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网游小说 > 开掘始皇陵,我被挖了出来 > 正文 第四章 无法逃离的地宫

正文 第四章 无法逃离的地宫

    呼~

    秦雨霖吐出一口浊气,低头看向倒下的怪物。

    闪电的身影也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旁,紧接着远处的铁块、蝴蝶、侠客、烟鬼四人也赶了上来。

    秦雨霖随手将长刀递给侠客,他连忙接过。

    他的伤势已经不打紧,那道伤痕难处理的地方只在于毒性,单纯的外伤以他的身体素质和没有差不多。

    接过长刀的同时他将手电递了过去,疑惑道:“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秦雨霖没有回答。

    因为她也不知道,都在仔细观察。

    手电的光芒不断扫过这只怪物的尸体,众人频频皱眉。

    之前虽然打的激烈,但地宫这种阴沉黑暗的环境下,他们还真没仔细的观察过这怪物的模样。

    就算是近身战的侠客和闪电,也只是看了个大差不差,只知道疑似趴着的人形怪物,模样扭曲。

    现在看来,这何止是扭曲,畸形的奇异种都算夸奖了。

    它的身体大致像人,却干瘪瘦弱,肋骨刺破身体,暴露在空气中。

    最让人难受的是它以腹为背,四肢扭曲,双臂倒撑地面,后腿像是完全被掰断后重新拼凑的,看得人极其难受。

    而离身体不远的断头,更是长的极具想象力。

    头顶无毛,皮肤暗青,五官堆在一起,像个鱼妖多过像人,嘴巴处开裂,有复数的圆柱形舌头,看起来像是某种深海物种。

    “长成这模样,是被污染的人还是天生的怪物?”烟鬼蹲下小声道。

    秦雨霖用手电照着道:“有人的特征,因该是被污染的人类,但这种地方之前会有人来吗?”

    蝴蝶微微举手道:“头,会不会是盗墓贼?”

    秦雨霖没有回她,而是将手电的光束抬起,往四周的黑暗照去,黑漆漆的地宫中寂静无声,仿佛只有他们几人存在。

    侠客则接话道:“管那么多干嘛,把尸体带回去,科研部那群疯子会把它祖宗的基因序列都给扒出来,咱们还是赶紧确定下情况回去。”

    “不,我们现在就走。”

    秦雨霖突然开口,众人扭头,诧异的看向她。

    铁块疑惑道:“头,咱们还没探明地宫的情况吧,这里只是第一层宫殿,那边还有更往下的甬道呢,上头不是说让咱们确认祖龙棺椁的情况吗?”

    秦雨霖面色凝重道:“情况比预想中的糟很多,我们得到的情报已经足够交差了,这里正在发生某种变化,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蝴蝶联系上面,侠客走前面,铁块断后,烟鬼回收尸体,闪电警戒,我们撤。”

    她当机立断,众人立刻动作,同时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烟鬼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吐出一团烟雾,烟雾下沉,包裹怪物的尸体,而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尸体竟被烟雾同化,被包裹着飘回了烟鬼的烟中。

    他立刻掐断这根烟,“回收完毕,可以走了。”

    小队不再久留,转身往来路走去,侠客走在最前方,呈一字长蛇阵。

    蝴蝶在队伍第三位,身后就是秦雨霖,是小队中最安全的位置。

    她手中拿着之前的仪器,不断的操作着,同时道:“这里是秦宫探索小队,我是蝴蝶,请回话。”

    “我是蝴蝶,请回话……”

    一连几遍的呼叫,回答她的却是死一样的沉默。

    蝴蝶有些惊慌的回头:“头,和上面联系不上!”

    秦雨霖目光微凝,表情却还淡然:“先离开,回到地面后再联系试试。”

    见她模样,众人心中安稳几分,脚步却下意识加快。

    地宫不小,但他们还没有深入,原路返回也快,不过几分钟,就来到了原入口处。

    侠客停下了脚步。

    其余几人也停了下来,最后面的铁块问道:“怎么都停下不走了?”

    没人回答他,也无需回答,当铁块将自己手电的光芒照到前方时,他看到了一面墙壁。

    在那里,原本因该有一座门户,门户后是他们来的甬道。

    小队出现明显的惊慌,侠客回头问道:“头,现在怎么办?”

    众人散开上前,铁块与闪电自然而然的担任警戒,其余四人聚在墙前。

    秦雨霖伸手触摸,入手冰凉,她低声道:“不是幻觉么。”

    下一刻,她骤然握拳,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出现在她拳上,悍然一拳捶在墙壁上。

    轰!

