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科幻小说 > 行起江湖坐骑江山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弑君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弑君

    “你又是什么人,敢管咱们的事,活着不耐烦了吗?”等到那群金兵调整好仪态、整饬完军纪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我们能算什么人?严格地来说我应该是一个亡国的臣民吧!”李师师刚要回答,燕青却抢先把对方怼了回去,“我们现在只想回家,别的事情我们不管,而且管不了,各位请便。”这句话倒是一句大实话,因为押解北宋俘虏的金兵浩浩荡荡,从街头到巷尾,你根本看不到尽头。

    就在这个时候,宋徽宗却心生了歹念:我圈进了她那么多年,好说歹说地哄着她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她此时如此灿烂的笑容,看来她的心一直都在那个该死的宋江身上,如今落魄了跑来给我打抱不平,是可怜我,讥笑我,还是那我出口气呢?今天要是没遇见你也就罢了,遇到了又怎么会放过你呢?朕余生注定是要在屈辱中度过了,却又没有去死的勇气,如果有了你的陪伴,余下的日子也许就不那么难熬了吧!

    “她其实也是朕的妃子,朕圈养在“德薄道浅”里的老情人,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朕的那些妃子大臣吗?问问他们朕是不是常常在日理万机之闲往“德薄道浅”跑,问问他们朕是不是常常在跟她们缠绵的时候喊着一个叫做“师师”的名字!”宋徽宗这一句话起了很大的效果,那些被俘的文武大臣们很多上前符合,只不过也有些人漏出的全是鄙视、不屑的眼光,但是改变不了大局,因为很快就有几百金兵围了上来将燕青与李师师团团围住。

    “快快,拿下他们,好险,要不是这昏君我们以后可能会受到大将军他们的责难的,其他的罪不用说,光一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就够我们喝一壶的,快把他们抓起来一起送到将军账下领功去。不过这该死的妞到说出了一句真话,这狗日子徽宗的媳妇们个个貌美如花,你们心动也是人之长情,可是如果不想身首异处、甚至族灭的话,就把你那蠢蠢欲动的活儿憋住了,不许任何人再打这些女人的主意。”一个威风凌凌的大汉骑着骏马来回地穿梭,不停地将自己的命令传递了下去——果然,再没有金兵敢动手动脚了。

    “师师姐,你快跑,小弟就算豁出小命也要护你周全。”燕青这个人嘛,潜入潜出是一把好手,可是要光明正大而不使用任何小伎俩地跟别人对决的话就不信了。再说,这次围攻他的不是几个而是几百个,不是弱不禁风的北宋、辽朝的军队而是刚刚兴起的女真人的野战骑兵呀!所以故事的结局是,李师师被抓住了,而燕青受了不轻的伤之后逃出了包围圈。

    “叫萧大哥忘了阿朱,再找一位如花似玉的娘子过日子吧!细想想来看,我跟萧大哥虽然情投意合,可是偏偏是注定的有缘无分:当我们刚刚对彼此有了托付终生的想法之后,我被萧大哥亲手打死,靠着《龟堃大法》还阳后想跟萧大哥再续情缘,却因为落下了嗜睡的毛病,即使萧大哥武功盖世都无法摆脱昏君宋徽宗的桎梏,活生生地分别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苦尽甘来、守的云开看月明了,我又被自己愚昧的善良害的落入了女真人手里,叫萧大哥以后小心点,小心这个世道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蝇营狗苟,我也不想再每天只有4个时辰的日子里继续苟延残喘了。”说着,只见李师师浑身都在泄气,那能逆天改命的龟堃之气带走了江山美人,也伴随着一个朝代灭亡的脉络,最后李师师真个身体都变成细小颗粒,散布在这人人贪恋的尘世之上,化为漫天灿若繁星。

    “大哥,是小弟无能,小弟没有能阻止师师姐自己放弃了自己,没能将师师姐安好无缺地带回来,请大哥重重的责罚,小弟绝不会有怨言。”燕青是失魂落魄又加狼狈不堪地回到梁山的,他本来是想陪着李师师一起去算了,可是他又担心没人给宋江报个消息,好叫他日后为李师师报仇。

