师师了。

    “出去,滚出去,叫你们那忘恩负义的狗皇帝把这些金银珠宝、美食宝珍统统拿走,姑娘我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些庸脂俗粉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一觉醒来,找不到宋江不说,可还发现身边多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仆们,李师师心里那个惊慌失措呀,以至于就这样又大又闹过了七八天。这些天中,宋徽宗倒是来了好几次,可每次都被李师师从老远的地方砸过来的东西吓得退避三舍,“老娘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就算是要跟天底下最丑、最老、最傻的男人媾和,也绝不会让你这个良心大大的坏的人面兽心的老儿碰我一根毫毛的。”

    一开始,习惯了女人们前呼后拥的宋徽宗可能一开始是觉得如此不识抬举的女人有点新鲜感,他自负自己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一心想通过自身的魅力征服李师师,所以一开始没有对她上一些手段,甚至都没有拿宋江的性命来威胁李师师。可是时间一长,男人的那种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最好的那种耐心被消磨殆尽了。

    “李姑娘,你若是在拒绝跟我见面的话,我可就没有机会把你宋江宋大哥的消息转告给你了。”宋徽宗就算是再怎么想在李师师面前装的斯文、大度和绅士一点,三四个月之后这种念头就算是想一想都不会超过几秒钟了。

    李师师果然没有再像往日那么泼辣,任由宋徽宗闲庭迈步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不,是位于宫中的牢笼。宋徽宗呢,见只一句话就把李师师搞定,又气又妒:气的是自己为什么那么迂腐,这么有用的招为何不一上来就用,妒的是到底在她心目中,那个化名宋江的萧峰萧大侠才是最爱的呀——我把你捧到天上,用世间最温暖的骄阳都融化不了你的心吗?

    “说吧,你在宋大哥身上一定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计量吧,他一身武艺岂是你这种泛泛之辈能制服的了得。你拿我的生命威胁他了吧?”李师师被关在宫里已经几个月了,进去受阻,不得已就着房间里的准备:一把古筝跟两把古琴,弹奏着从姑苏慕容家学来的那些旋律打发着时光,此时就算是宋徽宗进来了,她也没有起身行礼,而是忘我地弹奏着《高山流水》。

    “妙曲,妙曲,李姑娘这首《高山流水》把伯牙久后终于得一知音钟子期的那种欣喜之情弹奏的淋漓尽致呀——你可知道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不是没有人陪伴,乃是鸿鹄之志没人懂、绝世容颜无人看、至情至性之人无人爱呀?”宋徽宗一点都不知道客气,进了李师师的房间叫上几个奴婢伺候着自酌自饮起来。

    “你既然听得懂我曲终之一,怎么还能如此没心没肝地折磨我呢?”李师师双手乍停,从如此如醉的状态中摇晃着脑袋醒了过来,“你若是至情至性之人,就不该干这种无情无义之事。好歹你还是堂堂大宋皇帝。”

    “你也知道我是堂堂大宋皇帝呀,那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决绝呢?你那个宋大哥现在已经武功全废,连个普通的士兵都打不过了,又怎么能够再次闯进朕千军万马包围的皇宫里来呢?这会他连自己都救不了了,还有可能把你带出去吗?”宋徽宗见李师师待自己始终不卑不亢、不冷不热的心里不由得一股气来,“你若是真要逼得朕没法子,朕就叫人赏他一壶毒酒。”他以为李师师会因此软下来,至少可以对自己说几句软化。

    “你既然懂《高山流水》,就该了解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吧,钟子期死而伯牙断琴弦,宋大哥要是死了我自然作陪,况且我跟他二人本来就已经死过一回了,再死一次又有何妨呢?”其实李师师,不,是阿朱姑娘这个人,其实没读过多少书,尤其是那些贞洁烈女的故事,所以其实是受礼教影响非常少的姑娘,而她的心之所以如此刚烈,完全是出于她对这份爱情的执著——只有真爱着,才不会只是真爱过。