    一声巨响,宛若天塌。

    众人齐齐一窒,仿佛被人拿着手雷在耳旁拉响,出现短暂的失聪耳鸣。

    不过此时他们都没心情去管自己,同时看向了前方。

    秦雨霖面色凝重的收手,眼前的墙壁纹丝不动。

    她身后的小队众人齐齐震惊,侠客更是瞪大眼睛道:“卧槽,这墙什么成分,老大一拳连条缝都没打出来?”

    烟鬼脸色难看,一口气给自己点了三根烟。

    蝴蝶哭丧着脸,低声哭泣道:“呜呜,完了,这次彻底完了,咱们被困死了这了,老娘才十六啊,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也太亏了。”

    秦雨霖瞥了他们一眼,默默的甩了甩右手道:“别假哭了,咱们现在还没死呢,这条路不通,找其他出口,只要那个S级的污染源不直接出现在咱们面前,就还有生路。”

    蝴蝶哭声戛然而止,不动声色的撇撇嘴,小声嘀咕道:“老女人,一点都不懂气氛。”

    秦雨霖却已经拿着手电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警惕四周道:“跟上来,别落单,注意一切可疑的地方。”

    小队中的五人连忙跟上她,手电的光芒划破黑暗,不断照亮各处。

    这一次,他们检查的很仔细。

    地宫极大,六人不断探查,随着灯光照亮,斑驳的墙壁与地面,似诉说着岁月的无情。

    秦宫巍峨,行走在其中,他们仿佛回到了两千年前的秦朝,正走在恢弘的宫殿中,等待着觐见秦皇。

    但寂静的环境与阴沉的气氛,又将他们拉回了现实,告诉他们,那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旧事了。

    即便是一统九州的始皇帝,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静静的躺在这地宫的某处。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已将这处地宫探索了三分之一,却没什么都没有发现。

    侠客将手电扫过一处地面,果然又是什么都没有,他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这里不像是秦宫,反倒更像是一座牢笼?”

    烟鬼附和道:“你还别说,我还真有这种感觉,传说始皇帝一统天下,穷奢极欲,墓中珍宝无数,更用天下奇珍堆了一个微缩的九州出来,但这地宫,别说奇珍异宝了,连一件陪葬品都没见着。”

    其他人也正要加入这个话题说话,闪电却突然开口:“头,大伙,这有幅壁画。”

    秦雨霖素眉一挑,将手电的光芒转向,果然见到右侧的墙壁上有一副壁画。

    灯光下,壁画显的斑驳而古老,有一种说不出的岁月感。

    她大概瞄了一眼,就被这幅壁画吸引了注意力。

    壁画占据小半个墙壁,哪怕过了两千多年,也依旧色泽鲜艳。

    画中描绘的是一处海滩,海水汹涌波涛,浪花翻涌,极为清晰,仔细看去连每一朵细浪都能甄别。

    海浪翻腾,往岸上席卷,而在陆地之上,则有一座小渔村,村内的村民此时面露惊恐,在村中惊慌失措。

    有农夫跌倒惊恐,有孩童于半掩的门后痛哭,有妇人抱着孩子绝望,有老者跪地朝海面叩拜。

    一张张面孔在画中栩栩如生,秦雨霖恍惚间真的置身于一座即将被海浪吞没的村中,见到绝望下的众生百态。

    “头,快看海上!”蝴蝶惊呼,小手指着壁画。

    不用她提醒,秦雨霖也注意到壁画中的变化,海面之上,一个占据了壁画近三分之一的恐怖身影,立足于海上。

    秦雨霖敢肯定,就在前一秒,这道身影还不存在于壁画中。

    这道身影太可怕,祂踏足海面,头顶苍穹,壁画中原本晴朗的天空,此刻阴森黑暗,雷霆垂落,贯通海天。

    祂背生双翼,模样狰狞,生六臂,臂手各生一口,全身灰暗,似阴晦之气的汇聚体。

    只是站在画中,就给人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感,似天地间最恐怖的存在。

    秦雨霖只看了十秒不到,大脑就涌起一股强烈的刺痛,眩晕伴随着恶心接踵而至。

    同时,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直接跪下,对画中这个恐怖的存在顶礼膜拜。

    “该死,是精神污染!”

    她猛然惊醒,立刻将视线转移,一边压制自己再看一眼的冲动,一边大声道:“别看画中的怪物,移开视线!”

    无人回应。

    她心中一咯噔,看向身旁,只见侠客、烟鬼、闪电三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痴迷的看着画中的邪祟怪物,同时他们膝盖下弯,好似想要跪拜。

    蝴蝶则表情扭曲,双手捂着头,额头冷汗溢出,似在极力对抗着什么。

    “头,出什么事了?”铁块低声询问,他负责警戒,背对着众人,没有看画。

    秦雨霖咬牙,面容凝重到极点道:“继续警戒,别回头,交给我处理。”
  http://www.beqiku.com/book/82621/309620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eqiku.com。笔趣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beqiku.com