    宋江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滴泪也没有流,只是轻轻地扶起了燕青:“这事情本来就跟你没有关系,你武功还没有好到那种闯荡千军万马之间的地步,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要做到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就够了,你也就不必要再自责了。”

    非云烟看到此时此刻的宋江没有他所想想中的那么暴怒,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心里往往有所不安——根据他非云烟研究出来的经验——那些面对突发事件越是冷静得出奇的其实心里谋划的实际行动就越疯狂。此时的非云烟特别想问一问梁山将会有怎样的行动,可是看到宋江那表面上看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其实早就有点哀默大于死的心境,任何人一看就都不会再问任何对他来说有点残忍的事情。

    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整个梁山都已经睡下去之后,唯一还有光亮的地方只剩下了宋江的房间了。他在擦拭什么东西,擦了一遍又一遍,越擦越用劲,越用劲速度越快,直到大拇指上被擦伤地流血才停了下来,原来是一只掏空了竹子之后均匀地挖了几个孔之后的简单的笛子。然后他又像疯了死的,把放自己床上的女子衣物整理好再弄乱,弄乱了以后又小心整理,反反复复地弄,只弄到又到了他必然会睡着的时间点,至少4个时辰之后才可能醒来,中途你无论对他做什么他也醒不来——就因为这个死后复生的臭毛病,没有值得绝对信赖的住手,纵然武功盖世,宋江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地风里来雨里去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非云烟看到此情景不由得有感而发,握着毕雨燕的手也变得柔情一片,“虽然你我都死了,都只是孤魂野鬼,可是你在身边、在你身边多好!”

    “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吧!”毕雨燕也觉得此刻的宋江那还有什么大英雄大豪杰的风范,他只是一个失去了深爱的妻子的孤魂野鬼,此刻的人间比鸿毛还轻。毕雨燕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因为作文竞赛失利就流泪的少年,想到那个被自己的死打击得支离破碎的非云烟,没错你在身边,在你身边都是时上最幸福的事情。

    “你是不是很担心宋江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呀?”毕雨燕发现非云烟此时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宋江问到。

    “不是!”非云烟收回自己投向宋江的目光,转而看了看毕雨燕几眼,然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用双手顶在旁边的桌子上托着自己的双腮说道,“宋江——萧峰这个人,占了便宜要内疚很多天、吃了亏自己认了,无论在任何极端情况下他都不会将自己的事情转嫁到别人头上的。”

    “哪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呀?”毕雨燕更加有点不解了。

    “对别人不够狠的人往往对自己残忍,所以我虽然不担心他会怎么折腾别人,但是我担心他会对自己干出什么事情来,比如他也像李师师一样将全身仅剩、很快就能完全转化为自己内力的龟堃气息散掉呀!”非云烟见毕雨燕穷根就底,只好什么都不瞒她了。“雨燕姐,你说阿朱这样的美女怎么会看得上萧峰这样大智大勇却不解风情的男人并且对他矢志不渝呀。”

    “当然是垂涎他美色了,难不成你觉得阿朱是因为欣赏萧峰的才华吗?”毕雨燕一开口就让非云烟差点笑喷了,毕雨燕却很不以为然,“你懂个屁呀,有姿色的男人就是像宋江一样:身体魁梧健壮、打架能力强、持久坚挺不草草收场而且还从不吃着碗里的惦记锅里的。”

    “还别说,你的这一理论还是有一点道理的哦!”非云烟笑得肚子都痛了,不过看到毕雨燕一脸严肃的样子,又不好一直笑下去,“算了,至于男色、女色的问题我是不太懂,但我想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择善而从之就行了,没必要把我喷的一无是处甚至是伤痕累累得了吧?”