    “你若是真要这样冥王不灵的话,朕也不会成全你贞洁烈女名的,朕要将你卖进青楼里去,然你天天干着皮肉生意,若是要自杀,朕就将你的宋江五马分尸。”宋徽宗有点恼羞成怒,狠话说了一大箩筐。

    “那又如何,我李某人从来不是想做什么贞洁烈女,此生只要不是跟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皇帝老儿在一起,即使最后不能宋大哥在一起,跟天下其他任何男人在一起都没区别。你把我卖进窑子里,我天天有机会跟不同的男人睡觉,岂不是女皇得待遇?我还得对你感恩戴德呢!”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千万不得罪爱的执着的人,因为你不可能让一颗已经绝望的心害怕上绝路。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宋徽宗被他这种惊世骇俗的言论震惊了,忽然觉得始终无法得到这个女人也许是一件好事,在她还没有做出那些惊世骇俗之事来之前。

    “没想到,在那个封建牢笼刚刚筑起篱笆的时候,就有了如此不为世俗所牢狱的勇敢呀!”非云烟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要不是灵魂体的话,一定会手脚并用地鼓掌表示赞成:自民国以来,为女性权益奔走相告的人络绎不绝,口诛笔伐封建余孽到如今这个新时代了还前赴后继,可是主张一个好女性也不应该回避那些最龌龊想法的倒是少见,“我告诉你,要是我是一个作家的话,笔下的女性绝对不是千篇一律,也不会是那种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女人。”

    “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女不惧爆,奈何以爆惧之,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毕雨燕这时候了其实就有点心不在焉了,因为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大概能跟这阿朱相提并论的只有赵敏了吧!为了爱情,为了自己心中对爱情的信仰,她不只是水里来、火里去,就连被人毁了自己的信仰都怡然不惧,我能做到吗?我能为了他背起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父亲吗……

    而另一边,宋江自从清醒以后,发现自己功力被限制了无法发挥出本来的威力之后,本来是想一死了之的,可是非云烟用韩信受胯下之辱等乱七八糟的历史故事安慰他。

    “凡事打过架的就没有没被揍过的,凡当今的大豪杰们就没有一直一帆风顺的。”非云烟有时候自己都需要别人安慰,现在安慰起别人来就知道其中的难度了。

    “可是我萧某人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呀?”宋江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刺青,深以为这是奇耻大辱,要么自杀,要么现在就去跟宋徽宗拼命,“就算是搭上我的性命我也定要那老头儿好看。”

    非云烟觉得这个宋江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刚烈,不懂得能屈能伸,不禁自己也有点气了,“抛开政治立场不说哦,你当年要是肯低下头、就算是应付你也多给那个康敏几个笑脸、几句恭维的话的话,她后来也就不会那么恨你,你的人生也就不会如此艰难了呀?你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的吗?”

    “你说康敏?那你可就不知道我萧某人的脾气了吧——先不说兄弟妻、不可欺,我萧某人必须得做出表率,要那些因为我马大元兄弟的媳妇漂亮而心存觊觎之心的人们看看,就连我这个丐帮帮主都主动避嫌,那些蝇营狗苟的龌龊当然也得被抛之脑后,其他人请自觉靠边站。还有那时候,有消息说大辽就要兴兵犯宋,我有的是大事要事要处理,拿来那多时间关注那些无所事事的妇人,不瞒你说,要不是马大元带我回他家几次,不然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叫康敏的女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我不知道她是大辽南院大王下属的麒麟卫的话,我根本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小心眼的女人呀?”

    “就算你其他的事情说得都有道理的话,如果你死了,就没有人给你的李师师做后盾了,要是李师师不从了宋徽宗的话,她会立刻被杀头的,你愿意看到她被宋徽宗糟蹋呢,还是身首异处呢?”非云烟知道这句话一定管用,因为他知道这绝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很可能接下来就要发生的事情,“你可知道李姑娘不仅是这世界上的第一奇女子,也是对你用情最深的哦!”