    “那就言归正传,你打算传一些怎么样的念头到这个如今已经日暮西山的宋大统领的脑子里呀?”说实话,曾经经历过这样悲惨的经历的毕雨燕深深地地知道,人在那一刻是如何的绝望——除非李师师又再一次复活,不然谁都拯救不了那颗已经濒临灭绝的心了。

    “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能让人从绝望中走出来,一种就是爱的力量,他失去了什么你就补偿他什么——这种方法有时候会遭受到现实的可能性,向宋江这样的你就不可能再给他找一个一模一样的李师师来。还有一种力量就是仇恨的力量,鼓励甚至怂恿他去复仇,或可以给他生存下去的勇气——只是有一个问题,他会不会因此从此走上了极端的道路上或者报了仇以后再怎么办,就是无法控制的了。如果我的这个方法管用的话,我所解脱的就是两个人的痛苦了!”非云烟说着这话的的时候自己本人早就悄悄地潜入了他的梦里。

    “师师——阿朱,你在哪里,你怎么那么傻,那么轻易地就放弃自己,你要是还活着的话我还是有机会能救你呀,就算你真的被女真人侵犯,只要你的心还是向着我的,我不会介意的,你怎么那么傻直接就自杀了呢?”宋江自己是不觉得自己在做梦,他只是不断地在那儿嘀嘀咕咕。

    “傻瓜的是你自己才对吧!你这还看不出这是因为阿朱对你用情至深吗?这个世界上她是不会让任何其他的男人碰她的。他如此待你,你却只会躲到这个地方自怨自艾,你对得起阿朱姑娘对你的深情厚谊吗?”其实非云烟已经在松江的脑海中已经不止出现一次了,所以对他的闯入没什么惊讶之情,“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躲起来哭,而是振作起来去找那个罪魁祸首宋徽宗报仇雪恨,杀了他,阿朱姑娘在天之灵就会安息了!”

    “可是他已经被女真人抓去了,早晚都会一命呜呼的,我何必多此一举呢?”宋江精神一震,但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有萎靡下去了,“况且,我那臭毛病还在,就算我不怕死地去报仇,可是最后也只能白死呀?”

    “笨蛋,你宋江现在可不是什么孤家寡人吧,你有段誉、虚竹兄弟不说,你还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呢!再说你又不是去攻城略地,你只是要潜进去,暗杀几个人而已,你现在梁山上的兄弟互相照应着,保证你睡觉时候的安全绰绰有余。”非云烟的几句话一语惊心梦中人,有了主心骨的宋江渐渐开朗起来:“反正我们现在既不属于大宋了,也还没有投降金贼,我们就是这期间的一支独立的力量,干自己快活拉风的事,有什么好怕的,好,等我醒了立即就干!”

    “另外,我想问你最后一件事,你能不能帮我解疑答惑一下啊?”宋江忐忑不安地问到,“师师要是落在金贼手里肯定是会受到侵犯的,可是宋徽宗、宋钦宗这些大人物的妻女也会受到糟蹋吗?”

    非云烟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先让毕雨燕出去回避一下,毕雨燕嘀咕着磨磨蹭蹭地走了出去。非云烟见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进来打扰了才解释道:“男人间的对话不适合全部都让女人知道的,有些对我们男人来说无足轻重的话术一旦跑到女人的耳朵里那是要变形、走位的。”

    “怎么跟你说了,在过去,在那些男尊女卑的历史时期里,女性从来都不被当作独立存在的个体,她们往往被当作男人的附属物,依附男人而存在,在那个其实在你们这个时代尤为明显,男人之间的争权夺利、互相攻伐有了结果之后,胜利者为了向失败者大施淫威,常常会在处理对方妻女上表现出来:占有、充军、卖窑子里等等都是方式方法。但不管这些方式方法如何,其要达到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对敌视自己的男人羞辱、伤害、折磨等目的。”非云烟其实自己也不是很多这些的,只不过以前念书时空闲下来以后就会给自己买一些课外书看的,稀奇古怪的东西看多了也就有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了,“所以霸占、征服别人的妻女其实未必是因为好色,而更多的是一种征服成功之后的成就感的宣泄。”

    “宋徽宗、宋钦宗的那些落入女真人之手的后宫嫔妃们必然是要遭受大金国那些高层们的欺凌的,可即使这样,宋徽宗、宋钦宗这些人也并不值得同情的,因为同样的事情他们赵家也干过。当年宋太祖征服南唐之后,也是强行临幸过后主李煜的妻子小周后——既然他的祖先能强抢别人的老婆,他自己的妻女怎么就不能被别人欺辱呢?如果说真有报应的话,那也是可以看得到的,他赵宋家子孙后代的妻女遭人侵犯,你能说这不是对他祖宗不积德的报应呢?你又怎么知道若干年之后现在正侵犯别人妻女的完颜家的子孙后代不会被别人欺辱其妻女呢?别人都说三国时期的曹操有一种喜欢别人老婆的癖好,其实那就是一个男人征服欲望特别强盛的表现。”

    “所以,我告诉你,你这去找宋徽宗报仇,绝对会顺利的一逼,因为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君王在受过那么多羞辱之后,以他赵家子孙后代的懦弱的劣根性来说,他现在反而希望你杀了他,让他早日脱离那沉沦的苦海的。”经过非云烟的一番分析之后,宋江的灵魂深处暗自有了主意。

    第二天——其实准确的说是四个时辰之后,宋江醒来之后,立马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全部召集了起来,除将一些特别善于处理俗事杂物的人留下来打理梁山的相关事务之外,全部带上,向大金国关押宋徽宗的地方出发——因为这次,不仅是要打草,还要撸兔子。

    宋徽宗、宋钦宗被劫持到北方后,先被关押在五国城。受尽了金人的折磨:途经浚州(河南浚县)时,金人不让百姓接近,只准卖食物的小贩近前。小贩们可怜宋徽宗沦为楚囚,赠些炊饼、小菜之类食物,不受其值而去。过了浚州以后,所行皆是荒凉之地,有时跋涉十来天,也不见村舍,夜晚宿于荆莽之间,苦不可言。即使遇上大雨,也要在泥淖中前进,往往车坏人死。途中食物甚少,宋徽宗夫妇只分得一只羊、一斗粟,其他人食物更少,不得不沿途采桑堪充饥。宋徽宗的异母弟弟燕王赵误,因乏食饿死,尸体被盛在马槽中,犹露双足,金人命就地焚化。宋徽宗原以为到了燕京,生活可以稍稍安定,不会再有流离之苦了,谁知到了九月,金人怕宋兵来抢夺徽、钦父子,把他们迁往中京(内蒙宁城西大明城)。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宋徽宗等人又被逼着反复迁徙了几个地方,虽然没了什么大灾大难,可是一贯养尊处优惯了的宋徽宗哪受得起这样的折磨,不只是身体垮了,精神上也坚持不下去了——真如非云烟所分析的,这时候的宋徽宗自己都已经有了不再继续活下去的念头了。

    就在五国城那个地方,就在那个徽宗最后的地方。这一日白雪飘飘,寒风萧萧,已经国破家亡了不短时间的宋徽宗过这几件羊毛大衣依旧冻得在床上哆哆嗦嗦的宋徽宗嘴里却在不断念叨着:“今晚是谁要去伺候大王?”

    “回陛下,是皇后娘娘!”原来此时还伺候在宋徽宗身边的只剩下一个太监了,“奴才已经转告皇后娘娘了,要她记得多要些皮毛、羊肉跟木炭过来。”

    “难得你还记得朕——我的嘱托!”这时候的宋徽宗已经有点惊弓之鸟了,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就又会引来一阵新的折磨呀,而且他自己也没有脸再继续自称“朕”了:哪一个称孤道寡的活得像自己这样窝囊:生死由别人定夺、妻女由别人临幸,“出去一下吧,朕要好好的休息!”