    还好这一次终于一切如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在童贯毫无同样的折腾一番,加上宋江一番装腔作势的表演之后,宋徽宗做出了“对他自己最有利的安排”:

    宋江被大理国皇帝段誉用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换了过去——当然童贯成功地欺骗了宋徽宗,说是废了他的武功,其实宋江只是服用了一些能叫人酸软的药物而已(可是由于童贯为了自己的复国计划,是不可能让宋江伤害到宋徽宗的,所以结果就是他既没有听宋徽宗的废掉宋江的武功,也没有彻底揭开宋江身上的穴道跟服用的软筋散,所以宋江只能选择先去大理而不是直接去救李师师),而童贯从此也没有了大理段氏的追杀、而且在大宋的权势更加稳固——段誉很是感激童贯——慕容复对自己义兄的手下留情,在顺利交换到宋江之后就承诺:大理段氏跟姑苏慕容氏从此一笔勾销。

    而宋徽宗对李师师的安排就更加耐人寻味了,不知道他是舍不得李师师被其他男人糟蹋呢,还是真的不想看到李师师“享受到”那天天换男人、夜夜笙箫的那般传奇似的生活呢,他居然把李师师发配到东京的一家青楼,而且通过圣旨宣告:李师师在青楼期间只能卖艺不卖身,要是有那个不长眼的敢毁坏李师师的清白,全家男性全部处斩,女性一律卖到青楼里,而且刨你祖宗十八代的坟——这一条律令,真是宋江悬着半颗心去了大理,而不是直接跟他老赵家拼了:他对这个情况下的李师师那是又放心又心疼的呀,但是一想到自己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打回来,也就只好耿耿于怀地去了大理。

    而这个时候,大宋王朝终于对大辽是战是和做出了他的决定:宣和四年四月,宋徽宗命童贯以河北河东宣抚使勒兵十万巡边。童贯到了河间府分军,10万大军分为东、西两路军。以雄州和广信军为东西路军的防区。五月二十五日,前军统制杨可世听说燕人早就准备迎接王师的到来,若王师入境,必箪食壶浆以迎。于是率领轻骑数千,直欲取之。至兰沟甸被辽国宗室耶律大石所掩杀,大败而还。二十九日,西路辛兴宗驻军范村,和辽军展开激战,前军王渊中枪几乎堕马,辛兴宗遣中部将杨可世援之,又亲出军门以上将节钺督战。但是仍然无法挽回失败,最后宋军退回雄州,童贯伐辽以失败告终。

    此战的结果对于北宋王朝是致命的一击:第一,道义上的损失虽然不大,可是也给了宋金联盟灭辽之后金人一反面的启示:既然你大宋有不仁在先,以后我大金也就可以不义在后了,既然你可以不顾道义偷袭没落的辽人,日后我大金偷你的时候也不过是依样画葫芦——你死的再怨也怨不得别人了。第二,士气上的打击,以10大军,偷袭,还是已经没落的大辽,而且还竟然失败了,你这得有多无能呀,将士们以后还有没有信心打仗,还有没有信心跟着你打仗呀,北宋的军队从此更加不堪一击,要不然怎么连后来的梁山起义、方腊起义都花了那么久才搞定(各种真相待后文详解)。第三,北宋终于亲手为女真人扫除了自己北方的屏障,唇亡齿寒的危机依旧没有能引起赵宋统治者的足够注意,直接面临刚刚兴起的极其好战的女真骑兵的冰封,靖康之役的大伙由此留下了伏笔。第四,亲手暴露了北宋军队战斗力低下的这一严重现实,从此女真人不仅有了侵略北宋的心思,更重要的是壮了它南下伐宋的胆子。

    尽管萧峰曾经努力过,他依旧没能改变历史注定的结局,北宋这个地方政府嘛,不是天怒人怨,老天非要它灭亡,实在是因为他自己不争气呀——靖康之耻终于发生了。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2238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