    那个太监可能是以前受过宋徽宗恩惠的,要么就是伺候人伺候惯了,他遵着宋徽宗的命令退了出去,一套标准的宫廷礼仪却一点儿都没有废,可就在他刚要完全退出去的时候,一刀砍在了他脑袋上,立刻脑浆迸裂死在了当下。

    “赵佶,你个老东西,终于被我找到了你,纳命来!”原来这时候冲进来的正是辗转了北方多个地方才终于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宋江他们。

    “你们怎么才到呀,朕可是等你们好久好久了。”见到那充满怒意的眼神、听到那杀气腾腾的粗犷得汉子声音的时候,宋徽宗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很欣喜的,“在这个连自杀都不能得的地方遇见你们是我赵佶这辈子最后一件幸运的事情了,你们动手吧?”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刀剑相击声跟厮杀、呐喊声——原来看守宋徽宗的那股金兵反应了过来,立马朝宋江等人进攻了起来——别看这些人武功低微,可是拼起来真是勇猛呀,搞得就连灵鹫宫的高手们一时都反击不力,十几分钟后控制了局面:“难怪我大辽的大军一遇到他们就立刻奔溃,难怪宋朝的禁卫军如此地不堪一击。”

    “你还在等什么呢?快给朕一刀吧,你只要给朕一刀就可以解脱了你对我没有采纳你忠言的怨恨了,你只要给我一刀,就可以给你那被我囚禁了多年后来又被我连累的惨死的妻子报仇了。”面对国破家亡的大溃败却远还没有威胁到他生命的时候,他忐忑了,可如今直接面临死神的时候他反而依然自得了。

    “想要速死?门都没有,我要你受尽痛苦与屈辱之后再慢慢地死!”来的一路上,宋江都在想着自己如何用降龙十八掌一掌就要了宋徽宗的命,可是看到他现实如此凄苦,不由得就不想立即杀死他,就在他刚要用自己的五层内力震断宋徽宗的奇经八脉的时候,五个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地朝自己的命门袭来,宋江只好收手还击——就这么一耽误,那轰向宋徽宗的那一掌打在了五个身影的其中一个人身上,五人废了一个。

    “你们这班臭娘们要是再继续挡路的话,我宋某人从不打女人的规矩可就要破了哦!”宋徽宗躲过一劫,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反而对那些救了她性命的那些女人嗤之以鼻,而宋江更是直接又杀向了宋徽宗,“奉劝你们不要再来阻挡我,不然我可真要辣手催花了。”

    剩下的那四个女的对此不屑一顾:“萧大侠,我们五个联起手来都是打你不过的,更何况我们现在只有四个人了,可是我们麒麟卫的任务不是要打败你,只要缠着你,拖延时间等我大金精锐之师赶到就行了。”

    “麒麟卫?你们麒麟卫不是大辽的的谍报人员吗?怎么现在为与大辽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女真人效命呢?你们难道没有一点亡国之恨吗?”宋江一边又打中了其中的一人,一边讽刺她们。而此时,远处已经若隐若现地出现了大队人马呼啸而来卷起的沙尘。

    “切,你这大辽的南院大王都可以为大宋效力,我们这些从小就被当做杀人工具而利用的小小麒麟卫就不能良禽择木而栖吗?啊——”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宋江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将这些麒麟卫一一击毙的时候她们突然被人一剑封喉,死了。

    宋江定睛一看,原来不是别人,而此人正是那销声匿迹了很久的姑苏慕容复,

    “先不要废话,杀了宋徽宗再说,要是咱两还能一起逃脱的话,我再跟你一一解释吧,现在真不是时候。”宋江也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缓急的人,立马上前用五层内力打在宋徽宗的胸口,震断了他体内的某些筋脉:“我不只是要你死,我还要你慢慢品味等死的滋味。兄弟们,我得手了,撤退吧?”

    中原的人士好没有福气,没有亲眼看到当当年那两个以“北乔峰、南慕容”闻名于世的两个超级英雄练手对付千军万马的时候是如何的不可阻挡,也怪那些看守的金兵不是野战部队,战斗能力相对来说有点弱,才会被宋江、慕容复领着百数高手杀得人仰马翻。

    “慕容公子,真是怪胎呀呀,一面要勾结金兵毁了大宋的美好河山,一面又助我等草莽之人重伤大金国的重要棋子——恕我眼拙,看不出你这等首鼠两端的人要干什么。你可不要指望我宋某人会对你这种阴险小人感恩戴德。”

    “放心吧,我这已经是快五十的人这次真不是来跟你要什么人情的,我只不过是为了要兑现当年所说的一个承诺罢了。”慕容复这次居然没有因为比自己优秀的人冒犯自己而发怒,反而把话说了开来,“你应该知道,我慕容家是个世家,恢复大燕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我可以说不惜一切代价了,为了争当西夏驸马,伤了表妹的心使他离我而去;为了赢得宋徽宗的信任又将我全家都杀的只剩下了个阿碧,只为了金国对我许下的承诺:只要攻破了东京,他们大金国就会在他们所占领的宋国境内扶立一个新的政权由我来当国主。我在囚禁阿朱的时候跟她商讨过,希望她能劝你助我成就大业,可是她却跟我说,不要说她根本左右不了萧大哥在大是大非之上的选择,就算她真和萧峰助我成功的灭掉了宋国,金人也不可能兑现他们的承诺的。我呢,那时候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我固执地相信这是我光复大燕的最后选择了。我跟她打赌,要是我最终失败的话,我就去帮你一次。于是我就利用你跟方腊把北宋的精锐不是调开,就是牵制在原地,这才叫金人占了便宜,可结果伪政权是有的,可是却不是大燕,而是齐,就连大齐国的皇帝都不能是我,而是给了一个功劳平平的刘豫了。我一下子输的倾家荡产。我慕容家代代都在为复国而奋斗,可是到了我这一代连后人都没有了。”

    面对此刻侃侃而谈的慕容复,宋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说安慰的话吧——自已一来不会说,二来不愿意对这个心黑手辣是常态、偶尔才会有点良心的野心家说,说讽刺的话,也不适合,毕竟人家才刚刚帮过你,最后只好模棱两可:“所以,你帮我们是为了兑现对阿朱的承诺吗?这么说来,你应该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啊,大不了重头再来吗?”

    听到这里,慕容复只是苦笑了一下,也不管这话中话明着是鼓励,其实是讽刺,嗖的一声,踏上旁边的一笔快马的后背上,纵马而去。

    几天以后,被金兵俘虏了多年的宋徽宗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下子病倒了,病情恶化的的特别快,不到几日就一命呜呼,结束了他这个丰富多彩却骄奢淫逸、荣华富贵享尽也吃遍了人间疾苦的艺术家皇帝的一生。

    “老大,以后我们这些梁山上的兄弟,也就是那些灵鹫宫的兄弟姐妹们该怎么办呢,要是大金国、跟那个刚刚稳定下来的南宋都打我们的话,我看我们梁山最终也只会是方腊的下场呀?”回到梁山之后,吴用、燕青等人找到宋江商量了一下梁上以后的出路。

    “你们真的要跟我萧某人一路走到黑吗?”萧峰反问道,“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打算将梁山好汉们都编入丐帮,我萧某人一生所有的起点都在丐帮,而且丐帮本来就是天下第一大帮派,你们愿意跟我去的跟我去,不愿意跟我的我建议去投奔明教吧,依我之见,以后他们可能在江湖上掀起惊涛骇浪哦!至于我吗,以后再叫乔峰,也不再叫萧峰、宋江,至于叫什么嘛,以后再想吧!”

    于是在历史进入南宋以后,丐帮异军突起,大有掩盖过少林的势头,大概是因为那时候得到了梁山大批高手的加入吧!而萧峰、宋江这两个名字都从历史中消失了,只是人间多了一个爱吃爱玩也爱谁就是不爱女人的老叫花子:洪七公。

    洪七公,一生游戏人间,却终生未娶。
  http://www.beqiku.com/book/66637/252613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